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z9pq优美都市小说 天唐錦繡 起點-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西域危機閲讀-qbafr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论钦陵留在唐军营地小憩一番,略作休整。过了晌午,尉迟宝环便率领数十亲兵,顶盔贯甲跃马扬刀护送着论钦陵前往长安。
房俊则将裴行俭、程务挺招至营帐之内,研究西域之战略。
紅樓小李探花
营帐墙壁大大的舆图上面,满是红色的箭头和叉,标注出大食人的进攻路线以及沦陷的城池。
绿色的箭头则代表安西军的行动轨迹,自碎叶城开始便一路且战且退,直至弓月城,形成一道面向敌军进攻路线的防御阵地。
鬥轉星移
弓月城,已然成为下一个双方交战的战场。
书案上堆满了西域送抵的各种战报,分门别类一摞一摞的放着,很多都被翻阅得满是褶皱,上面画满了红笔批注。
西域之战局,岌岌可危。
裴行俭面色凝重,看着墙壁上的舆图,半个西域都已经被敌军的红色箭头所覆盖,而在弓月城附近,则是阿拉伯军队三路大军成半圆形直扑而至,数十万大军气势正盛,势不可挡。
程务挺面容严肃,沉声道:“碎叶城一战,安西军打得极其漂亮,不仅一战使得大食人折损数万精锐,连他们的‘阿拉之剑’都全军覆没,更窥机偷袭了大食人的营地,烧毁其粮秣辎重无数,使得大食人后勤难以补给,军队陷入慌乱。薛司马更是且战且退,坚壁清野,虽然不能抵挡大食人的推进,却使得大食人得不到充足的补给,战损一度极其巨大。只不过大食人采取扫荡政策,军队化整为零私下出击,将西域那些部族一个一个的杀戮抢掠,硬生生的凑足了大军所需之粮秣。如今几乎整个西域的粮秣辎重、钱帛货殖都汇聚至轮台城,若是弓月城失守,则轮台将处于敌军兵锋之下,一旦轮台失陷,敌军便可以得到充足之补给,一鼓作气打到玉门关也不无可能。”
话音落下,营帐内寂然无声。
房俊于裴行俭尽皆眉头紧锁,心中沉重。
行军打仗,什么战术谋略,什么后勤补给,什么武器装备……这些都是次要,固然可决定战争之胜负,却也是锦上添花。
最重要的条件,自然是兵力之多寡、兵员之素质。
大食人数百年来便四处征战,他们不事生产,以战争掠夺为生,蝗虫一般专注于破坏一切安定完整的社会体系。高举着信仰的幌子,却挥舞着弯刀、弓箭、长矛,将杀戮与功勋,视为至高无上的荣耀。
他们眼中没有仁爱之底线,没有道德之约束,只有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真真如野兽一般的丛林法则。
这样的军队,战斗力是极其强悍的,他们不将敌人的生命当回事,也不将自己的生命当回事。
雄霸西洋 lucifer85
甚至将战死沙场视为对信仰最崇高的献祭。
却不知道他们所信仰的所谓“仁爱世人”的神,会否因为信众的卑劣而感到羞愧……
但是毋庸置疑,敌人精锐部队的兵员素质不下于安西军,兵力更是数倍于安西军,敌我双方之对比从开战之初便严重失衡。
之所以安西军能够取得“碎叶城大捷”,一则是火器之威天然压制阿拉伯军队,再则薛仁贵“水淹七军”“火烧乌巢”这两个计策着实惊才绝艳,趁着敌人轻敌且立足未稳之际,给予迎头痛击。
但是从那之后,安西军便节节败退。
誤嫁宅門
裴行俭面色沉重,语气之中却满含讥讽:“那些西域部族素来抵触大唐之统治,大唐对其施以怀柔之策,不忍刀兵相加,他们却认为是大唐软弱可欺,一个两个桀骜不驯的模样。如今大食人入寇河西,因为缺乏粮秣辎重,便兵分多路对这些部族施以扫荡,烧杀掳掠残忍至极,杀得他们哭爹喊娘,争着抢着给安西都护府送信,恳请唐军出兵搭救……哼哼,真真是罪有应得。”
房俊也哼了一声,呷了一口茶水,淡然道:“这些胡族依托丝路,各个都积攒下大量财富,却依旧处处诋毁大唐之统治。如今让大食人这般劫掠一通,不仅使其族人惨遭杀戮,青壮损失严重,更是掠夺了大量财富。此战之后,西域境内各部胡族凋零殆尽,只要吾等收复失地,再不复以往各方掣肘之困难。”
无论是秦汉亦或是隋唐,对待西域胡族的政策从来都是怀柔为主,若有谁公然冒犯天威,才会予以严惩。
这并非是汉人对待胡族软弱,而是汉人王朝始终重视西域这方土地,想要长久的统治下去,并且使其人心归附,就只能不断的施以怀柔,否则总不能将西域胡族都给杀光吧?
