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 愛下-第八百二十七章 一齣戲鑒賞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晨光熙和照在茂密的树笼,风里摇摇曳曳,无数光点好似星河铺彻闪闪烁烁。
陆良生望了一会儿,将好奇凑近看法纹的栖幽拉到身边,抖了抖袖子,手指弹去一缕法光,那树上繁花,越开越盛,粉红的花瓣渐渐绽放光芒,照亮了清风明月张开嘴的小脸,一股股淡淡的花香飘散开来,许多鸟雀、蝴蝶、蜜蜂从远处花圃、山麓飞来,围绕树笼起舞,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风起!”一身道袍外罩麒麟氅的书生,一拂袍袖。
淡淡的花香渐散尽,顷刻,一阵风吹来,巨大的华盖无数花瓣脱落,随风漫天飞舞,栖幽摊开手掌,看着落在掌心一片花瓣忽然散去,美目抬起,纷纷扬扬的花瓣化作星光消失在眸底,令她心广神怡,就连前院的红怜也飘来,立在树下观看。
“好美……”她轻声道。
轻柔的嗓音停下,繁密的枝叶间,一点点青涩的小包鼓起,越来越大,由青变红,密密麻麻挂满了枝头,拂过的风里,红彤彤的果实在树梢摇晃,隐隐传出孩童稚嫩的轻笑。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第八百二十七章 一齣戲熱推
“好神奇?!”
红怜拍手叫了起来,一旁的清风明月则嚷着想要尝尝,唯独另一边的栖幽皱起秀眉,摸着下巴,瞥去陆良生,又瞥去面前这颗参天大树,也是她的姐妹。
“妹妹这是……有身孕了?”
不过好在没有说出口,不然陆良生听到都要岔去一口气,收回袅绕树身的法力,书生拍了拍叫嚷的两个小童。
“出去迎客吧,为师有些事要出门一趟,等会儿就回,客来之后,摘这里的果子端去。”
“师尊,迎谁啊?”
清风明月疑惑的看着离开的背影,牵着老驴消失在道观里,只得对视一眼,带着满脑子的困惑,走去外面的山门。
“你说谁回来?”
“知道这里的人不多,或许是那头老猪?也有可能是燕赤霞、左正阳两人。”
阳光倾泻,照着檐角投在地上的阴影,两个小人儿走了过去,清风先开口说了句,随后明月抠着鬓发说出一个可能,还未到山门,两人耳中隐约听到了山外传来说话声,絮絮叨叨的朝这里过来。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 愛下-第八百二十七章 一齣戲讀書
“这边这边,和尚!走这边!俺老猪知晓这里有个道观,可以化些斋饭来吃。”
“嗯,此处祥和宁静,怕是没有妖怪了,能在此处设观,该是非寻常出家人。对了,猴头,你还在想什么?”
另一道尖锐的声音嘿笑起来,“俺老孙在想,之前遇上的小妖怪,俺还没出手就没了,下回你可要收着手点,留给俺也过过瘾,从五行山里出来,筋骨都还未舒坦过,哎,是不是前面,呆子,拿出天蓬元帅的气势来,快些带路!”
路旁摇曳的垂枝,下坠的一瞬,露出一个杏黄僧袍的短小身影,高不过四尺,持着一根棍棒跳上岩石朝后面人说笑几声,又跳到地上,一刻也闲不住,催促抗钉耙的胖大身形赶紧带路。
最后面,一个魁梧,裸露满身肌肉的大汉,背着箩筐,里面全是一本本摞好的经文,跟在英气俊秀的大和尚身后,三妖一人,快步走上一条石阶。
“快看快看,到了,呆子,是不是这里?”
優秀都市言情 大隋國師 愛下-第八百二十七章 一齣戲閲讀
上窜下跳的猴子指去前方矗在石阶后面的红墙庙门,说话间,陡然看到从里面走出两个小道童,不由眨了眨眼睛,亮起法光望去。
那边,清风明月也看到过来的一行人或妖,看到里面扛着钉耙的肥大身影时,眼睛亮了一下,就想朝他开口,猪刚鬣微不可查的摆了下头,两个小道童也是人精,顿时明白,张开的嘴里,话语顿时一转。
“四位,我们奉师尊之名前来迎接,里面请!”
