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我成了龍媽 txt-第1096章 太陽出現,紀元開啓相伴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我成了龙妈
时光悠悠,又过去两年。
太阳还没出现,天空正中一直有一颗火球在燃烧,不能为大地带来太多的光和热,也让天地二十四小时处于近似黄昏的状态。
更让活人感到惊奇的是风。
长夜时,北风呼啸,为世界带来寒气;异鬼王死后,风继续吹,始终是南风,不能为世界带来温暖,却把世界中的寒冷吹走了?
反正他们看到覆盖大地的厚厚冰层开始融化,有些地区甚至能见到久违的黑土地。
最明显的变化还是河流。
被冰封数年之久的三叉戟河与黑水河,再次涌出汩汩流动的清泉。
长夜结束的这两年,全世界的活人也没闲着。
比如,在维斯特洛,珊莎女王带领精锐骑士东奔西走,从南往北依次清理境内的异鬼据点。
异鬼王死亡,甚至寒神也被斩杀,但异鬼并没绝种。
奴隶湾,阿斯塔波城外的温泉庄园。
池面白气浓郁,几乎看不见对面的人,中心处甚至有汩汩气泡冒出,老中青少四个赤条条的男人,却在滚烫的水中谈笑自若。
“我以为你还在维斯特洛呢。”琼恩道。
“我在她眼中看到了厌烦。”侏儒自嘲一笑,“两年的时间,女王的根基已经深入七国。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成了龍媽 ptt-第1096章 太陽出現,紀元開啓相伴
曾经能帮她稳定大局的我,也渐渐继你之后,成为威胁政局稳定的存在。
玩弄权力的智慧上,她也渐渐超越我。
我不能再为她提供更多的优质建议,功能上甚至不如财政大臣玛格丽。
唔,我离开后,也许小玫瑰能成为女王之手。”
“也许你想多了,珊莎之前还来信关心你的情况。”老伊蒙道。
侏儒将湿毛巾盖在脸上,闷闷道:“当她毫不避讳地将一个少年诗人带入内室,还让布蕾妮把我拦在外面时,一切都不言而喻了。
我自己离开,总比忽然落入大审判,然后被剥夺荣誉要好。”
“珊莎她……”琼恩表情复杂,“她现在很放浪形骸吗?”
“那倒没有,她只是想赶我走。”侏儒苦涩一笑,“其实以七国法律来看,她的行为也不算什么,别说她没丈夫,即便有……”
在天朝古代,妻子出轨被当场逮住,浸猪笼是常有的事。
可按照维斯特洛法律,只能用鞭子抽她六下,鞭子的粗细还有规定,不能比拇指更粗。
六下分别对应七神中除陌客的另外六位,每一鞭子意为向一位神灵赎罪。
没有陌客,因为陌客代表死亡。
难道维斯特洛的男人更绅士?
不。
这条法律是女人制定的,征服者伊耿的二老婆蕾妮丝。
而七国贵妇养戏子、漂亮诗人与歌手的传统,也是从她开始的。
“珊莎此时正在重建东海望那段长城,早前她还向我借金刚搬运砖石,也没时间胡搞。”老伊蒙缓缓道。
“修长城是一项伟大功绩,是玛格丽的建议:功劳就要掌握在自己手里。”侏儒笑道。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我成了龍媽-第1096章 太陽出現,紀元開啓閲讀
琼恩皱眉道:“要建长城,除了垒砌砖墙,还得修补法阵,谁在帮她?”
“布兰负责,梅里巴德与蓝赛尔领衔,把圣堂最强的修士团带了过去,足足一千二级牧师。”侏儒道。
“修长城的确是大功绩,玛格丽帮她完成这项工作,能得到什么回报?河湾公爵?”琼恩好奇道。
“完整的河湾地太强,我估计珊莎会将它一分为二,甚至收纳一部分组建新的王领。”侏儒道。
“玛格丽能同意?”
