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 線上看-27我答對了熱推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民国之远东巨商
这是韩怀义以结果推论过程,发现了不符合常理的地方。
但在朴志喜看来却是一针见血的洞悉。
心内有鬼的人被人说中之后,总难免心虚。
如果对面是其他人,或者部下,他还能掩饰掩饰。
但韩怀义半个甲子的威名赫赫,人家扬名立万睥睨四海时,他都还没出生呢。
人和人之间是真的有气场压制的。
何况这里还是韩怀义的地盘。
朴志喜瞬间懵逼,而后汗流浃背。
见他沉默。
忽悠了不晓得多少人的韩怀义也不说话,既是忽悠,言多必失。
他才不会给对方见招拆招的机会呢,他只等对方说话,就分析然后继续剥皮。
良久。
朴志喜艰难的道:“韩公明断。”
他也不晓得韩怀义掌握了多少,但他是坚决不能承认自己算计张都映甚至白山也的。
对了,韩怀义爱国。
嗯。
他便说:“在下早年曾糊涂过,接受日方洗脑,以为跟着他们能强盛国家民族,后来幡然醒悟。。。在白公的带领下,清除内乱而后逐步掌握军队,但是也正因为掌握京畿道军权,越发目睹李呈夘派系的祸国殃民。”
韩怀义没反应。
这挺尴尬的。
但朴志喜也没奢望自己几句屁话就能打动他。
随着表达,他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了。
不能反对美国,只能反对李呈夘,但是又要在美国立场中有自己的立场,这样才符合逻辑。
嗯,就是这样的。
于是他继续道:“于是在下心中愤怒,好在此刻美国方面也洞悉了李呈夘的不可救药,然而在李呈夘的愚民政策之下,诸多民众还是不能觉醒的,于是在下就安排了人手鼓动学生们。。。”
“但是在下又怕白公觉得我多事,当时也不知效果如何。”
“实不相瞒,在下现在毕竟也有不少部下跟随,所以在下干脆就先跑离漩涡,如此事成可将成果告知白公,事败,也可在白公面前保护好部下。”
“这是在下一点不为人知的私心,唯韩公目光如炬,所以不敢隐瞒,生怕引起什么不必要的误会。毕竟就在我抵达济州之前,令孙就险些遭遇危险。”
他说完,又不吭声了。
韩怀义心想,真能扯。
如果你是这样没担当的货色,又怎么能在后来上位呢。
韩怀义没在意过白山也之名,只记得他的名字。
但是韩怀义对此倒没有疑惑,因为任何台前人物背后都有强大派系支持。
除非是他这样一手开创者,不然的话,哪怕强如美国总统也要做某些集团的代言人,最起码是有利益立场的。
所以韩怀义到现在都没想到朴志喜心大的居然要将白山也取代。
他更想不到,对方就是为了来接触自己加深印象的。
但这厮多坏啊。
忽悠嘛,那就瞎几把忽悠。
反正他做事可以随心所欲。
于是韩怀义心中哪怕没这么想,口中还是道:“如果只是遭遇危险,反正又没死掉,我是不会在意的。”
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的什么东西。
结果心虚的朴志喜。。。。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27我答對了熱推
笃笃笃,韩怀义敲着桌子:“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说话。”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 叄拾伍-27我答對了讀書
而在朴志喜惶恐之际,韩怀义又道:“我是抱着友谊而来的,你之前的半遮半掩真是让我失望啊。”
半遮半掩用的妙。
因为朴志喜都知道,自己的话隐藏了心思。
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愚蠢的全部坦诚。
问题是,韩怀义掌握了多少呢?还是说,他是受白山也之请。。。不管怎么说,绝逼不能认自己是汽车爆炸案的真正主使,这是底线。
于是,朴志喜深吸一口气,猛低头:“在下确实还有个不为外人知道的心思,在下其实已经厌倦军中生涯,因为从整个大局而言,世界上已经很难再发生大规模战争。经济发展才是主流。”
“于是在下就一拖再拖不肯离开,就是想多了解这里的发展,并奢望和韩公的力量结下友谊,有朝一日能请新罗马前往韩国,指导我们的发展。”
换做其他人会信。
但这个回答对于韩怀义而言又是扯淡。
因为朴志喜=军政府,是时代的记忆,两者之间是等号。
结果他说他厌倦军旅生涯,要放弃兵权了,这不是撒谎是什么。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既然这句话是撒谎,其他也是。
最起码重要的事情上是的。
这个时候韩怀义忽然想到个可能。
这厮不会要发动军变夺权吧,不然他用什么捷径那么快窜上去呢。
朴志喜对于军队的掌握是毋庸置疑的,不然谈何军政府。
要掌握暴力机构,必须一个领袖一个声音。
令出多门,只会扯皮。
反正是假设,不怕胆子大,只怕不能扯。
韩怀义随即脑洞大开,我要是这厮,要急着上位就要加速事情的演化过程。
加速剂目前看到的一个,是他暗中操作的学生运动,且是瞒着白山也的。
而白山也对于李呈夘的重击,也是加速的,导火索是爆炸案。。。绝对不单纯的朴志喜正好过来。。。韩怀义呵呵起来:“于是你就先送我孙子一颗炸弹是吗?”
“韩公,我,我怎么敢。。。那件事真的和我无关。。。”
韩怀义看着一跳三丈高的朴志喜,狂喜。
我答对了!
这厮立刻绷着鸟脸,起身,啪的一个耳光。
然后大骂道:“你先以学生乱李呈夘的中庭,以爆炸案激发白山也的强烈反应,以装病在港寻求越过白山也和我搭线的可能,翻手为云覆手雨,你的目的是要尽快在数年问鼎首位,于是你推荐张珉这个无根之人,而你推荐对你有恩的张都映上位,是为对抗宋尧赞!”
“而后。”
韩怀义冷冷的道:“他兑掉宋尧赞,你就能更加重要。”
“他如果压下宋尧赞也无妨啊,因为白山也必定要对他有所顾忌,你也更重要。总之京畿道军权你不仅仅不会放,还要死死握住。”
“所以,你说你已经无心军中生涯是最大的谎言。”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其实白山也之外,你已经还有一个支持者或者靠山。”
“嗯,按着目前的体系推断,应该是韩国国防部长李忠赞是也不是,讲!”
老二狗子亢奋的直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