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無上殺神笔趣-第四九九五章 恐怖靠山看書

無上殺神
小說推薦無上殺神无上杀神
一入禁区,一股摄人心魄的寒意汹涌而至。
拥有仙之体的萧凡,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此地果然诡异!
环视身后,他又松了口气,只见那些血色神链如同无数血龙,游走在禁区边缘,硬是不敢踏入此地半步。
“呼!”
萧凡长吐一口浊气,暂时算是逃过一劫。
只是,荒魔落入魔族强者之手,即便死不了,怕也少不了一番折磨。
深吸口气,萧凡眺望禁区深处,后背一阵发凉,总感觉被什么盯住了一般。
一时间,他不敢贸然上前。
然而,留在此处,一直被那魔族强者时刻盯着,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不知天人族和魔族的战斗如何了,天人族会不会继续对太古神界动手?”萧凡思绪万千,内心有些急迫。
天人族本就是为太古神界和其他古界而来,放过太古神界的几率几乎为零。
或许太古神界唯一能够逃过一劫的希望就是天人族和魔族来个同归于尽。
只是,杀死一个祖王境何其困难,又哪里来的同归于尽呢?
精品小說 無上殺神笔趣-第四九九五章 恐怖靠山相伴
“我不能在这里等下去,必须找机会离开。”萧凡咬咬牙,豁然朝着禁区深处迈去。
……
始魔城,一座极为隐秘的院落之中。
荒魔躺在地上,动弹不得,浑身上下密布着无数符文,封印着他的力量,此刻的他,完全如同一个普通人。
在他旁边,一个血袍男子坐在院落的一张石凳上。
男子看上去瘦骨如柴,眼眶深陷漆黑,瞳孔中布满了血丝,显得极为憔悴,不过却给人一种极为邪异的感觉。
他一只干枯的手掌,轻轻敲击着石桌,盯着荒魔已经看了有一会了。
“荒魔,你说,我该如何处置你?”血袍男子终于开口,声音沙哑,带着几分尖锐,极为刺耳。
“你想杀我?”荒魔龇牙一笑,露出一口血牙,没有半点害怕的样子。
“你以为我不敢?”血袍男子眯了眯双眼,冷冽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院落中瞬间冷如冰窖。
“太岁,别说我看不起你,有本事你动手。”荒魔嗤之以鼻,不屑一笑道。
太岁,便是眼前这个血袍男子的名字。
说起来,荒魔与他还是名义上的师兄弟关系呢。
毕竟,太岁与大无天魔也有师徒之实,只是大无天魔不承认他这个徒弟而已。
若是萧凡在此,定然会惊骇不已。
太荒不是说太岁很有可能死了吗,竟然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而且实力还如此强大,连荒魔都被他活捉了。
“哼!”
太岁冷哼一声,抬起手掌便准备一巴掌抽下去,不过随着荒魔的话响起,他的手掌硬生生止住了。
“你敢动我,我师尊不会放过你!”
荒魔开口威胁道,眼神挑衅。
“大无天魔?”太岁满脸狞笑,嗤之以鼻道:“当年的手下败将,你还想着他来救你?他要是敢来,我照杀不误!”
说出大无天魔这几个字时,他的身体颤抖的十分明显,看向荒魔的目光更加凶狞。
当年他想拜大无天魔为师,却多次被大无天魔拒绝。
優秀小說 無上殺神 愛下-第四九九五章 恐怖靠山鑒賞
两人实际上只有师徒之实,并无师徒之名。
可太岁却对外宣称,自己是大无天魔的徒弟,大无天魔倒也没说什么。
毕竟,太岁的天赋还是得到他的认可的,否则也不会带着他创造唤魔经。
也正是因为唤魔经,才造就了如今的太岁。
以他现在的实力,即便真的遇上大无天魔,也能不惧。
他之所以颤抖,是因为他一直想找大无天魔证明自己而无果。
“手下败将?太岁啊,你还是喜欢吹牛,当年若不是师尊饶了你一条狗命,你坟头草估计都已经枯死数百万年了。”
荒魔不屑一笑道。
太岁肺都气炸了,举起的手掌微微颤动,又准备狠狠地的扇下去。
“你敢动我,回头让我爹弄死你。”
荒魔又肆无忌惮的威胁道,眼中闪过一抹桀骜不驯之色。
此刻的他,哪里还是一个堂堂祖王,完全就是一个纨绔子弟。
打架打输了,还叫来家长帮忙。
“九幽魔主?他难道还能救你不成?即便他来,我也同样照杀不误!”太岁愤恨的盯着荒魔,寒气森森道。
虽然他说不怕九幽魔主,可是他的身体却出卖了他。
他也是从太古时代侥幸活下来的人,如何不知道九幽魔主的恐怖?
甚至,在他眼中,九幽魔主的凶威还在大无天魔之上。
“那你倒是动手啊。”
荒魔继续挑衅着太岁,眼中的不屑彷如不是刻意为之,而是发自骨子里。
優秀小說 無上殺神 ptt-第四九九五章 恐怖靠山相伴
也难怪他如此不屑,太古时代的他,身为太古神界六大顶尖巨擘之一九幽魔主的儿子,根正苗红,堂堂祖二代,地位何其尊崇?
可以说,放眼诸天万界,也没有那个祖二代能够比得上他的了。
而太岁呢?
只不过是一个心术不正的普通魔族弟子,两者正常来说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交集。
可太古大劫之后,太岁却机缘巧合的被大无天魔看中。
太岁妒忌他的地位,可没少眼红和算计。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無上殺神 邪心未泯-第四九九五章 恐怖靠山閲讀
然而最终不但没有得到大无天魔的认同,反而被大无天魔镇压,抹去了记忆。
若不是太岁早有准备,或许也就没有今日的他了。
可即便如此,荒魔还是发自骨子里的瞧不起他。
不是他低贱的身份,而是他那贪生怕死,不仁不义的性格。
荒古一战,太岁竟然避战也就罢了,竟然还玩假死。
这哪里是一个祖王,简直就是一个鼠辈。
见到荒魔的眼神,太岁多年平静的心性泛起了波澜,竟然气的咬牙切齿,又再次抬起了手掌。
他早就想弄死荒魔了,可荒魔的身份摆在那,他还真不敢轻易动手。
可荒魔三番两次的挑衅,他若是毫无动作,岂不是说明自己怕了他?
“别犹豫了,你倒是下手啊,对了,我还有一个师尊,叫修罗祖魔。”
荒魔狞笑道。
若是萧凡在此,估计很狠狠地鄙视荒魔一番。
你丫的,修罗祖魔是我师尊好吧,什么时候是你师尊了?
不过修罗祖魔与大无天魔曾经本就是一体,这么说倒是没错。
太荒闻言,浑身都感受到了一股寒意,手掌停在虚空,久久未曾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