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笔趣-第二十五章 去東瀛分享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这个刺客有毛病
在初春的一个午后,汴梁城中。
当漫长的冬天过去之后,汴梁城依旧有着很好的阳光,明亮而温暖。
汴梁西湖小筑如今已经换了主人,在那个有着黑色台阶的温泉旁,薛铃穿着一身淡蓝色的裙装,正在看着在自己面前啄食着谷粒的黑色信鸽。
这些黑色信鸽是专属于蜂后的工具,只豢养在这间西湖小筑之内,这样的信鸽速度更快,并且所发出的信息顺位,也要比寻常的信鸽高出许多。
“你在想什么呢?”正在这个时候,薛铃的身后有人开口说道。
少女回头,看向正在望着她的宁夏。
宁夏一身白衣,柔顺的浅栗色长发披散在脑后,看起来比之以往更加的缺乏攻击性。
因为这也是宁夏目前的重要定位。
精彩都市小说 這個刺客有毛病 ptt-第二十五章 去東瀛熱推
虽然很多时候宁夏也拥有独当一面的力量,但是作为辅助的她,反而更值得别人去信赖。
薛铃浅浅一笑:“在想那个已经不在这里的人。”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這個刺客有毛病-第二十五章 去東瀛鑒賞
宁夏看着对方,摇了摇头:“只是你是不能离开这里的人。”
“我当然不能离开,不过如果一直都在这个天地的话,终究还是会憋坏的。”薛铃看着天空。
这里是被墙壁分隔开的方形的天空,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牢笼一样。
当初的蜂后就是被囚禁在这里,不过现在被囚禁的人换成了薛铃自己。
“所以说。”薛铃嘴角绽开笑意:“仔细想想,还是挺羡慕她的。”
“那你应该拜托秦先生了。”宁夏忍不住揶揄道,不过揶揄过后,宁夏自己也轻轻叹了口气:“确实,如果没有那个人的话,这个世界仿佛少了许多的生气。”
“现在很多时候,我都会想如果他在的话会怎么办,不过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办法,毕竟他已经不在了。”
“你说的像是他已经死掉了一样。”薛铃淡淡说道,不过说到这里,少女也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现在想来,其实我最无助落魄的时候,就是我当初前往洛城的那段时间。”
“不过再回头的话,在霄魂客栈的那段时间,反而是我人生中目前最开心的一段时间。”
虽然说一直都有着无间道的压迫,对于江湖的幻想也被现实一点点地敲碎,但是同样的,薛铃那段时间真的是有着可以无限可能的未来与紧张但有趣的生活。
就好像那个时候薛铃永远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可以阴差阳错地成为蜂巢的蜂后一样。
但是即使真的成了蜂后,薛铃也总是会有一种不过如此的感觉。
毕竟哪怕现在,她也不过是很多人眼中好用的傀儡和工具,而她又偏偏要做好这个工具人的角色。
“倘若当一切结束之后,我们再去开一家霄魂客栈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宁夏笑了笑说道:“这次我们可以开一家大一点的客栈,这样我就不用在客栈的对门去当杂货铺的老板娘了。”
“但是。”宁夏轻轻说了个但是,就意味着话锋的转折。
“这也要等一切结束之后。”
“我们身上都有太多还没有结束的事情,如果没有将这些事情彻底了解,是始终退出不了这个江湖的。”
“你说的也是。”薛铃点了点头,她看向湛蓝的天空:“我也有很多事情要慢慢了结。”
比如说她和那位陛下至今为止还没有算的账。
她有很多话都想亲口问问他,但是却始终没有办法去亲口问。
眼下这个状态,始终只是过渡,而不会是一切的终点。
而正在这个时候,在两个人的面前,在薛铃眺望的天空之上,一只雪白的信鸽正向着自己这边缓缓落下。
白色的信鸽混在一群纯黑的信鸽之中,反而显得异常的显眼。
“这是什么?”薛铃忍不住开口说道。
这只白色的信鸽看起来就显得异常疲惫,羽毛也显得散乱似乎没有时间进行梳理,这样的长途跋涉让薛铃不能确定它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更何况自己这里是蜂后的鸽舍,怎么会突然跑进来一只普通的信鸽,看起来还是那样的熟练。
薛铃定了定神,然后轻轻吹了一声口哨。
这口哨某种意义上也是蜂后的技能之一。
口哨声清脆地响起,所有的信鸽都不约而同地停住了啄食,然后抬头看向了薛铃,薛铃在这众多鸽子的围观之下,表情依然显得很是镇定,她静静指了指那只如同鹤立鸡群一般的白鸽,白鸽便瞬间腾空而起,然后落在了薛铃伸出的手臂上。
“有信。”薛铃看着白鸽的脚踝,开口说道。
那里赫然有一个有些暗淡的轻薄铜管。
不过有什么是能够直接抵达西湖小筑的信鸽呢?
