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催妝 愛下-第十五章 考慮推薦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萧青玉怎么想,怎么觉得她对凌云深怕怕的,若是跟他过一辈子,想都不敢想。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凌画挽着萧青玉的胳膊,走进正屋,二人在画堂坐下后,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儿,对她问,“你认识翰林院首许大人家的三小姐许晴意吗?”
萧青玉点头,“认识,不熟。”
她顿了顿,又补充,一脸疑惑,“我没得罪她啊,她好像每次看到我就冷脸。我有一次问了她,她也不说,我后来觉得她那个人怪脾气的很,就不理她了。”
她看着凌画,“怎么说起她来了?”
凌画将张乐雪的原话转述给她听,“当年,许大人家本是提前请了我三哥过府教授课业,却被乐平郡王府劫走了人。许晴意十分仰慕我三哥的才华,一直引以为憾。”
萧青玉:“……”
优美都市异能 催妝笔趣-第十五章 考慮相伴
她真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儿,不过她知道凌云深的才华十分抢手就是了,多少人都抢着不惜重金请他入府去教授子孙课业,她爹娘就是其中之一,仗着她与凌画闺中密友的关系,替她劫了人。
凌画又说,“只那一次后,我三哥便拒绝了再求请的人,不外出授课了。许晴意就记了你一笔。”
萧青玉:“……”
一个先生而已,又不是夫君,有什么可抢的?况且,她手心都被竹板子打肿了,早知道她要,给她啊,当然,这也是她做不了主的事儿,她想给,她爹娘估计都不干呢。
萧青玉恍然,“怪不得呢,我一直纳闷,你早说啊。”
精彩都市小說 催妝 txt-第十五章 考慮閲讀
“我也是才知道的。”凌画让她知道这件事儿自然不是随便说说,自然是别有目的,“你是不是一直对她挺郁闷的?”
“是呗。”萧青玉很是不满,“谁乐意受她每次冷脸啊,虽然我见她的时候也不多,但就跟我欠她八百万两银子没还一样,我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你说郁闷不郁闷?”
萧青玉的性子,是个不轻易跟人有过节的,京中的女儿家,她虽然跟凌画最合得来,最投脾性,相处成了闺中好友,但是跟别人,也是许多都能够有来有往的,没有眼睛长在天上,瞧不上这个,看不上那个的。
凌画再接再厉,“许晴意一直耿耿于怀,她与你年岁差不多,与张家的张乐雪是闺中密友,我见过张乐雪,觉得她人还不错,许晴意既然与她是闺中密友,品性上应该差不到哪去,这一桩事儿,也是张乐雪与我说的,我就想着,若你不想嫁我三哥,兴许她想嫁呢?也说不定。”
萧青玉:“……”
她有些不明白地看着凌画,“所以,你的意思是?”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催妝》-第十五章 考慮推薦
“你是我的闺中密友,我自然是希望你做我的嫂子。”凌画十分坦诚地说,“我都已经大婚了,我家里的大哥和三哥早已到了婚龄,还没有着落,自然要我给他们操持起来。”
萧青玉懂了,“你的意思是,我再跟你走一次后门,靠着咱们俩的交情,抢先嫁给你三哥?”
这抢人的事儿,当年是她娘干的,如今难道她要干?当年是抢先生,如今是抢夫君?
不、不要了吧!
凌画就是这个意思,“你要知道,只要我放出给我三哥选妻的消息,一定会有媒婆踏破我家门槛的。”
本来她也没想起萧青玉嫁给她三哥,毕竟,她很怕她三哥的,但是今儿正巧说到她为嫁娶之事犯愁,又要求了这么多条件,可不就只有他三哥满足吗?
萧青玉挣扎,“那凌四公子,你的四哥,就不让我考虑一下的吗?”
