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白骨大聖》-第306章 押陰鏢!江心村!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咯吱——
咯吱——
车轱辘咯吱咯吱转动,在黑夜里慢慢前行,在四周都是黑乎乎一片看不清的黑夜下,有种指甲划动的毛骨悚然错觉。
四名走阴镖师大汉押镖着棺材,在黑夜里默默前行。
随着四周的茂林越来越多,镖车越走越偏僻,四人越走越荒凉,马车上弹满朱砂墨线、贴满黄符的棺材,更显阴气森森。
要换作别的人走这种夜路,早就吓破胆了。
但走阴镖师本来就吃这口饭的,那四个大汉仿佛对此类情况司空见惯,继续埋头赶路。
“镖头,你看那里,是不是有个村子?”
“那里是不是就是雇主所说的江心村?”
夜色下,有一名眼神好的大汉,悄悄朝走在最前头的镖头说道。
他并没有在黑夜里抬手乱指乱点,而是用眼神示意方向,荒郊野岭经常能见到枯坟,所以晚上行走在外不要乱指乱点,免得在押阴镖中冲撞了某路野神,给他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些都是走阴镖师的禁忌。
镖头是名背后斜挎着个两三尺长竹筒的大汉,那竹筒两头封死,系上绳子,斜挎绑在镖头的后背。
四人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处半山腰,他们正在下山,而在山脚下的官道边,迄立着一个模糊轮廓的小村庄。
那村庄是江边小渔村,四野苍茫的茫茫大地上,只有这么个孤零零小村子存在。
“既然是叫江心村,那这个村子应该是跟江水有关,看来这座靠江而生的小村子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江心村了。”
“走,过去看看。”
“即便不是江心村,这天色马上要亮了,我们也可以进村借宿一天。”
镖头沉吟说道。
随后,这四名大汉押镖着棺材,朝山下官道边的小村子走去。
月华从头顶洒下。
这是个荒凉,破败不堪的小村子。
村子里很安静,有二三十个破败不堪的土胚房子七零八落分布着,但现在这些土胚房子都人去房空,荒凉破败不堪。
咯吱,咯吱。
车轱辘的声音,缓缓进入这个荒凉小村子,在这个空旷没人的村子里显得异常清脆,刺耳,声音传出很远。
四人进入村子后,沿途看到的都是野草丛生,不少房子土墙倒塌的破败景象。
噼里啪啦。
四人手里的火把,在黑夜里摇摇晃晃燃烧。
此时有一辆牛板车歪倒在村子中央,在镖车绕过那歪倒的牛板车时,有一名大汉伸手去摸了下牛板车,指肚上抹下来厚厚一层尘土。
他皱眉轻声说道:“镖头,这个村子荒废最少有十来年了。”
村子不大,走阴镖师四人很快绕完一圈村子,这就是个空旷,死寂的荒村,村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有人吗?”
“请问有人吗?”
走走绕绕间,四人押着镖车上的棺材,重新回到有牛板车歪倒在路边的粗壮你中央十字路口处。
可是随着镖头的喊话,这个村子始终都是清冷,荒凉,黑夜下格外安静,没有一人回应他。
这是个死气沉沉的死村,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见始终没有人应答自己,镖头目光沉下去。
“在下兄弟四人是走阴镖师,特地奉了雇主之命,押一件阴镖来江心村,见一位姓江的接头人。”
“如果这里就是江心村,可否出头露个面,好让我们兄弟四人有个交差?”
镖头再次在空村里喊道。
但这就是个死村。
太安静了。
“镖头,难道说这个荒村,并不是我们要找的那个江心村?”
