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問道長生錄 ptt-第一百九十八章:化形劫現讀書

問道長生錄
小說推薦問道長生錄问道长生录
其余之人心中均开始纷纷暗自诧异起来,不愧是天机榜上排名前一百的修士,阴长歌展现出的实力比之先前要高出不少的样子。怪不得其排名尚在云莫生之前,单单就是这一份速度配合着手上凌厉的动作,就已经比之自己等人全力出手几乎都要差不多了,也就是云莫生能与之匹敌了。
可是,云莫生乃是对方的盟友!此人的心思与之阴长歌一般,都是为了这件灵物而来,他又怎么会出手阻止?
果不其然,云莫生在听到阴长歌的低吼声之时,整个人神情突然微微一变之下。猛然转身,看向了环顾四周的数人,手中的的法宝风雷扇更是不断地朝着周围散发出一股股惊人的气息。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問道長生錄-第一百九十八章:化形劫現鑒賞
下一刻,就在众人以为要经历一场大战才能决定灵物归属之时,云莫生的身体突然间向着后方快速倒退而去,其速度隐隐约约的看来,竟然比之阴长歌丝毫不慢,甚至其身法看起来还有一些鬼魅之意。
“云莫生果然隐藏了实力,怪不得魔教第七巨子阴长歌会与之合作。要知道阴长歌这位魔教巨子从来都是高傲无比,独来独往惯了,还从没有与人合作过。。。。。。”
暗暗思衬之时,几个人的的身形却是无比迅捷,纷纷施展修为,朝着远处的绿色光影追了过去。
“哈哈,你们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云莫生的声音恍然之中飘忽不定,就好像是从四面八方传来,顿时令他们身形微微一顿。然而以这几个人的见识,自然知晓此人正在施展一种极为诡异的秘术。这种秘术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却可以不断的扰动这些人的心神,令他们无法集中精神。
果不其然,这几个人的修为虽然都达到了元婴期的境界,手段自然也飞常人能相提并论,却也只能分出心神抵抗着云莫生口中的声音。而云莫生的身影却是趁着这一刹那,猛然前进,立时拉开了几人的距离。
几道目光冷然抬头望向绿光大盛之处,只看见阴长歌与云莫生两个人终于汇合在一起。而那绿光闪闪的冰魄之精,此刻终于彻底化作冰凤模样,冰冷的气息瞬间朝着四周急速散去。
几个人焦急的目光之中,云莫生与阴长歌二人纷纷祭出手中法宝,朝着绿光笼罩而去。霎时间,两股极为可怖的力量将半空之中的冰魄之精所化的冰凤稳稳的定住。
这一切种种可以说是时间极短,几乎就是电光火石之间。就在这个时候,慕容嫣几个人的身影,也终于从后方赶了上来。
经过之前的事情,几个人自然再也不会对这两个人有所留手,眼神不善的看了一眼两人。毫无顾虑的朝着前方的两个人影纷纷出手,一时间好几道颜色各异的光芒,朝着两人激射而去。
“找死!”
阴长歌冷漠的声音微微响起,几个人不禁抬眼望去,只看见其目光之中杀机一闪而逝。随之而来的就是几个人感觉到自己等人的攻击仿佛石沉大海,奋力一击之下,竟然被阴长歌轻松地化解了。
几个人看到这种情形,心中虽然有所失落,却也并不气馁。阴长歌有如此实力,也的确是实至名归。天机神榜之中的元婴榜上前一百之人,如果就这么简简单单的被他们联手一击打败了,那未免也太过儿戏了。
至于几人心中那份失落,实则是觉得自己等人也是元婴境界,虽然与阴长歌云莫生二人有所差距,可是心中觉得这份差距或许并不太大。结果,事实证明,与这两个人相比较的话,的确是有所差距。
实际上阴长歌此时此刻也并不好受,且不说自己之前将手中法宝祭出用来控制冰魄之精,一身修为有所消耗。就算是往日里,自己全盛之下,恐怕也无法如此毫发无损的接下众人的联手攻击。
然而,为了震慑住这些人,哪怕是对这些人的内心产生那么一丝影响,也是值得的。就算是拼着受伤,他也要如此去做!如此一来,不仅仅为云莫生争取了一些时间,更可以让这些人投鼠忌器之下,不敢全力出手。这样子,他的目的也就达成了。
阴长歌暗暗压制着体内不停翻滚着的血气,苍白的脸色之上,时不时渗出一滴滴的汗珠。双手之上,更是青筋密布,不停的颤抖着,显然是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忽然间只见阴长歌脸色微微一变,再也不复之前从容的神色。整个人身上杀气涌动,双眼顿时变的通红起来,一股股狠戾之色犹如实质一般,不断的扫视着眼前的几个人。
“砰”的一声,只感觉到后背一阵火辣辣的剧痛,阴长歌脸上露出不可置信之意。不禁回头一看,只看见那三个自称受神都城监察使凌小云委托而来的散修,正面色不善的站在自己身后。
来不及多想,阴长歌身形微微一顿,身上的气息立时大变。冷笑之中,忽然右手之中多出一把黑黝黝的长刀。那长刀出现之时,伴随着淡淡的黑气,隐隐约约之中,似乎有着轰鸣声从刀身之上传来。
“极几位道友,小心!黑血刀乃是幽冥教中一件威力极大的法宝。。。。。。据说。。。。。。”
公冶白话还没说完,只觉得一股惨烈的血腥之气,已然距离自己只有几尺之遥。身体急忙暴退,手中法诀连连掐动,周身忽然出现一道气墙,堪堪抵住了来势凶猛的血气。
“此物已然存在能有千年以上,乃是幽冥教中一位修为高深莫测,精通炼器之术的高人炼制。一旦被其缠上的话,损失一些修为倒是小事,最重要的就是此物可以吸人血气,端的霸道无比!”
