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pid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無量劫主 起點-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神人之界看書-1p2xi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远处,陈安看着苏晗一刀惊鸿,将一尊乾元层次的家伙斩杀,嘴角不由牵了牵道:“尽管是一个连半残都算不上的乾元天,但他到底逆斩了乾元,以他的性格,估计够他臭屁好久的。”
陈安身后,尖脸鼠须的老莫看了一眼地上的两具尸体,不禁咽了咽口水。
那两人身上的气息都比他还要强大的多,可在“族长”手上却连一招都没走过。
不,别说是走过一招了,老莫都没看见自家族长出手,对面的两个家伙就已经倒下了,就好像是那些身体孱弱的弃族面对真正的神明一般。
“族,族长……”
老莫实在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不禁再次狠狠的咽了口口水,顺着自家族长的目光,看向山下正在苦战的一群人。
他一时惊异于苏晗的爆发,暂时忘记了自家族长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那个匠师竟然击杀了黑山。”
黑山盗在中土和东荒之间的这条道路上非常有名,几乎无人能治。
当然,这倒不是他们实力强悍,而是狡猾异常,一般情况下,实力强悍的人不屑于去管他,而其他人集众之力,又太容易打草惊蛇,让他们往黑山中一躲,几年都未必能够找到。
这还不比后世,修道者的算法,比卫星雷达还准确,先天神祇纵然实力强大,征伐万界都是等闲,但在其他的方面却有所不足,其中就包括星卜测算。
所以后来先天神祇们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种情况也造成了黑山盗在这一地的行径猖獗。
当然,黑山被人击杀,老莫倒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茫茫大荒,比黑山强的人多的是,人们只是逮不到他。
老莫当下之所以惊异,是因为击杀他的人,那明明只是个普通的匠师。
此时不比太古,先民行于大地,万族皆然,人神之间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区别,大家可以愉快的生活在一起。
在太古纪元的洪荒大地上,生灵自蒙昧中觉醒,不存在唯心唯我的概念,面对恶劣的生存环境,就是先天神祇,也不可能独善其身。
大家只知依偎在一起,互相取暖,根本没有上下尊卑的想法,或有强于他人者,呈一枝独秀,但所思所想也是为了自己的氏族,自己的同伴奉献。
老祖宗在天有靈 臺式電腦
期间甚或都没有先天神祇、太古魔头的概念。
直到很久,所有生存在洪荒大地上的生灵都秉持着这么一个观念。
所以在后世,很多考据的学者也并不拿神魔的称为来定义他们,统一都称之为太古先民。而所谓的先天神祇在那个时候仅仅只是先民中实力强大的英雄、领袖。
实际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也很简单,洪荒大地法则混淆,真意不明,神祇和普通人之间的实力差距不像现在这样大。
实力相差不大,自然就不可能出现那种横压一世的人物。
在那个时代,甚或弑神之事都算不上偶然事件,尽管罕见,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也正是因为如此,神祇在普通族人心中只是聪明强大的英雄,人们把他们当做领袖敬仰,却不会当做神明崇拜。
可随着洪荒的破碎,各种各样的法则开始建立稳固,先天神祇之间的实力差距拉开,有了境界层次,有了位格。
强大者可飞天遁地,再造世界,弱小者只能缩于角落挣扎求存。
有了这种区别,神祇和普通人之间的地位开始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及至上古纪元中后期,神人的界限异常清晰,神灵的强大,足以让世人膜拜。
当然,有阶级就有反抗,到了太古纪元后期人皇横空出世,扫荡天下,就是在此历史背景下延续的传说。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现在连上古纪元初期都不到,正处在太古纪元和上古纪元交替之时。
重生之買來的媳婦
这个时期,人神的界限还不明朗,甚至连巫妖的概念都没有成形,不过却已经有了氏族的比较。
絕品風水師(護花風水師) 咫尺間
上族和下族之间尽管不算阶级分明,却有着明显的实力差距对比。
上族者神通能士无数,占有富饶的土地,而下族之人力弱则只能依赖一些奇技淫巧生存,所以一般的职业者都出自下族,匠人自然也不列外。
在真正的强者面前,或者说,在这个时代的固有观念中,神通具足战天斗地者当为神明,弱者只能依靠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保命。
因此在老莫眼中匠师这些下族之人竟然可以击杀神通能士,自然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知道轩辕丘大比吗?”
