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夢主-第六百七十九章 絕非巧合看書

大夢主
小說推薦大夢主大梦主
沈落闻言一愣,这花老板前后反差太大,刚刚还漫天要价,现在却突然降价这么多,还免费炼器。
“花老板你认得禅儿大师?”他知道对方的变化都和禅儿有关,忍不住再次问道。
引人入胜的小說 大夢主 忘語-第六百七十九章 絕非巧合展示
“问那么多做什么!就问你,这笔生意你做不做?”花老板突然暴躁起来,冷冷说道。
“这是一千仙玉。”沈落也不二话,直接取出一千仙玉,放在桌子上。
“十天后来取货!”花老板冷冷说了一句,拿起那几块碎镜和仙玉,头也不回的朝屋内行去。
“花老板还请稍等一下,沈某还有一事。。”沈落突然说道。
“还有什么事情?”花老板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沈落没有回答,手一挥,取出了五火扇。
“这把扇子还算不错,应该是上古神器五火七禽扇的仿制品吧,可惜炼器师手段低劣,白白浪费了不少好材料。”花老板打量五火扇两眼,目光微闪,随即又嗤笑道。
“花老板能够一眼看透这把扇子的底细,佩服。这把五火扇的威力确实小了些,我这里有三根金凤羽和一团凤凰火焰,是从一头大乘期黑凤妖身上得来,不知您能否将这柄扇子的威力提升一下?”沈落又取出之前得到的三根金凤羽和一个金色晶球,里面封印了一团金色火焰,正是凤凰之火。
黑凤坳大战时,天册曾经收取了黑凤妖的两团凤凰火焰,凤凰之火也是灵火之一,被他封印了起来。
之后在白郡城时,他祭出的五火扇一击竟被两个凝魂期和尚联手挡下,他虽然没使出全力,却也由此发现了此扇的局限性。
花老板看到沈落手中的三根金凤羽,眼睛顿时一亮,接下五火扇,三根金凤羽和金色晶球。
他屈指一点,一道白光从指尖射出,挨个碰触了一下三根金凤羽和凤凰火焰。
“不错,不错!这三根羽毛内蕴含了颇为纯正的凤凰血脉之力,这团凤凰火焰威力也不小,多了不敢说,将这柄扇子的威力提升一倍还是可以的。”花老板点点头,说道。
“提升一倍!花老板此言当真!”沈落心中一喜,按照他本意,能将五火扇威能提升三成,也就心满意足了。
“怎么,你不相信我?”花老板斜视了沈落一眼。
“当然不会,在下只是有些吃惊,既如此,沈某十天后再过来。”沈落拱手行了一礼,和孙海告辞离开。
“前辈放心,花老板的炼器之术非常好,他既然说能完成,肯定不会出问题。”孙海说道。
“希望如此,今天麻烦孙道友带路了。”沈落说着,取出一件白色锦帕,递给孙海。
这是他不知从谁的储物法器里得来的一件下品法器,具有防御和禁锢两种功效,颇为巧妙。
孙海虽然是化生寺外门弟子,全身上下也只有一件攻击性的下品法器,用法力探查锦帕的品级后顿时大喜,连连感谢了一番,这才离开。
“主人,你将五火扇和那些玄龟板,还有一千仙玉都留下,这个花老板万一携宝逃走怎么办?”孙海一走,鬼将的声音立刻从乾坤袋内传出。
沈落听了这话,眼中闪过一丝迟疑。
从刚刚的情况来看,这个花老板应该不会做出这等事情,不过知人知面不知心,小心防范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夢主 線上看-第六百七十九章 絕非巧合看書
优美都市小说 《大夢主》-第六百七十九章 絕非巧合分享
“说的也是,那你留在此地监视一下这人,你的百鬼蕴身大法已经修炼小成,这个功法内有一门隐匿神通,效果很好,此地颇为偏僻,应该少有人来,你藏在地底,安全应该不成问题。”沈落微一沉吟后说道。
鬼将立刻答应一声,从乾坤袋内飞射而出,一闪没入地面,很快钻到了地底深处,施法藏匿了起来。
沈落展开神识,朝地底探查而去,见自己也感应不到鬼将的存在,这才放下心来,又叮嘱道:
“乌鸡国是大佛国,赤谷城内更是僧人遍地,你要千万小心,就躲在地底不要四处乱走,遇到意外立刻通知我。”
“主人放心。”鬼将的声音在他脑海响起。
沈落转身看了小院一眼,这才离开了这里。
他没有立刻回驿馆,而是在城内各处继续走动起来,在城内又走动了一圈,没有发现可疑之处。
“多心了吗?”沈落喃喃自语了一声,在一处街口的隐蔽处站定,朝前方望去。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大夢主-第六百七十九章 絕非巧合展示
前方不远处坐落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寺院,寺院内高大壮观的佛殿,佛塔一座连着一座,朝着远处蔓延,一眼都看不到头,看起来比长安的皇宫还要大,钟鸣声,诵经声不断从里面传出,让人忍不住心生肃穆之感。
这里正是圣莲法坛的总坛所在。
沈落静静的看了圣莲法坛一会,转身离开。
圣莲法坛深处一间幽暗大殿内,一道模糊的人影端坐于此,身前悬浮着一团白光,光芒内浮现出一副画面,正是沈落眺望圣莲法坛的情景。
“呵呵……”模糊人影轻笑一声,手指一动,散去了白光,身体彻底隐没进了大殿的幽暗中……
沈落没有继续在城内闲逛,很快返回了驿馆。
白霄天守在禅儿旁边,没有要求换班,让沈落去多休息,似乎还在担心沈落的身体。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沈落心下感激,却也没有矫情,接受了白霄天的好意,临走前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
“今日在花老板的院子,禅儿和那花老板都有些奇怪,你回来后可询问禅儿是怎么回事?”
“问了,金蝉大师也说不清头疼的原因,他对那花老板也没有什么印象,今日之事,或许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吧。”白霄天轻叹一声,摇了摇头说道。
沈落闻言没有多说什么,向白霄天告辞了一身,转身离去。
他心中清楚这绝不是巧合,那脾性如此古怪的花老板在见到禅儿后,突然将炼器便宜了那么多钱,肯定存在某种缘故。
只是看对方的样子并不愿说,禅儿却也不记得了,此事也只能以后再慢慢探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