公冶白看到血气并没有影响到周围几人,不禁松了口气,神情之中带有丝丝后怕,继续开口说了起来。
说起来这件黑血刀,实在是可以说是魔道之中不可多得的宝物,魔道修士凭借此物可以将自身的实力提升许多。最重要的是,曾经有一些正道之中的修士,想要将此物重新祭炼,却发现其中有一股极大的怨气,根本无法通过身后的修为境界炼化。
其后,也不知道有多少位修为高深的正道之人,都曾经出手试过,却毫无例外的都是以失败而告终。到了最后,那些修为高深的修士,联合起来,封印了此物。只是,没想到时隔多年,这件宝物终究是回到了幽冥教之中。
不过此物终究还是被封印了,其威力已经不比之前恶名昭著的黑血刀。然而,就算是如此,也万万不可小觑此物。谁知道千年以来,幽冥教之中到底有没有能人,已经琢磨出秘术,可以发挥出此物的力量。
说时迟,那时快,黑色的长刀,在阴长歌灵力的催动之下,开始急速的变大起来,就连黑色的刀身,似乎也开始快速的变成了暗红色。仅仅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一柄足足能有几丈来长的大刀,横立在半空中。
“不好,阴长歌要拼命了!”
“快退!”
下一瞬,阴长歌的身前已经变成暗红色的长刀,带着吼叫之声,直直的朝着那三个散修劈了过去。
三个人的身影却是化作三道光芒,分散开来,岂不料这黑色的长刀突然间以一变三,分化成三柄刀光,分开锁定了三人。其速度比之修道之人的遁光还要快上许多,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冲到了几人的身后。
“砰”“砰”“砰”三声闷哼响起,那三个散修几乎同一时间,口中喷出鲜血,气息顿时变得萎靡起来,显然是受伤不轻。而三柄刀光也在同一时间,化作一阵阵黑色的烟雾,朝着阴长歌所在的方向汇集起来,不一会儿的功夫,又重新变成了一柄暗红色的长刀。
阴长歌脸色此时也不好看,这一击看似稀松平常,实际上却耗费了他不少的修为。以鲜血为代价,强行施展黑血刀,终究是伤了本源。如果不是事情紧急,他心中是万万不想做出这种选择。
不过阴长歌虽然也受了一些伤,心中却松了口气。八成修为再加上血气催动的黑血刀,其实际威力已然比得上自己平日里的全力一击。那三个散修此时此刻定然重伤,一时半会儿根本无法恢复过来,分一杯羹的人,一下子少了三个。
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三个人,若是在平日无人的时候,自己还用得着这么心慈手软?直接出手将这三个灭了!可是今夜,却只能放过他们!且不说还有几个人环顾四周,自己不好下手,单单是三个人代表神都城监察使这一层身份,就由不得他不顾虑了。
三个人神色微微一松,自然知晓了自己等人已经从鬼门关走了一圈,不论如何,今夜他们的性命终究是保住了。至于今夜事情过后,再碰上阴长歌的话,恐怕就不是这么个结果了。
一想到这里,面面相觑之下,不禁微微苦笑起来。
与此同时,云莫生手中的风雷扇虎虎生风之下,剧烈的风雷之力,一次次的冲击在冰魄之精所化的冰凤之上。挣扎许久的冰凤,声势开始慢慢的变小,不断的发出一声声悲鸣。
“轰隆隆。。。。。。”。
天空之上,乌云密布,雷声滚滚。云莫生脸色剧变之时,一股不甘之意顿时出现在脸上,却也只能快速的收回了法宝风雷扇,整个人快速的向着后方退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