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猛卒 線上看-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稽私風暴(下)相伴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猛卒
乔四郎回到店铺,掌柜王富迎上来问道:“东主,出什么事了?”
“哎!”
乔四郎叹口气道:“市署刚刚宣布了晋王令,不允许向洛阳输送粮食和盐,我们这批盐怎么办?”
精华都市小說 猛卒-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稽私風暴(下)閲讀
乔四郎刚刚采购了五百石盐,准备运往洛阳,禁令忽然下达,这批盐不就砸在手上了吗?
长安朝廷不限量购盐,只要你是按照一百四十文一斗价格购买,你买得越多,朝廷的税收就越高,朝廷当然求之不得。
问题是,现在朝廷是以每斗五百文的价格卖盐给朱泚,还是粗盐,目的是为了推高洛阳的盐价,在报纸渲染下,高盐价就成为朱泚盘剥百姓的铁证,使得郭宋在百姓心中的认同感大大强化。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实际上,朱泚以五百文一斗的价格买进,再按照一比二的比价折算成新钱卖给百姓,一文钱都没有赚,却背上了盘剥百姓的黑锅。
但舆论权是掌握在《天下信报》和《京都快报》两张报纸手中,话语权也就掌握在郭宋手中,没有了话语权,朱泚就成了郭宋上位的垫脚石。
这些高层次的权谋,像乔四郎这样的小人物是想象不到的。
这时,掌柜眼珠一转,笑道:“东主,我倒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东主可以运一批酒去洛阳,只有几个缸里有酒,其他都是卤水!”
乔四郎眼睛一亮,“你是说,把盐溶进水中运过去?”
“正是此意!”
乔四郎负手走了几步,虽然这里面有风险,但如果他的盐运不去洛阳,上面也不会饶他。
“好吧!这次我亲自押船。”
次日一早,乔四郎去市署开具了税证,并缴了五厘的税,朝廷已经不像从前那样免商税了,需要征五厘的商税,也就是5%,一般是在发运处缴税,税证就是通行证,不管到哪里都不用再缴税了。
但乔四郎很狡猾,他税证上的目的地并不是洛阳,而是濮阳,这样,路上被查到他也可以坚决否认是运去洛阳。
乔四郎很顺利地拿到了税证,开始进行准备了,三天后,他的五百大缸酒装上了五艘千石的货船,乔四郎亲自押船,走黄河向濮阳方向驶去。
数日后,五艘大船驶出了天宝渠,进入黄河,这里是人工河渠,有纤夫上在栈道上拉纤,乔四郎住在第一艘船上,同行还有三名伙计。
虽然一路顺风,但乔四郎心中还是有点坐立不安,船夫看出他的不安,笑道:“东主担心什么呢?又不是去洛阳,再说就算去洛阳,酒也不是什么违禁品,正常贸易嘛!朝廷允许的。”
乔四郎苦笑一声道:“虽然不是违禁品,但总是有点担心的,怕被巡查找麻烦啊!”
“还好吧!我给人运输那么多年,晋王殿下好像对商人很宽容的,从不找麻烦,以前甚至还没有盘查,但最近查违禁品就很严格,我曾搭载过一个客商,他偷偷运了一万斤生铁去洛阳,像东主现在一样,一路提心吊胆。”
“结果呢?”乔四郎问道。
“结果快到巩县的洛水河口时被拦截住了,人被抓走,一万斤生铁啊!我估计也活不了。”
船夫的这番话,让乔四郎心中更加沉甸甸的。
世间之事往往是怕什么就来什么?船只抵达风陵渡时,河面上出现了内卫巡哨船,巡哨船只是随机检查。
一艘巡哨船渐渐靠上了货船。
“是去哪里?有没有税证?”船上一名内卫士兵问道。
乔四郎连忙递上税证道:“是去濮阳!”
内卫士兵看了看税证笑道:“大老远运酒去濮阳,能赚钱吗?”
“濮阳那边有疫病,传闻说,酒能防止疫病,所以酒很贵,有利可图!”
“这倒也是,确实有这个传闻。”
内卫士兵把税证还给他,一挥手道:“走吧!”
五艘货船继续前行,乔四郎也长长松了口气,没想到检查居然这么简单,连船都没有上。
船夫笑道:“我说的吧!一般不会找麻烦的。”
这天,五艘大船抵达了洛水河口,也就是洛水流入黄河之处,去洛阳就该在这里转弯了。
船夫很勉强,他昨晚才知道要去洛阳卸一批货,他便隐隐猜到乔四郎有问题,否则不会办一个濮阳的假证,不过对方既然给他双倍船钱,他不管了。
五艘货船转弯缓缓驶进了洛水,这里实际上已经是朱泚的地盘,但朱泚已经没有水军了,整个水面都是晋军的天下。
就在这时,一支内卫船队瞬间杀出,将他们拦截住了。
十几名内卫士兵跳上大船,为首旅帅厉声问道:“货主在哪里?”
乔四郎脸都吓白了,他知道自己作茧自缚,让对方捏住把柄,但此时他也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施礼道:“小人就是货主!”
“税证!”为首的内卫旅帅向他一伸手。
乔四郎万般无奈,只得拿出税证递上去,内卫旅帅接过税证看了看,双眉一竖道:“你怎么回事?税证上去濮阳,你却要拐弯去洛阳?”
“小人的货物是要运去濮阳,因为我父亲在偃师,他病倒了,我顺路去看看他。”
好像说得有道理,但这里的内卫可不是讲道理的人,内卫旅帅用刀一指,喝令船夫道:“打开货舱!”
船夫哪里敢抗令,连忙上前取出钥匙打开了舱盖,内卫士兵掀开舱盖,两名士兵跳了下去,下面密密麻麻码放了三层大酒缸,有百口大酒缸,每口缸至少能装一百五十斤酒,固定得十分稳当。
每口酒缸都是密封好,外面糊了厚厚一层酒泥,看起来完全就是一缸酒。
但这些内卫士兵个个经验丰富,他们一下船舱就发现不对了,货舱里应该都是浓郁的酒味才对,但实际上货舱里的酒味很淡。
两名内卫士兵对望一眼,他们取出一支细细长长的铜棒,一头尖锐,‘噗!’的一声,铜棒插进了酒缸,他们抽出铜棒,用舌头舔了舔尖刺,两人瞬间明白了,不是酒,是浓度极高的卤水,实际上就是盐。
“旅帅,缸里不是酒,是盐卤水!”
乔四郎已经准备好了一袋银子,足有百两之多,他连忙塞给旅帅,“这是一点心意,将军拿去喝杯茶!”
旅帅接过钱袋掂了掂,冷冷道:“这个有百两银子吧!我若放你,我就要掉脑袋,一百两银子买我的脑袋,不是太便宜了?”
他把钱袋往地上一扔,喝令道:“绑起来!”
士兵一拥而上,将乔四郎和三名手下都按倒捆绑起来,乔四郎大喊道:“我没有犯法,你们不能抓我!”
旅帅蹲下冷冷道:“晋王刚刚下了严令,不准运盐去洛阳,如果你船舱你装着五百袋盐,税证上明明写好,运盐去洛阳,那我们不抓你,甚至不会没收你的货物,到长安后还给你,可是你弄虚作假,企图瞒天过海,说明你是知道禁令,那你就是知法犯法了,幸亏你没有反抗,否则我一刀剁了你,现在你去内卫解释吧!”
旅帅一挥手,“把他们押走!”
他又对船夫道:“立刻把货送回长安,我先第一次警告你,如果再遇到你运违禁品去洛阳,那你们就是同罪!”
为首船夫吓得屁都不敢放,连忙调头返回长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