“别告诉我,你喜欢我四哥啊?”凌画觉得,若是她喜欢她四哥,这可就麻烦了。
“没有喜欢,我就是好奇,你怎么极力地跟我推荐你三哥?”萧青玉不解。
凌画没听她说喜欢凌云扬,松了一口气,“因为我四哥喜欢张乐雪,我正费心思给他说和呢。”
萧青玉恍然,“这样啊。”
她自然不会破坏人姻缘,点点头,不提凌云扬了。
凌画虽然觉得萧青玉配给她三哥挺符合她的要求,但是若她真不想嫁,自然也是不能强求的,姻缘这样的事儿,若不是一方或者双方都有意,强求的话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至于她三哥,她觉得倒不必提前打招呼,既然他没有心仪之人,萧青玉他也认识,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于是,她收住话题,“你好好想想,若是真觉得不能嫁我三哥,那就算了。”
萧青玉一脸犯难,“你三哥有没有心仪的人?你有没有问过?别跟你四哥一样,万一有了心仪的人,可不好。”
凌画摇头,“我问过的,三哥没有。”
萧青玉点头,“那好吧,我考虑考虑。”
毕竟,她是真的怕他,但是吧,凌云深的样貌模样还有家世等等,的确真是如凌画所说,没的挑,都符合她的要求,这样符合要求的夫婿,还真是不好找的。
她若是嫁入凌家,有凌画这个闺中密友做小姑子,那可真是没有什么可犯愁的了。
若说凌云深的严格减分,但凌画这个小姑子,那可是加分的。
凌画亲手给萧青玉沏了一壶茶,萧青玉喝了两盏后,厨房送来了午膳。
端敬候府的厨子,在凌画第一次上门时,就将她的胃口给征服了,如今萧青玉上门做客,自然跑不了的,也将她的胃口给征服了。
吃完午饭后,萧青玉就变卦了,再三对凌画确认,“宴轻不在家是吧?他要在外面庄子小住几日才回来是吧?”
凌画点头,“是这样说。”
萧青玉拍板,“那我留下了,在你家小住几日。”
凌画好笑地看她揉肚子,“是什么理由让你改了主意?”
总不能是突然又舍不得她了。
“是端敬候府的厨子啊。”萧青玉一脸嫉妒,“你家厨子做的饭菜,简直是世间美味,你每天都吃这样的饭菜,也太幸福了吧?你若是早说你家厨子做的饭菜好吃,我早就同意留下小住了。”
凌画好笑,“宴轻会吃,这府里的厨子,都是他花大价钱请的。”
萧青玉羡慕的不行,“比皇宫的御厨做的好吃多了,你吃过宫里御厨做的饭菜吧?照我看,真是比不上你家御厨的三根手指头。”
“嘘,这话在这里说说也就罢了,出了这里,可别外面瞎嚷嚷。”凌画嘱咐她,“我可是时常进宫看望太后,陪她老人家用饭的,宫里的御厨若是听见你这话,以后该不给我做好吃的了。”
萧青玉:“……”
行吧!
吃完饭后,二人躺在凌画的床上歇了一会儿,然后萧青玉捅凌画,“你不是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走,我跟你去你的书房,我看画本子,你干活。”
“行。”凌画坐起身,她的确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陪着萧青玉荒废时光。
于是,当日,凌画派了人去乐平郡王府传话,说留萧青玉在端敬候府小住几日,乐平郡王妃对凌画放心的很,自然二话不说便同意了,派人将萧青玉贴身换洗常用之物让人收拾了一番,送到了端敬候府。
到了晚上,萧青玉不去给她安置好的房间睡,要跟凌画挤在一张床上睡。
凌画提醒她,“我怕是半夜发热,扰你睡不好。”
萧青玉小手一挥,“没关系。”
凌画见她不在意,又说,“有可能,我发热的时候难受,你要起来给我读画本子,直到我的热退了,你才能睡着。”
萧青玉:“……”
她看着凌画,“看你如今,不像是要发热的样子啊?”
“可能一会儿就发热了,都已经好几天了,快好的差不多了。”凌画算计着,顶多再撑今天一晚。
萧青玉觉得读画本子简单,“行,没问题,你若是发热,我就给你读。”
好闺蜜嘛,这么点儿小事儿,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