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n3a好看的言情小說 天阿降臨笔趣-第571章 人才看書-c77ii

天阿降臨
小說推薦天阿降臨
“是!我要杀了你!”阮夜尖叫着,用力将刀插向楚君归胸口。
然而楚君归只伸了一根手指抵住刀尖,任阮夜如何用力,连楚君归的手指皮肤都刺不破。连用了几次力之后,阮夜就没了力气。她的身体比正常人要虚弱得多,连刀都有点握不住。
被囚鐵籠中的少女:懶懶小獸妃 穆丹楓
这时候再蠢的人也都知道杀不了楚君归,她将刀扔下,趴在床上放声痛哭。
楚君归拿起刀,收入刀鞘,然后安静地等她哭完。
劍道狂魔 醒非
死神筆記本
哭了一会,阮夜情绪平复,坐了起来,用力擦干眼泪,说:“不能给他报仇,我已经尽力了。我知道你想问为什么,其实很简单,他没有朋友、更没有兄弟。还有,他说过,就算有一天走投无路,也一定会回来带我们走。哪怕是死,他也要死在家里。所以你拿着他的钥匙回来,说他一个人先跑了,我就知道,是你杀了他。”
楚君归说:“他想要杀我,而我对于敌人从来不会留手。”
阮夜默默地擦了下眼泪,说:“我知道他在做什么,他是该死,不只一遍。我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只是……只是我没想到,这一天真的来了……”
她忍不住放声痛哭,大哭几声之后勉强收住,用力擦去眼泪。
“我看过他的账户,已经有很多人死在他手上了,如果再遇到他,我还是会下手的。”楚君归平静地说。
“我知道,我也不怪你。可是不做这个我们又能做什么?赌博、卖器官,还是卖我自己?你不知道,这里连个清洁工都需要有身份。可是我们早就没有身份了,从父母那一辈,甚至更早,就都没有身份了。”
这时门外响起一声脆生生的呼唤,小女孩儿用力推开了门,问:“你们吵架了吗?”
阮夜将小女孩儿抱在怀里,用力地抱了又抱,不断地说:“没事的,没事。妈妈在这呢,没事了。”
陰妻兇猛
“我害怕……”
“不要紧的,妈妈给你准备了好吃的,你很快就不会再害怕了。”
重生將門嫡女
她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手指大小的小药瓶,就往小女孩子嘴里倒。楚君归一把握住她的手,将药瓶夺了过来。
阮夜咬牙说:“没有了我,她也活不下去。我不想她像我一样被卖到农场,所以……”
话没说完,阮夜就看到楚君归打开药瓶,在鼻子下闻了闻,然后又倒了点在嘴里。
僵屍侍衛萌噠噠
阮夜看得目瞪口呆,说:“这,这有毒……”
楚君归品了品味道,点头道:“毒性还可以,这药倒是没有骗人。”
“你……”阮夜看着一点也没有毒发身亡迹象的楚君归,一时话都说不出来。
楚君归将空了的药瓶扔进垃圾桶,说:“药我已经吃了,你就算报了一半的仇。下次别再做傻事,至少她有权利长大。”
楚君归点亮台灯,打开个人终端,开始工作。
“你现在还要做事?”
“我不需要睡觉。”
“那你也不杀我?”
楚君归回答:“你做的饭很好吃,所以为什么要杀你?”
“那……明早我继续给你做饭。”
“哦对了,不要放毒,那对我没效果。毒药很贵。”楚君归提醒了一句。
阮夜愣住,盯着楚君归的背影,久久无言。
一场风波似乎就这样过去,生活又恢复了正常,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转眼之间就到了和西诺约定的时间,楚君归放下光屏,准备出门。
这时街区又出现大批灰鸽子的飞车,刺耳的广播再次响起,将所有还在睡梦中的人吵醒。要求还是老一套,不得离开家,不得移动。
街道上又有几个人被殴打,扔进卡车。和昨天不同,他们不是因为跑得慢,而是因为老老实实站在原地没有动。
楚君归皱了皱眉,感觉有些不对。连续两天都如此大动干戈,扰民倒是小事,就是灰鸽子自己也会觉得累。这一次在飞车中多了几辆没有标记的车,车里坐的都是些便装的人,不过衣服下面鼓鼓囊囊的,看样子是带了重火力。
这时几辆银色高级飞车驶来,所过之处居然连灰鸽子的车也要让路。这几辆车径直停在楚君归的公寓楼下,片刻之后,楚君归公寓的房门就自动打开。
一个老人推门而入,四下看看,最后目光在阮夜和小女孩身上停了停,对楚君归说:“这就是你住的地方?”
这个老人就是上一次任务中楚君归交接资料的那一位,出于对大方金主的尊重,楚君归回答:“是的。”
老人抚摸了一下花瓶中野花的花瓣,动作显得很温柔,然后微笑着说:“不错,很温暖,有家的味道。让我都有些想念老太婆的手艺了。正式认识一下,我是孙耀祖。”
亂穿諸天
“孙先生好,我是萧归。”楚君归伸手和老人握了握。老人的手有些松散,不算有力。
老人说:“我听说你有一个家,就过来看看。有家的人比较可靠,不是吗?哦,对了,你还有一个不错的伴,她有颗金子般的心,只是装在了不幸的身体里。”
阮夜有些意外得到的评价,可以看得出这个老人权势不小,就连灰鸽子也对他毕恭毕敬。这样一个大人物会给自己这么高的评价?阮夜并不觉得老人是看上了自己的美色,就算真的看上了,也会对她身体失去兴趣。据说上层人物中就有专门喜欢身上带满疤痕的农场女的变态,不过眼前这位老人似乎不是这样的人。
穿越種田之童養媳
这时楼道中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负责大楼的阴沉老头领着一队灰色制服战士出现在门口,向楚君归一指,大声说:“就是他!”
灰制服战士正想涌入,孙耀祖身后的两名保镖就伸手一拦,将他们全都挡在门外。孙耀祖回头,问:“这是干什么?”
仗劍高歌 踏雪真人
灰鸽子的队长看到老人,顿时脸色一变,立刻敬了个礼,说:“孙先生!没想到您也在这。我们是奉命行事,要彻查这一带没有身份的外来人。”
孙耀祖向楚君归指了指,说:“他是我的人,我的人都有身份。”
队长滞了一滞,然后行了个礼,说:“我明白了,就不打扰您了。”
一名战士指着阮夜说:“她没身份吧?”
队长反手就是一个耳光:“要你多嘴!”
灰鸽子的人如潮水般退走,连这一层都不查了,直接往楼上奔去。
两名保镖关上了房门,公寓里又变得安静。老人回头看了一眼,说:“人才就是人才,不管过去做过什么,都是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