“她同不同意又能如何?若非珊莎帮忙,她差点连青亭岛女伯爵的位子都保不住。”侏儒叹道。
“为什么?”琼恩疑惑道。
“她儿子死了,”侏儒叹息一声,“玛格丽常年不回家,那孩子想妈妈,天天往码头跑……最近陆地上的冰雪都在融化,海洋气候变幻更快、更急,孩子不小心被海浪卷走了。”
“这可真是……”琼恩不禁想到自己夭折的儿子。
“她真命苦。”
侏儒笑道:“也不算太苦,没了儿子,她的青亭岛女伯爵当不下去了,珊莎又帮她与霍柏联姻。
霍柏与她原先的丈夫霍拉斯是双胞胎兄弟,一摸一样的人,一摸一样的家,相当于婚姻重启。
不过,对这次的婚姻,玛格丽并不很满意,她觉得自己亏了。
按照她的理想,就该学习娜梅莉亚,嫁一次人,多一个能帮她打仗的老公,打下一片土地,战死一次老公,继承一块封地,再换下一个老公。
娜梅莉亚当年从多恩东边的阳戟城,一路嫁到西方边界的星坠城,所嫁之地,皆为王土,真正实现了联姻统国。”
“何必呢,何苦呢!青亭岛已经是七国最顶级的伯爵领,她还想要什么?”琼恩叹道。
“你也说了,青亭岛只是伯爵领。”侏儒捧水泼在对面一直沉默的辛巴脸上,笑道:“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像他老妈一样,凭硬实力实现自己的野心。”
辛巴抹去脸上的水,依旧没说话。
“最近两年气温越来越高,奴隶湾的气温即将冲破零度,说明太阳快锻造好了,丹妮该回来了吧?”老伊蒙笑呵呵道。
“按现在趋势,一年后,泡温泉就不再是福气,而是受罪。”琼恩点头道。
精彩玄幻小說 我成了龍媽 辣醬熱乾麪-第1096章 太陽出現,紀元開啓相伴
侏儒从石台上拿起银质酒壶,一边对嘴吹,一边含糊道:“你觉得现在泡,与夏天泡有什么区别?
都是接近沸腾的热水,一般人消受不了,只有咱们坦格利安够资格享这个福。”
琼恩点点头,看向边上的魁梧银发表弟,“锻造太阳的过程中,丹妮姑姑对初火应该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这两年她的境界越高,咱们的血脉也跟着提升。辛巴受益最大,现在能不能免疫普通火焰?”
“野火也伤不到我。”辛巴点头道。
“小子,别得意,提利昂舅舅早就能活吞野火啦!”侏儒叫道。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琼恩淡淡看了老叔一眼,问:“辛巴,你是火系半神吧?”
“what?”侏儒差点被酒呛到,几步窜过去,拉着少年左看右看,双眼瞳孔拉长成竖瞳。
除了一身均匀结实的肌肉,与比他略小的老二,什么也没看出来。
“辛巴境界超过你,冥想术也比你的高级,你压根看不穿他的根底。”琼恩微笑道。
“辛巴今年四月份开始学习‘初火之源’,三天凝聚冥想根基,一个月后晋升半神。”老伊蒙骄傲道。
“法克,一个月就成了半神,这天赋……”侏儒面色扭曲,从比老二中得到的愉悦,顷刻间消失。
他愤愤然道:“当年那群下地狱的邪神没说错,神灵之子的确大补,吃了一定可以立地成神、长生不死,只可惜祂们找错了人。
辛巴,你能安稳活到现在,多亏叔叔舅舅们帮你遮风挡雨啊!”
“那行,今后换辛巴为你遮风挡雨。”老伊蒙笑道。
侏儒眼珠子一转,搂着外甥的肩膀道:“辛巴,你知不知道近年世间出现一种名为‘雪女’的类人生物?
她们的眼睛放射微若蓝光,宛若星辰,肌肤苍白似月光,身体虽比冰雪还冷,却拥有人类难以企及的绝世容颜。
她们从风雪中来,也有人说风雪伴随她们到来,充满传奇色彩。
她们可以和人类交流,甚至生下孩子。”
辛巴严肃道:“她们都是单体异鬼,只这一年,我就杀了几十个。”
“全部杀了?”
“见之必灭。”辛巴沉声道。
侏儒龇牙道:“你可真下得去手,那么漂亮的人儿。”
“她们是入侵世界的异类!”辛巴皱眉道。
侏儒摆摆手,“寒神都被你母亲剁成几片,现存的这点异鬼还算什么威胁?
我觉得咱们该像对待森林之子与古灵精怪一样,接纳并保护那些异鬼少女。
你母亲不是还打算修建一座龙岛,作为少数类人物种的庇护所?