有名大汉疑神疑鬼说道。
镖头一对目光在清冷月光下沉如水,手里举着火把的他,环目一圈周围,然后找了间看起来主体还比较完好的土胚房子。
“这里应该就是江心村,先在这个空村里住一天,看看情况再说就快要天亮了。我和保山先给棺材找个遮阴的地方,我们在前面那个房子里等你们,你们在村子里找找看有没有其它线索。”
镖头所指的保山,是那名脾气火爆,前几天在鸳鸯楼客栈里险些跟不是人的店小二撕破脸皮的五短粗壮的汉子。
或许是因为这人性格易冲动的缘故吧,所以镖头才会把他留在身边,而是让其余两人搜索村子。
能吃走阴镖师这口饭,在场的四人自然不是胆小之辈。
开始在这个透着古怪的空村里各自分头行动。
就见其中一人抽出一把钢刃打造的伞,伞上写满了辟邪经文。
另一件则是手里多了一根用古铜打造的密宗棍,密宗棍通体古铜,在过去,人们把黄铜误认为黄金,认为古铜跟黄金一样有镇邪驱灵效果。
久而久之,民间的辟邪法器逐渐流行用黄铜替代黄金打造驱魔法器。
随后,这两人开始一左一右分开,一间间屋子检查起来。
而镖头和那名叫保山的五短身材大汉,则押着载有棺材的马车进入一家院子里。
整个村子里,还能遮风挡雨的土屋子不多,大多都已经墙壁倒塌,或是屋顶压垮,或是土墙四面漏风摇摇欲坠,还能勉强借宿的土屋子也就一两间了。
那院子年久失修,石头堆成的石墙已经倒塌大半,已经起不到挡野外猛兽、跳尸的作用。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白骨大聖 咬火-第306章 押陰鏢!江心村!
马车在院子停好后,镖头和保山开始动作熟练的从马车底下,抽出几根棍子与大布包,给马车支起一个黑色帐篷,防止里面的棺材在天亮后被阳光照射到。
在支撑帐篷前,两人从路边折来树叶茂密的树杈,动作麻利的用树杈当扫帚,把地上尘土和小虫子都扫干净。
两人扫完后还不忘了摸出石灰粉和雄黄粉,在院子里谨慎洒满一圈后,才在棺材上支起帐篷。
这帐篷既是防晒,也是防雨的。
至于石灰粉、雄黄粉,其实在民间并不难买到。
他们每经过人类聚集地的村镇时,都会买一些备用,所以两人洒满一院子都不心疼。
干他们这一行,吃的就是死人饭,发的就是死人财,平时如果不谨慎小心,早就阴沟里翻船了。
当安顿好棺材后,镖头进屋检查一遍,见屋子里头没有什么异常,这才喊在院子里看棺材的保山一起进来。
两人把屋子里简单收拾一番,清理出一片空地,再拾来一些干柴燃起一堆篝火,瞬间照亮了这座多年没有人来的阴凉空屋。
砰!那名叫保山的汉子,徒手拆掉屋子只剩一扇门的破败木门,这样他们就能在屋内时刻留意到外头院子里的棺材了。
“镖头,看来这村子荒废的确有很长年头了,这木门烂得轻轻一掰就能被人掰断,这倒是省了我们到处找烧火柴禾的麻烦。”
脾气火爆的保山,一边拆门板一边坐不住的好奇说道:“镖头你说那雇主怎么会让我们来到这么一个荒废已久的空村里交阴镖?”
“干我们这一行,少问,多做,可以多活几年命。”
镖头瞪了一眼保山。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那保山有些惧怕镖头,被呵斥一句后,他缩了缩脑袋,继续低头郁闷拆门板。
这个时候。
院子外头传来脚步声,是先前离开的那两名走阴镖师大汉回来了。
“镖头,我们都找遍了,这个村子里没有一个活人。”
那名手持黄铜打造的密宗棍的大汉,说话声音瓮声瓮气的说道。
“镖头我这也没有什么发现。”那名手里拿着刻满经文的钢刃雨伞的大汉,也是摇摇头。
“镖头,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继续干等着吗?”