侧身伸手一请,准备捏住棍子的猴头也不好发作,狐疑的瞅了两个道童一眼,后面,身披袈裟的和尚,正是法海,身为佛门中人,自然能察觉出两个道童身上祥和,点点头竖印宣了声佛号,便与猪刚鬣、背书的壮汉一起走了进去。
“阿弥陀佛,猴头,此间无碍,大可进去,走!”
阳光倾泻而下,光尘在林间飞舞,某座山麓之中,老驴匍匐光斑里,恹恹的打着哈欠,远处凸起的巨岩上,陆良生负着双手与同样负蹼的蛤蟆道人站在那里,看着远方一行人走进庙门,风吹来,袍袂翻飞。
優秀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討論-第八百二十七章 一齣戲熱推
“良生,何必多此一举,直接拉着那猴子结拜就是了。”
“太过突兀了,以我对那猴子了解,绝对不会结拜的,做戏嘛,当然要做全……”
陆良生笑吟吟的看着那边,由老猪在里面,还有法海的执拗,肯定能激起矛盾,自己再插手进去,就变得顺理成章。
果然,下午时分,观里那边有了吵吵嚷嚷的声音,通过几座阁楼连接法阵窥探,清风明月按自己的意思,端了四个灵果过去,被法海以不受道家灵物馈赠拒绝,猪刚鬣则怂恿猴头两人去偷偷摘几颗来尝尝,毕竟猴子才出五行山,元气未复,有灵物滋补,也能快些回到巅峰时期。
一来二去,跟守园的栖幽打了起来,猴子脾气收不住,一怒之下,将那大树给撬翻倒地,怒气一消,看着两个小童满脸怒容呵斥,毕竟理亏在先,根本不好再继续闹下去,急急忙忙加上法海就走。
“该我出面了。”
陆良生收回窥探的法眼,回头朝石头上枕头着脑袋瞌睡的蛤蟆道人说了一句,后者随意挥挥蛙蹼,“去吧去吧,早些结束,为师等会儿骑老驴自个儿回来……唔哇啊啊……再睡会儿。”
“嗯!”
书生点头,望去天上漂浮的白云,入眼成画的刹那,脚下四周泛起丝丝白气,形成云朵,仿佛踩在云端一般,升空而起,看着仓皇远去的三妖一人,径直追了上去。
……
“猴子,跑什么,又没追来,歇会儿歇会儿。”
猪刚鬣大口大口的喘气,干脆不走了,一屁股坐去地上,在那边猴头埋怨的一句“堂堂天蓬,就这么点力气?”的话语里,老猪哼了声擦下脸上汗渍,转过脸去,忍不住偷笑一下,又忍下来,眸子在眼眶四下乱转,看着熟悉的身影怎么还没来。
‘这个陆良生,不会是哄骗俺老猪的吧,再跑下去,都跑远了。’
天空传来悸动,正休整的三妖一人连忙起身,抬头望去林子上方,一朵祥云漂浮,上方端立一人,扎着道髻,手握拂尘,正望下方看来。
“本尊好心收留,嘱咐童子端灵果给你们,不但不领情,还将我灵树推倒,乖乖跟我回去受罚!”
法海看着云上那人,愣了一下,正要开口说出“原来是陆道友…..”的话语,就被云上那身影打断,一甩拂尘,印有阴阳八卦图案的宽袖猛地一拂。
声音犹如雷霆炸开。
“收!”
洒开的袖口卷起大风,四周林野顿时狂摇,朝着袖口的方向一面倒伏下去,地上泥土岩石都在迸裂,随后卷去空中,那边三妖一人驭起法力,也难以抵抗,硬生生被拔上天空,身形像被缩小了一般,在猪刚鬣“啊啊……陆良生,俺自己人。”法海“陆道友,贫僧法海啊,自己人啊啊啊——”的两道呼喊而出的长音里,一股脑儿的吸进袖中。
片刻,风声停下,林野恢复原貌,陆良生摸了摸袖口,驾着那朵白云飞回前方坐落山间的道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