异鬼也是稀有类人生命。”
“异鬼不一样。”辛巴坚持道。
“提利昂,你该不会……”琼恩面色古怪,欲言又止。
侏儒坦然笑道:“小时候老奶妈也给我讲过守夜人布兰登娶异鬼新娘的故事,我当时信了。
可等我长大,等我抖着老二在雪地里撒尿时,我百分百确定——传说故事都是骗人的。
说不得异鬼就像学士们说的那样,是塞外野人的一个氏族。
因为我的老二连普通风雪都承受不住,布兰登凭什么娶异鬼新娘?
再后来,长夜降临,大部分关于异鬼的故事被证明为真实,我还是心有疑惑,难道异鬼新娘身体冰冷,那儿却暖烘烘?
人类我已经玩腻了,没感觉了,遇到那娇弱的冰雪少女时,我忍不住心动,想最后一次验证传说的真实性。
我做了!”
老伊蒙目瞪口呆,琼恩表情扭曲,辛巴看老舅的眼神,满是好奇与敬佩。
“乖外甥,舅舅今天告诉你,传说没有错!虽然异鬼新娘冰冰的,但冰而不痛,冻而不木,冷的不是肉体而是灵魂。从内而外,不停打哆嗦……与咱们现在泡温泉有点像,泡冰泉!”侏儒搂着辛巴,露出淫猥的笑容,“真的好舒服,今后别再辣手摧花了,你真的可以试试。
我向你保证,只要运转体内火巫力到老二处,你就不会被冻伤。”
“提利昂,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老伊蒙怒不可遏,翻身从水池边找到拐杖,劈头盖脸就抽了过去。
“别打,别打,我只是在教外甥增长阅历。”侏儒抱头鼠窜。
辛巴拉住气得浑身哆嗦的老人,安慰道:“爷爷你放心吧,我有妻子,不会胡搞的。”
“你妻子才十岁,憋的住吗?”侏儒笑道。
辛巴脸蛋微红,“修行‘初火之源’时,七情六欲都可以作为薪柴,燃烧成自己的魔力。”
“what?”侏儒惊呆了。
琼恩皱眉道:“听着像邪魔功法,初火之源是你母亲创造的吗?”
老伊蒙点点头,道:“半年前,阿斯塔波的魔镜里多了一段信息和一种冥想术,应该是丹妮专门为辛巴准备的。
初火中诞生世界,人生世间,人的欲望也是世界的一部分,自然能被初火点燃,化作魔力。”
“辛巴成木头人了?”侏儒古怪道。
“没有,只燃烧多余的情绪,让心灵时刻处于清宁状态。这种状态下,感情反而更清晰,更细腻。”辛巴思索着道:“将一粒麻椒放入一锅大杂烩中,几乎品不出麻椒的味道。
可若将麻椒丢入清水中煮,很容易就品尝出麻辣的味道。”
“丹妮肯定不会害辛巴。”老伊蒙神色淡淡,一点儿也不担心。
“似乎很不错……”侏儒砸吧砸吧嘴巴,“我现在的生活就是一锅大杂烩,品不出任何味道了。
辛巴,等会儿把你的冥想法给我瞧瞧。”
辛巴道:“冥想法就在书房的魔镜中,你可以自己去看。”
“初火之源,应该是想模拟初火吧?这么精妙高深的巫术,就随便放在书房?”琼恩拧眉道。
“一般人压根学不会,比大巫师冥想法难十倍不止。”老伊蒙随意道。
“呼呼呼……”温泉池上方狂风骤起,白色蒸汽一扫而空,视野忽然变得开阔。
“这是……”四个男人呆住了。
他们耳边响起一首风的歌曲,狂暴的阵风,柔和的清风,温暖的春日之风……每一种风都是一个音符,千千万万的音符组合成一曲和谐的歌声。
良久良久,歌声渐歇,几人从沉醉中回神,相互对视一眼,惊喜交加道:“风之歌!”
“丹妮吟唱出风之歌,七神保佑,她,她……”老伊蒙嘴皮子哆嗦,却说不下去了。
上次火之歌点燃整个世界时,他泪流满面,高呼,“圣母保佑,我们坦格利安家族有真神啦!”
现在呢?他该说什么?
丹妮都几首法则之歌了?
别说真神了,似乎连神王都不是她的极限……她让坦格利安从王族变成皇族,现在又有了进化成神族的可能。
现场四位坦格利安男丁,只他与侏儒不是半神,不是神族是什么?