且不说根本杀不完,即便能够杀完,一个荒无人烟的西域,取之又有何用?
而大食人完全不考虑这些。
他们不在乎任何一地的建设,之所以侵占西域,也仅只是为了在丝路上课以重税、疯狂掠夺而已,绝不会浪费一丝力气予以建设。
他们不擅长建设,也不屑于建设,对于他们来说,等着别人建好了,他们提着弯刀骑着战马去抢就好了……
如今大食人入寇西域,将历代汉人王朝想做而不能做的事情都给做了,那就是大规模的杀戮,使得西域胡族的人口锐减、财富损失,实力遭受到难以弥合之重创。
带到唐军击溃大食人收复失地,以往那些胡族再难如以往那般威胁到唐军之统治,或许可以真正的将西域纳入到中原王朝的版图之内。
重生升職記 彩虹色的海
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因祸得福。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便是大食人不会给西域带来太大的破坏,并且被阻挡在玉门关之外,没有破关而入,直逼关中……
惡狼殿下獨寵我 柏希悅
劍刃皇冠 讀書之人
沉默片刻,房俊说道:“太子殿下的意思,是让吾等尽快整顿军队,前往西域驰援安西军。安西军兵少将寡,面对优势极大之敌人,难以抵抗,一旦被敌人突破玉门关,局势将会为安全失控。到那个时候,或许眼下刚刚缔结盟约的噶尔家族便会第一个充入河西,直扑长安。”
大食人入寇西域之时机,实在是太过微妙了,恰好掐准了唐军主力正在东征,关中无暇西顾之际。
这令房俊甚为忌惮。
因为这说明远在万里之外的大马士革对于长安之动向一清二楚,且对大唐之局势如观掌纹、无所遗漏。若是这种状况成为常态,大唐之虚实尽在蛮胡之掌握,每每窥准时机入寇边疆,掠夺人口货殖,那可就太被动了。
看起来,长安那边需要让“百骑司”好生整顿一番,将大食人设置在长安的细作仔仔细细的梳理一遍,予以剪除。
心里对于穆阿维叶的评价也高了一等,那位素来被称为“暴君”,被认为只有武力、缺乏谋略,是一个有勇无谋之辈。可是只看其对于大唐局势之掌握,出兵时机之精准,便猜测应当是及早之前就在长安安插了不少细作,否则可以做出如此精准之判断?
一生三變 王蓉
这等人物,不可小觑……
自古狐貍不勝狼
裴行俭看向程务挺,问道:“军队整顿进程如何?”
程务挺道:“此战固然激烈,但是军队损失却不大,阵亡者寥寥无几,轻伤者经过救治已无大碍,略作休整,即刻上阵。只是火药、弹丸、震天雷耗损太大,需要等到长安之补给。”
火器便是有着这样的缺点,固然威力巨大,但是耗损也大,若是没有一个完整的供应体系,难以支持军队的战力。
刀枪剑戟的冷兵器时代,耗损最大的便是各种箭矢,然而制造箭矢的工坊随时随地都可以组建,但是生产火药、弹丸以及震天雷的作坊,却需要极其严格的技术水准,难以在短时间内弥补军队之消耗。
房俊道:“长安的火器供给一到,咱们便拔营启程,赶赴西域。”
裴行俭心情振奋:“天气日渐寒冷,严冬降至,西域之酷寒更甚。敌军远道而来,辎重不足,在冰天雪地之中势必难以为继,正是驱除敌寇、斩将夺旗的好时机!”
房俊却并不乐观。
唐军固然悍勇,又有火器之威,看似占尽天时地利,胜利唾手可得。
然而他却知道阿拉伯人之悍勇,那些毫无礼义廉耻之徒在信仰的武装之下,将会爆发出怎样悍不畏死的战斗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