手里拿着密宗棍的大汉问道。
空荡荡的破败空屋里,镖头紧紧皱起眉头。
“不知道为什么,今晚我老感觉心头不宁,好像是要有什么事发生,我们押阴镖的,整天跟死人打交道,有些事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我打算请天师上身,元神夜游看看这个江心村究竟是什么情况。”
事不宜迟。
镖头说完后,开始着手做准备。
就见他解下斜挎背在后背的竹筒,然后摘掉两头的封盖,从竹筒里倒出一个画轴。
当画轴铺开。
那是一卷颜色微微泛黄,有些年头的古画,古画上画着位天师道人。
镖头开始烧香供奉天师道人。
一开始,供奉画像的三根供香,只是徐徐燃烧,速度正常,可突然,供香燃烧速度加快。
供香火光也明亮了几分。
这显然是有看不见的东西在吃供香呢。
也就是在有东西吃供香之时,那位开坛做法的镖头身子,盘腿坐在地上,脑袋低垂,一动不动,人像是睡着了。
这一幕对于保山他们来说很熟悉,这是镖头成功元神出窍,正在天地间夜游。
婴儿刚出生时,是含着一口先天之气出生的,眼睛特别清亮,能看到一切平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所以婴儿总会莫名其妙啼哭,那是因为婴儿看到了平常人看不到的恐怖东西。而随着人吃五谷杂粮,肉身逐渐被后天之气蒙蔽,眼睛逐渐浑浊,再也看不到一些特别的东西。
这是肉体凡胎带来的局限。
而神魂出窍后则能看到肉眼凡胎所看不到的特别东西。
时间悄然流逝。
供香越烧越短。
眼看供香马上要烧到尽头时,一直低头沉睡的镖头身体,忽然轻轻一震,人已经神魂归窍。
“负责接头的人来了。”
镖头神魂归窍后站起来说道。
“村子渡口那边有一艘大船靠岸了。”
镖头话音才落,屋里三人都已经注意到江心村的渡口那边,亮起火把,然后传来人声喧沸声,有人朝江心村唯一亮着火光的地方走来。
这些人一来,首先就被院子里的石灰粉、雄黄粉、还有帐篷给吸引。
“早就听闻走阴镖师大名,一直都是只听其名不见其人,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论押阴镖,还是你们走阴镖师最在行。”
“不知几位这一路上可太平?”
“这阴镖没出什么事吧?”
负责跟走阴镖师接头的,是一名青年男子,假若晋安在这里,肯定能一眼就认出这青年男子正是那名弑叔夺罗庚玉碎片,名字叫宗仁的青年。
此时,屋子里的四条大汉也都走到院里,镖头带着江湖气息的朝青年男子抱拳,不卑不亢说道:“我们兄弟四人押阴镖这么多年,靠的就是完全按照雇主办事所积攒下来的口碑,这棺材我们兄弟四人一直谨遵雇主的话,都是昼伏夜出押送。而且也从没开棺看过棺材里是什么阴镖。所以公子若问我们兄弟四人这棺材的阴镖有没有事,说实话,我们兄弟四人也回答不上来。”
宗仁哈哈一笑:“看来我们果然没找错人,四位好汉都是守规矩的人,我们自然也是信任几位高手,就不用开棺检查阴镖是否完好了。”
“这些银票是承诺的另一半酬劳,每张银票都可以在遍布康定国各地的宝丰钱庄兑换一百两纹银。”
宗仁掏出一沓银票。
那厚厚一沓银票,绝不少于十张。
这些走阴镖师的要价很高,不是普通百姓能承受得起的。
双方公事公办,并没有私下过多交谈,因为马上就要黎明天亮了,宗仁让跟来的随从,抬棺登船,赶在天亮前离开江心村。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白骨大聖 咬火-第306章 押陰鏢!江心村!分享
而一直心神不宁的镖头,在交接完阴镖后,也不再逗留,带上另三人匆匆离开江心村,顾不得休息。
……
……
府城。
五脏道观。
此时的都尉已经带人离开,他要回城外军营等玉京金阙前辈元神回来。
而忙了一夜,又熬夜了一夜,五脏道观的三人都感觉到肚子饿,于是下厨煮了三碗鸡蛋面。
等吃过早餐,三人都没已了睡意,老道士继续给赵平发尸体做法事超度,削剑继续去陪着他的大师兄,而晋安回到屋子后,打算敕封更高境界的精神武功。
打算乘着这次神魂修为大进,神魂阳念正巅盛之时,彻底巩固住神魂境界。
之前晋安武功进境太快,怕根基不牢,所以在练满《血刀经》、《八极拳》、《黑山功》、《天魔圣功》后的这一个月时间里,晋安一直在巩固境界,磊实基础。
而这一个月里,晋安经过几次生死搏杀,一身修为已经融会贯通,几门武学相互配合杀敌不再滞涩,他准备冲击更高境界了。
首先就从刚刚有了大突破的精神武功开始。
《天魔圣功》!
敕封!
/
Ps:抱歉抱歉抱歉,睡过头叻,更新来晚叻。凌晨只补觉2小时就天亮醒叻,然后白天事多几乎没睡,晚上本来想眯半小时继续码字的,结果没听到闹钟?吓得我人从床上惊坐起,短小无力又一更。
因为时间太迟,10号就一更,大佬们勿再等哈。
——某睡过头的咸猫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