“太夸张了,她今年有三十岁吗?竟已掌握三首完整的法则之歌,其中两首还是最强大的基础元素法则。”侏儒神色复杂。
最近两年,他依旧花天酒地,魔力提升缓慢,境界几乎没动过,“半神”还是一个遥远的梦。
“风还没有停。”琼恩霍然起身,带起一片水花。
“你们感受到了吗?”他闭上双眼,张开手臂,迎接吹来的阵风。
“啊,风中有热量,龙女王在用风火之歌为世界输送暖气。”侏儒叫道。
“不,不是火之歌在加热。”辛巴皱眉苦思,“似乎是领域?可领域的范围不可能覆盖整个世界啊!”
琼恩神色凝重道:“你的感觉没有错,不是火之歌在输送热量,而是火之歌将世界范围内的寒冰之力转变成温暖的火光。
我们出去看看,长夜这次真的要结束了。”
冰雪肉眼可见地融化,化为小溪,汇聚成河,咕噜噜流动。
而天空正中心,暗红火球越来越明亮。
“嗡——”天地忽然震动一下,丹妮莉丝环带的巨型风墙瞬间崩塌。
“呱呱呱——”庇护所内的太阳炸开成数十只火鸦,欢快大叫着往太阳飞去。
“唔,吾乃大风灾!”比金字塔还巨大的风巨人,呆呆立在太阳下,茫然四顾,有些不知所措。
同一时间,世界范围内的丹妮莉丝环带全部解体,但环带内的人类却在激动欢呼。
“太阳终于出来啦,圣丹妮召唤出了太阳,丹妮莉丝万岁!”
“长夜彻底结束,我竟然熬过了长夜,呜呜呜呜……”
长城,东海望。
披着暗金色皮裘的珊莎女王走出城堡,仰视越来越刺眼的金色太阳,神情震撼。
“她做到了,真的做到了。凭空锻造出太阳,这是何等伟力,何等功绩……”她握紧双拳,茫然呢喃。
玛格丽看了看天,又观察女王的表情,笑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虽然一年前夭折了儿子,但她此时的状态很不错。
无一丝杂色的白狐狸皮裘,衬托娇颜若红花,腰间悬挂一柄黄金大剑,又让她格外英气飒爽。
她升职了,从财政大臣成为临时的女王之手。
侏儒离开后,珊莎准备让弟弟布兰离开临冬城去帮她,布兰却淡漠地拒绝了。
“我是龙女王的御林铁卫,帮忙修长城是我的责任,其它的就算了。”
珊莎很不高兴,也无可奈何。
她知道因为琼恩的事,几个兄弟都与自己有了隔阂。
琼恩刚被流放的那几天,艾莉亚那死丫头还天天晚上以死神少女的形态,投影到她的卧室。瞪着冷冰冰的死鱼眼,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手中死神镰刀还在她身上各处不停比划,吓都吓死她了。
后来她实在熬不住了,只能把自己的死鬼老妈找来做和事佬,劝二丫别再吓唬姐姐——唔,石心夫人不仅没有责怪她,反而夸她机灵,因为好处都落在她的几个亲兄弟手里。
本来嘛,让琼恩继承临冬城,就是石心夫人无奈之下的最后选择,现在乖女儿能卸磨杀驴,让祖传基业重新回到自个儿子手中,她太满意大女儿的手段了。
二丫的确被死鬼老妈劝住了,却在离开前,狠狠捶了大姐一顿。
……
布兰之后,珊莎的第二人选是二姥爷“黑鱼”布林登。
老黑鱼与琼恩没啥感情,也一直在支持外孙女,但他年纪太大,经历太多惨烈的事,最近十来年过得太苦。
好不容易熬到长夜结束,实在没心情、也没精力去君临折腾了。
他此时已在大圣堂出家,成为牧师、获得神术位之后,就回到奔流城,在圣堂里颐养天年。
接着,珊莎又向洋葱骑士发出邀请。
老骑士学问不大,但忠诚有保障,做事兢兢业业,对君主没半点私心,珊莎一直都很欣赏他。
老骑士感谢了女王的赏识,然后毫不犹豫,转身走向贝勒大圣堂——他也要出家当和尚。
倒是亚莲恩,没随侏儒离开君临,也没回夷都相府,毛遂自荐,要做珊莎女王的首相。
“夷都很好,但日子太平淡,没半点挑战性。而且我是未来的多恩亲王,最终还是要回来的。”她解释道。
至于她和提利昂的未来……
“我们没未来,他不能生,我能生却不可以生,未来我还得在昆廷的儿女中选一个做继承人,他们却不能是提利昂的继承人。“亚莲恩无奈道。
可惜,她的一番真诚剖析,还是没能打动珊莎。
珊莎嫌她才具不足。
早在伊耿王时期,多恩人就投靠风息堡。
即便伊耿王被俘,多恩也打完对君临的围攻战。
虽然战争失败,后来伊耿也死了,但多恩与风息堡,与珊莎的关系都一直不错。
“你父亲愿不愿出山?”
