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txt-295、卦不敢算盡熱推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老夫对他没什么大指望,”
何吉祥很是欣慰的道,“此生他能够平平安安,娶妻生子,老夫就足慰了。”
两人说话间,马车已经稳稳当当的停在了和王府。
洪应在门口站着,洪安直接跪下磕头道,“徒儿给师父请安。”
洪应点了点头后,便没再搭理她,直接看向刑恪守道,“刑先生一路舟车劳顿,王爷说可以先休息一番。
明日再见。”
刑恪守道,“总管客气了,不敢让王爷久等,只是劳烦总管先替老夫准备一下,老夫洗漱一番,才敢去见王爷。
衣裳不整,着实有些唐突。”
说完挺直本就佝偻的腰,跟着洪应进府。
洪安同一众官兵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师父没让她进,她就不能进。
这是规矩。
坏了规矩,师徒情分就没了。
这是师父说的。
王坨子道,“洪捕头,你跟我去布政司衙门吧。”
洪应拱手道,“多谢。”
王坨子笑着道,“洪捕头,咱们是熟人,不要搞这么生分,不然我都不好意思。”
带头走在前面,走到一半,又看向骑马与自己并行的陶应义,好奇的道,“你他娘的不是在南州吗?
怎么来这了?”
陶应义道,“这是陈德胜先生的意思,我如今也是捕快了,替着洪捕头鞍前马后。
不过,我还有一点不解,洪捕头来吴州,那永安谁去?”
想当初,他可是第一个登上武林城城头的!
按照功绩,他任永安布政司衙门总捕头,应该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吧?
到时候一方人物,想一想,还是很有派头的!
但是,想不到居然来了吴州,只能做洪安的副手。
王坨子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嘿嘿笑道,“王大海前几日去的永安,你们来的路上没有碰到?”
“原来是他啊,”
听说是王大海,陶应义直接垂下了脑袋,勉强笑道,“他是沈初将军的身边人,将军不一定能离得了他呢。”
他比得了别人,肯定是比不了王大海的。
那家伙身为七品,真是个狠人!
打仗是从来不惜命的。
王坨子指着自己的胸口,一边走一边得意道,“这不是还有我吗?
老子现在是参军了,直接跟在将军身后!
以后见着了,你小心说话,不然老子对你就不客气了。”
“哼,你他娘的,少在老子面前摆谱才是真的,”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295、卦不敢算盡
陶应义气呼呼道,“咱俩谁不知道谁啊。”
他俩同为岳州人,比别人显得更亲近一些。
林逸坐在和王府的大厅里,习惯性的抱着茶盏,见刑恪守进门就要跪下,便道,“行了,一把老骨头了,别折腾了,坐下说话吧。”
“不敢。”
刑恪守依然径直跪下,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林逸看着那花白的头发,总归有点不落忍,朝着小喜子摆了摆手。
小喜子上前,把刑恪守扶到椅子上坐下,等仆人把茶送过来,亲自端到了刑恪守的面前,然后往他的暖炉里加了一点木炭。
刑恪守道,“多谢公公。”
小喜子笑笑,退到了和王爷的身后。
林逸道,“那什么彭龟寿,本王实在信不过,这才让你过来,有点为难你了。”
刑恪守拱手道,“不敢欺瞒王爷,老夫与这彭龟寿也是老相识了。
永光二十七年的时候,他见四皇子事不可为,一心辅佐圣上,才有了这泼天之功劳,吴州富裕之地,他这布政使一坐就是十年!
无人可以撼动!
可谓是圣宠优渥。”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ptt-295、卦不敢算盡讀書
林逸道,“所以,本王才信不过他。
哪天我老子说句话,他还不的得屁颠屁颠把老子给卖了?”
刑恪守道,“王爷有所不知,此人貌状温恭,与人语必嬉怡微笑,而褊忌阴贼。
既处要权,欲人附己,微忤意者,辄加倾陷。
故时人言龟寿笑中有刀。
都市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討論-295、卦不敢算盡熱推
最是擅长钻营,见风使舵的本事无人可及,忠心倒是未必。
如今王爷大势已成,不见得他会三心二意。”
林逸道,“你的意思是本王继续用他?”
刑恪守道,“老夫以为,其虽有私心,然确实是材优干济之人,吴州初定,民心不稳,老夫以为,还是叙用为善。”
林逸皱了皱眉头,叹气道,“那就留着吧,但是,依然你说了算。”
刑恪守道,“是。”
林逸道,“本王今日不设宴了,你随意吃点东西,赶紧休息吧,有什么事,明日再说。”
“多谢王爷。”
刑恪守说完后,小心翼翼退下,与何吉祥去了布政司衙门。
这里不但是王爷的住处,也是娘娘与公主的住处,他们不便就留,以免冲撞。
包括瞎子等人依然都住在布政司衙门。
瞎子此刻坐在衙门后院的长廊上,手心捧着,感受着一片又一片的雪花。
和尚突然道,“你要不给我算一卦?
最近总是心神不安。”
瞎子摇头道,“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和尚叹气道,“你就喜欢打机锋。”
瞎子笑着道,“忙处不乱性,须闲处心神养得清,死时不动心,须生时事物看得破。”
和尚道,“你非要这么和我说话吗?”
瞎子歪着脑袋道,“和尚,我已经听你的了,没杀她。”
“好吧,多谢了。”
和尚无奈的道,“瞎子,我的心好乱,我两天没参禅打坐了。”
瞎子道,“那就从心吧。
你本来就不是真和尚。”
和尚站起身道,“你又说胡话了。”
不等瞎子说话,就径直走了。
洪安从廊柱里走出来,看着和尚远去的身影,笑着道,“和尚哥哥动了凡心。”
瞎子笑着道,“你都明白的事情,他自己却还不知道,也许这就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洪安道,“和尚哥哥是好人。”
瞎子道,“谢小青也未必就是坏人。
哎,你还小,跟你说这些做什么。”
“瞎子,我十六了,不小了,”
洪安笑着道,“你别再拿我当小孩子。”
她们都是在起点孤儿院一起长大的,她对他总比别人多一些笑脸。
“是,你长大了,我老了,总是说一些糊涂话。”
瞎子淡淡地道。
“你比我大不了几岁。”
洪安没好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