神燈世界
老莫刚刚的那句话只是感慨,没有向陈安询问的意思,但却不想陈安冷不丁的问了这么一句。
看了一眼远方的匠师队伍,老莫自觉恍然,不禁解释道:“有熊一族在中土称霸一方,向来喜欢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我记得圣君还在的时候,那只是一个影响力不大的氏族聚会,最近却是越办越红火,不再局限于神通炫技,开始关注奇技妙术,往往连东荒北海的下族对这个聚会都是趋之若鹜。”
说道“奇技妙术”,老莫神态多有鄙夷,实际上在真正的上族多半是看不上所谓的“轩辕丘大比”的。
老莫能这么清楚,还是因为他其实并非上族出身,过去一直厮混在下族、弃族之中。只因被族长收留才加入了羽族,此时虽跟着族长被赶出,但说到下族之事,还是多有鄙夷。
陈安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面上完全看不出好恶,目光只是看着远处的匠师队伍,默默不语。
三國之判官傾城
这让老莫很是疑惑,心道莫非族长和这些下族的人也有交情?不然为什么出手救下他们,要知道那两个让他都感觉心悸的强者若是出手,那个逆斩黑山的匠师就算是再强十倍,也绝对无力回天。
可让他奇怪的是直到那些匠师驱赶了剩下的黑山盗继续上路,他也没见族长上前与之攀谈,其只是静静地看着其驱赶走剩下的黑山盗,整肃行装,继续上路。
疑惑归疑惑,老莫倒是没有心思去管下族之人的事,他百无聊赖的收回目光。
主宰 肯貝拉獸
可忽然之间他眼角余光似乎扫到了什么,有些惊悚的猛然扭头向地上看去,他明明记得方才两人是死在了自己的脚下,可现在再看却发现尸体竟然不见了。
难道有人趁着他们专注于那些匠师的时候,把尸体偷走了?
想到这,老莫不禁感觉自己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口不择言的向陈安道:“族长,这,这……”
陈安没理会老莫的惊悚,甚至都没去看一眼那空旷的地面,反倒是一副早有所料的样子道:“他们并非是当前时空的人,死后失去法力的维持,自然是要回去的。”
老莫听的云里雾里,不解地问道:“当前时空是什么意思?怎么回去的?”
陈安收回目光看向老莫,笑了笑道:“现在和你解释不了,你以后会明白的。我们还是继续上路吧。”
这仅仅只是招呼一声,陈安根本没等老莫的回答,就脚步再起,继续向前走去。
见此,老莫也没有再多想,连忙跟上陈安的脚步。
他心思倒也简单,觉得既然族长说这是正常的,那就一定是正常的,因此很自然的就把这件事给放下了,只是没走几步,却又有些奇怪地道:“族长,这……这好像不是去轩辕丘的方向。”
陈安脚步不停,笑道:“我想要知道的一些事情已经知道了,现在已经没必要再去轩辕丘了。”
“不去轩辕丘?”老莫一脸茫然地道:“那我们现在去哪?”
“我也不知道。”陈安目视前方,面上有着笃定之色,却是给了老莫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只道:“往东走走,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老莫彻底晕了,十分不解地道:“不去南疆了?”
他完全搞不懂,明明是去祝融氏求救的,怎么现在倒像是个浪人一样四处游走。
尽管他们确实是被族人赶出来的,但在当下洪荒,血脉高贵者永远高贵,即便是没有祝融氏大祝祭的这层关系在,凭借羽族族长的身份,他们随便投靠一族也能得到上宾的供奉,绝对不会沦落为弃族或浪人,可现在是什么情况。
而且他还有些担心族长的伤。
羽人失去双翼就好像是常人失去双臂一样,就算不会致命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残废了,不趁着新伤还有接续的可能,赶紧去寻求祝融氏大祝祭的帮助,为什么要出去四处浪荡。
老莫有心想问,却怎么都问不出口。
一来,他自问不够聪明,想着或许族长自有深意;二来,自从那次变故之后,他总感觉族长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但具体的变化他说不出,只感觉每每望向族长背影的时候,有着难以言喻的惊悚。
这种感觉毫无来由,但对于本命天赋专精此道的老莫来说却又是那样的真实。
“老莫?”
就在老莫胡思乱想欲言又止的时候,族长又发话了。
“族长?”
陈安回头道:“我记得你没有名字对吧。”
老莫愕然的点了点头。
在洪荒,有名有姓的人不多,一般都是生活优渥的上族,下族和弃族之人与天争命,姓名什么的根本无所谓。
極武天尊 笑風塵
至于老莫这个称呼,也是族长这么喊,他就这么答应了,实际上他根本不觉得这是自己的名字。
陈安笑了笑道:“那我给你起一个吧,日后行走天下,没有名号可不行。”
此时洪荒根本没有什么名号一说,老莫也不觉得有个名字能怎样,闻言只是好奇地道:“族长要给我起个什么名?”
“你以后就叫孟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