她看中了道郎亲王。
亚莲恩愣了愣,才道:“等太阳出来,我父亲就会放弃爵位,加入大圣堂做和尚。”
“好不容易长夜结束,怎么一个个的,都打算做和尚。”珊莎抱怨道。
“怎么,还有谁要做和尚吗?”亚莲恩疑惑道。
“只我知道的,就有洋葱骑士、布林登爵士、琼恩·克林顿爵士、赛提加伯爵、曼德勒伯爵、青铜约恩……就连黑水波隆,也计划在儿子成年后,去大圣堂当牧师。”珊莎叹道。
这些都只是她留意的首相人选。
可以猜到,此时七国出家当和尚的贵族会更多。
若去问波隆,其实原因也非常简单。
“年轻时什么都享受过了,老了,没精力了,玩不动了,与其在家躺在床上孤苦伶仃地静养,不如和老朋友结伴去圣堂当和尚。
当和尚起码能强身健体、延年益寿,死后也更容易上天堂。
如果心更虔诚,对教义领悟更深入些,说不得还能与梅里巴德一样,成为传说中的半神天使。
活的安逸安心,未来还有保障,这么好的职业,傻子才不去干。”这是黑水伯爵的原话。
他现在也奔五了,身体机能开始衰竭,渐渐无力也无心。
一大-波有能力的老男人都跑去当和尚了,珊莎无可奈何,只能让玛格丽升职。
从恍惚中回神,珊莎女王皱眉道:“恭喜我什么?”
“陛下,太阳出来,异鬼无所遁形,天下太平,您正式加冕登基的日子不远啦!”小玫瑰激动道。
“唔,我们该好好庆祝一番。”珊莎面上浮现期待之色,情不自禁咧嘴微笑。
“为了太阳,为了新纪元,也为了女王,七国人民将永远铭记那一天。
七国十多年没举办过正式的比武大会了,到时候一定要号召七国英杰好好比一场。
这一次,要允许女人戴着家族的徽章,以正式骑士的身份参赛,我也会下场比武。”玛格丽激动道。
“不错,这事就交给你了。”珊莎女王高兴道。
“对了,您打算怎么处理铁王座?扔掉,还是重新启用?”
玛格丽想起那个摆放在仓库里、锈迹斑斑的铁疙瘩,迟疑着道:“铁王座一直是王权的象征,可它现在还有意义吗?如果不用铁王座,您到时候坐哪?”
“当然不能扔,头戴人王冠,座下铁王座,才是真正承前启后的七国之王。”珊莎沉声道。
玛格丽点点头,又试探着问:“谷地、河间、河湾的公爵人选,您有决断了吗?还有北境公爵,似乎也空了出来。”
珊莎直视她的双眼,“你想做河湾公爵?”
“我想。”玛格丽没有回避。
“河湾实力太强,面积太大,我心不安。”珊莎淡淡道。
“陛下,您有人王冠,七神都会保佑您的王朝延续一万年!”玛格丽叹道。
“呵呵呵,夷地的卜氏王朝还在延续,可你说说看,相父提利昂与卜天子,谁才是真正的王?
我现在就能想出十种篡位的方法,来规避龙女王的保证。
君王当自强不息,怎么时刻就想着依靠他人?哪怕她是神!”珊莎冷笑道。
玛格丽皱眉道:“您难道要撤销河湾公爵?”
珊莎淡笑摇头,“我打算重新界定河湾、河间的范围,这两块地方太大、太富裕。
王领归龙女王,我需要新的王领。
我会从河湾与河间各分一块土地,组成新王领。新王领的面积要比未来的河湾、河间更大。”
玛格丽咬咬牙,道:“陛下,若我成为河湾公爵,愿意分半条曼徳河归入王领。”
“嗯,我会考虑的。”珊莎平淡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