薛铃伸出手,缓慢地解下了那只信鸽脚踝的铜管,然后展开了里面的桑纸。
看了一眼,薛铃的表情就明显地出现了变化。
“上面写了什么?”在一旁的宁夏忍不住问道。
“写了一些有趣的事情。”薛铃笑了笑说道。
她将桑纸摊开在自己的手中,然后轻轻吹了口气,这张桑纸就瞬间乘风而起,滑翔着飞向了宁夏。
宁夏伸手接过桑纸,也看了看上面的内容。
精彩都市言情 這個刺客有毛病笔趣-第二十五章 去東瀛分享
还没看完,宁夏的眉毛就微微地挑起。
“有意思。”宁夏淡淡说道。
薛铃说有趣。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這個刺客有毛病》-第二十五章 去東瀛看書
宁夏说有意思。
这至少说明,上面所写的东西,确实相对与平常那些枯燥的情报而言,显得非常的不同寻常。
“我们要做些什么呢?”薛铃看着宁夏说道:“那里太远了。”
“那里确实很远,不过应该说我们暂时都脱不开身。”宁夏环顾四周,平淡说道:“这里就像是一个囚笼,同样也把我们关在了这里。”
“是啊。”薛铃点了点头:“不过至少有一个人是能够脱开身的。”
“但是我怕她找不到,要不要给她找一个愉快的向导?”宁夏看着薛铃道。
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确定了那个人的身份。
“我想我们有些时候还是应该更信任她一点,毕竟她并不是真的瓜。”薛铃看着宁夏说道。
“毕竟单单论野外生存的话,没有人能够比得过她吧。”
“但是就是太远了,如果让她一路野外生存地过去,恐怕等她到了,黄花菜也都凉了。”宁夏摇头说道。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笔趣-第二十五章 去東瀛
“请问。”这个时候,墙上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宁夏和薛铃抬头,不约而同地看到了那个站在墙头上的白衣少女,她侧着头,手里拿着一根鸡腿,显然正在大快朵颐的时候感受到了别人正在讨论她。
她当然就是商九歌。
“你们是在说我吗?”商九歌问道。
自从一路护送着众人来到西湖小筑之后,商九歌也只能够暂时住在了这里,西湖小筑没有别的好,就是好吃的管够,所以商九歌最近在西湖小筑住的是非常的开心,据她说自己都已经胖了几斤,但是究竟胖了几斤,问女孩子的体重终究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
哪怕彼此都是女孩子也是一样。
“是的。”薛铃点头道:“方别有消息了。”
“他不是一直都有消息吗?”商九歌问道。
因为方别如今在江湖上声名鹊起,所以最近各种冒充方别招摇撞骗的假消息确实不少,不过这些薛铃自己都懒得去查证,而商九歌则灌了一耳朵这样的消息。
所以现在商九歌对于方别的消息是非常的免疫。
“这次是真的。”薛铃看着商九歌说道。
“哦。”商九歌啃了一口鸡腿,然后点头道。
“但是你们聊到我做什么?”少女问道。
“因为打算让你去接一下。”宁夏看着商九歌说道。
“很远吗?”商九歌问道。
宁夏点了点头:“很远。”
“有多远?”商九歌问道。
“大概要渡过大海那么远。”宁夏说道。
“好的,那我去了。”商九歌用力点头说道。
瞬间充满了跃跃欲试的味道。
白衣的少女短发散乱,黑眸纯净地一丝不苟。
她丝毫没有因为很远而退缩,反而因为很远而感到兴奋。
毕竟她下山的最重要原因,就是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
如今世界已经看了很多了,暂时也被关在了这个小小的天地间,突然听说有更大的天地可以看,少女瞬间就变得非常开心。
至于危险什么的,商九歌从来都不在怕的。
“你看。”宁夏回头看向薛铃:“距离对她而言从来都不是问题的。”
“对了,方别究竟在哪里?”商九歌继续问道。
“东瀛。”宁夏看着商九歌说道:“具体来说,是在东瀛的尾张国。”
“尾张国是在哪里?”商九歌理直气壮地说道。
毕竟对于她而言,没有听过尾张国这件事情是非常的理所当然。
毕竟如果不是方别在那里,商九歌这辈子都不会和尾张国有什么联系。
“你可以选择一路问路,不过鉴于你并不会东瀛语,感觉问路这个也很难。”宁夏看着商九歌说道。
“所以你们要给我一个向导吗?”商九歌不由问道。
“原本是想的,但是实在没有什么合适的向导。”薛铃看着商九歌补充说道:“所以你还打算去吗?”
