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4dm笔下生花的小說 大明王冠 線上看-第六百四十一章 撩妹?唯有套路得人心!分享-7nf7w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朱棣两夫妻是吃了晚宴才走的。
巔峰痞少
黄府的小厮和丫鬟走了许多,好在厨娘尚有几人,忙碌了一下午做了七八桌饭菜来,黄府众人以及在明面上保护天子皇后的护卫、李谦,都得以入座。
復活之霸氣豪情
席间,朱棣问黄昏,“那什么开水白菜,没吗?”
黄昏:“……”
你以为开水白菜一两个小时就能做出来?
星光天後 竹宴
需要一下午的功夫!
于是详细给朱棣解释,朱棣也听了进去,说等几日我要宴请六部尚书等人,你到时候去宫中指点御厨,把这道开水白菜给朕做好。
黄昏讶然,“为何非得有这一道菜?”
朱棣沉吟了一阵,说道:“国家已有繁华之风,便会有靡靡之势,朕为君王,需要早些警戒臣子,那一道开水白菜,看似清汤寡水,实则内蕴丰厚,靡靡之实皆在其内。”
黄昏点头,“确实如此,这一道开水白菜耗费的食材,着实奢侈了些。”
朱棣暗道:“所以,看似清廉啊。”
黄昏哈哈一笑,“陛下真是聪慧,要知道这道开水白菜的别名,就是‘看似清廉’。”
饭后,朱棣两口子回宫不提。
黄府安静下来。
吴溥带着妻子和儿子,以及已经订婚了的儿媳妇张红桥去逛街,适逢喜庆大假,又无宵禁,是以长街之上多有灯会。
西域一众女子跟着娑秋娜出去了,小宝庆今夜买单,看这架势,恶魔一般的小宝庆,大概会成为另外一个恶魔:娑秋娜无意中说漏嘴,小宝庆想学瑜伽,还想学媚术。
萌妃可口:獸黑王爺,來親親 桃三枝
也是服气。
都还是个青葱小姑娘,就在想这些事了,早熟得可怕,也不知道她如此提升自己,究竟会是哪个男人“倒霉”。
“说漏嘴”的时候,娑秋娜是在看着黄昏狡黠的笑。
不一樣的惡魔人生
女人最懂女人。
小宝庆为何对大官人总是百般戏弄,说到底,大概也就是女人心里那点小心思,很多时候,爱情的萌芽,都是这样不经意间的“勾心斗角”。
黄昏当时只能装糊涂——妻子就在身边呢。
西域女子中唯独乌尔莎留了下来。
许吟和唐青山一家也早早就去赏夜景,大官人身边没有江湖高手坐镇,乌尔莎内心不安,徐妙锦吃了饭后又回了一趟房间,投摸着擦橄榄油去了。
花樣美男5+1 第五晨曦.
所以女人啊,一旦爱美起来,真的是丧心病狂。
不过……
黄昏觉得这样的徐妙锦才真实。
假装不知。
徐妙锦从房间里出来,发现黄昏、乌尔莎和绯春三人还在大眼瞪小眼,等着她一起出门去赏夜景,于是道:“我有些不舒服,绯春,你陪姑爷去玩罢,乌尔莎你留下哦,关于纳妾礼的事情,我这个当夫人的,要和你好生商议呢。”
说完对黄昏眨了眨眼。
乌尔莎惊喜莫名。
从一个家姬到妾,看似没什么差距,实则上差距很大。
黄昏笑了笑,不置可否,不过看见绯春起身,当下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漫步在秦淮河畔。
身畔有伊人作伴。
桨声灯影摇曳在秦淮河上,述说中金陵的六朝烟雨,是历史长河里梦中一道纤柔的身形。不同于“软泥上的青荇,油油地在水底招摇”的风姿,秦淮河是内敛的,连岸边的水草,许是受了秦淮河畔那些娇柔的女子的影响,也是怯怯地摇曳。
青色天穹下的秦淮,雾色氤氲,湿透人心,历经几代繁华,于灯火辉煌中,于青楼歌声窈窕舞姿里,如此温柔而幽美。
便像一个丁香姑娘,撑着一柄古色古香的小伞,撑起一片烟雨。
很美。
有美景还有美人,那便是美色。
紅樓一夢之這個黛玉有點兒 曼妙遊離
绯春一直很安静。
脚步轻盈,目光温柔的看着这一片盛世风光,心如平静湖泊,处子幽香夹杂着烟花的气息,无孔不入的钻入黄昏的鼻子里。
不经意间便走到了风月十四楼外面,黄昏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赛哈智和刘明风。
这俩货临窗而坐,身畔各有美人,喝酒喝得个不亦乐乎,黄昏也是服气,刘明风就不说了,功勋子弟,玩得开而且玩得起。
可你赛哈智家中是有西域妖姬的,竟然也出来偷腥。
所以男人啊……
家花始终没有野花香,再美的风景,也会腻。
又继续默默前行。
身旁是他人的喧嚣,黄昏和绯春两人,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这么安静的肩并肩走在青石板路上,偶尔肩碰肩,又瞬间分开。
一如那暧昧了很久却始终没有戳破那一层纸的初高中男女。
路很短,又很长。
一直走,一直走。
时间很快,岁月很短,黄昏的思绪渐渐从下半身飘远了,他想起了很多的故事,也想起了那些年他错过的那些女孩。
于灯火阑珊处,又见熟人。
许吟。
在许吟身畔的是一个女子,一个英姿飒爽的年轻女子,没甚脂粉气,若是披甲,便是沙场女将军,眉眼间神采飞扬。
绯春忽然轻声道:“李潋滟!”
黄昏:“什么?”
绯春笑道:“我听说过她,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咱们京畿地下势力中,最强势的人,竟然是李潋滟这个青楼出身的女子,据说整个京畿的地下势力中,陛下的话都不如她的话管用。”
黄昏震惊莫名,“难道李潋滟就是许吟口中的那个‘义兄’?”
绯春啊了一声,也很意外。
不知道许吟为何要骗姑爷。
黄昏若有所思,这恐怕是许吟的自卑心理,怕自己嘲讽他和一个青楼出身的女子走到了一起,话说,老子是那样的人吗?
须知英雄莫问出处。
再者,看两人这情形,只怕在许吟从军之前,发生了一些很有趣的事。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辦公室風聲 已出版上市 攜愛再漂流
假装没看见。
和许吟错过后,走完了秦淮河畔的长街,绯春便问姑爷何时回去,黄昏想了想,“再走走吧,我想去当初投河的清水河畔看看,我想去国子监附近转一转,我还想多看看这盛世风光。”
最重要的……现在时间还早。
这么早回去,估摸着又是绯春侍候自己两口子,所以要晚点回去,争取回去的时候妻儿都已经睡下,这样自己才可以用不打扰徐妙锦的借口去睡那间想睡的房间。
书房?
不去不去,这个天气睡书房太冷。
这是个套路。
和后世带妹子去看电影一定要看晚场导致不能回宿舍只能去宾馆开房一样的套路。
靈堺傳說
自古唯有套路得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