“要。”商九歌点头说道。
少女对于自己要不要这件事情还是非常明确的。
就算有万里关山阻隔,就算语言不通,就算可能去了之后就再也回不来。
但是对于要不要这件事情,商九歌还是能够坚定不移地说要。
因为是真的很想要啊!
“你看,那就没问题了。”薛铃看着宁夏说道。
这样说着,薛铃看着商九歌:“我们会给你找一艘会去东瀛的商船,当然,现在去东瀛的商船都有海盗船的兼职,你只需要留心船不要在海上沉了,如果沉了的话,就算你武功再高,游泳游得再好都没有用。”
商九歌用力点了点头,并且听的很认真。
因为商九歌并不瓜,她只是懒得动脑,并且愿意分析自己究竟有多少可能会死这件事情。
毕竟绝大多数的情况,商九歌都感觉自己优势很大。
但是对于大海这件事情,商九歌罕见地感觉自己没有什么优势。
“如果你能够到了东瀛,那么就找会神州语的东瀛人,我相信你一定会找到,然后让他带你去尾张国。”
“所以说我只要记住尾张国这三个字就可以了对吧。”商九歌确认了一下情报。
对于找到什么会神州语的东瀛人什么的,商九歌感觉毫无难度。
抓人什么的,她最擅长了。
“基本上可以这样理解。”薛铃叹了口气说道。
“然后你只要能够在尾张国找到方别,那么就可以跟着方别回来了,他会照顾好你的。”薛铃总结道。
总体来说商九歌的任务也很简单,那就是漂洋过海来看你,然后看到你就跟着你回来就行了。
“嗯嗯。”商九歌嗯嗯点头说道,然后点头过后,她突然抬头看着薛铃。
“还有什么问题吗?”薛铃看着商九歌问道。
“嗯,我为什么要去呢?既然这样的话。”商九歌问道。
既然找到方别就让方别带回来,那么方别回来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这就要说到这封信了。”薛铃指了指宁夏手中的信。
“那位蜂后殿下来信了,她说她正在东瀛,方别那个家伙好像是失忆了,暂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恢复记忆,总之她现在比较缺人,问我们能不能派过去什么人来帮她。”
“所以说我就是那个最适合的人了?”商九歌捂着胸口问道。
“是的。”薛铃和宁夏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
商九歌最近确实有点憋坏了,不过少女现在也属于比较敏感的人群,暂时不能够随便出去乱跑。
鉴于暂时没有商九歌的用武之地,把商九歌送去东瀛是一件很明智的选择。
“那真的很感谢了。”商九歌摸了摸头说道:“主要是我还真的很想去东瀛看看,我曾经见过一个东瀛的武士?好像挺厉害的样子。”
“最后一个问题。”商九歌看着薛铃:“请问什么时候能出发?”
“原则上现在就可以出发。”薛铃看着商九歌回答道:“不过首先,我们先从第一件事做起。”
“那就是找到一艘前往东瀛的商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