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5vwr火熱都市异能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笔趣-第1055章 來自天武帝的關愛推薦-n8gze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紫禁城,乾清宫。
宽大肃穆的大殿内,金砖铺地,宫灯悬顶,鎏金的大香炉里吐着袅袅青烟。
天武皇帝手握毛笔立于龙案前,左手背着身后,右手悬笔,只见他行云流水,落笔如云烟,一气呵成,顷刻间就完成了一幅作品。
大内总管吴忠笑着称赞:“皇爷一笔而下,观之若脱缰骏马腾空而来绝尘而去,又如蛟龙飞天流转腾挪,来自空无,又归于虚旷,粗细藏露皆变数无穷,气象万千呐!”
朱慈烺笑着摆手道:“好了好了,自朕幼年随姜师傅学书法,至今已有三十年,每次你都变着花样的夸朕,还说的这么玄乎,够了啊!”
吴忠笑道:“皇爷的字,写的本来就好,笔走龙蛇,铁划银钩,潇洒、流畅又不失稳重、坚毅、大气,既有颜体之厚重,又有董书之古拙,最具帝王之气!”
朱慈烺靠在御座软垫上,指着刚刚的作品道:“想要就拿去吧!”
“老奴谢皇爷恩典!”
吴忠大喜,捧着这副书法轻轻的吹了吹,小心翼翼的递给身后小太监,让他收起来。
朱慈烺今年三十七岁,留着浓郁的小胡须,笑起来眼角丝毫没有崇祯式的鱼尾纹,看起来还很年轻,一看就是长寿的命。
他品了口茶,道:“吴大伴,欧罗巴那边有消息了吗?”
吴忠收起了笑脸,回道:“上午刚刚得到葡萄牙传来的消息,西班牙大举入侵葡萄牙,葡军失利,使得举国上下对摄政的王太后极为不满,据锦衣卫探得的消息,麦略尔伯爵苏萨企图发动政变,推翻摄政集团还政葡王,还有法兰西,路易十四也在策划与葡王联姻,准备趁虚而入…..”
朱慈烺笑了笑:“欧罗巴诸方势力都把葡萄牙当成肥肉,看来朕得出手帮帮这个小舅子了。”
天武十三年,葡萄牙国王若昂四世去世,由第三子阿方索继承葡萄牙王位,称阿方索六世(前两个兄弟都英年早逝了。
不过这位天武帝的小舅子,从三岁起就瘫痪,而且精神有问题,国事一直由王太后摄政。
女人并非没本事,但没本事的女人比比皆是,王太后摄政的几年内,一些保守的贵族趁此扩充了自己的权利,若昂四世苦心经营的葡萄牙日渐衰落,军事上更是遭受了一系列的战败。
先是天武十四年,尼德兰进攻葡萄牙本土,封锁里斯本三个月之久,后因明军战舰开赴里斯本威慑,尼德兰海军才拍拍屁股走人。
如今,葡萄牙内有政变危机,外有强敌环伺,还有新晋的欧洲霸主法兰西玩阴谋,日子过得十分艰难,若是没有大明海军的一支舰队长期驻守大西洋,怕是葡萄牙早被欧洲强国瓜分了。
吴忠道:“这帮白猪,如此打压葡萄牙,无非是想遏制我大明在大西洋的势力!”
朱慈烺点点头,道:“对付这些杂毛,还得来硬的,吴大伴,朕打算明年再让你跑一趟西洋,将敬妃和六皇子护送到葡萄牙!”
素醫夜行
九天玄尊 兕九江
吴忠眉宇一动:“皇爷,您要启动那个计划了吗?”
朱慈烺默然点头。
敬妃,也就是葡萄牙公主凯瑟琳,六皇子则是朱皇帝跟小洋马的儿子朱和垣。
十年前,朱皇帝就策划泡个欧洲皇室的大洋马,搞个儿子或女儿出来,通过一系列手段让自己的孩子继承欧洲某国的王位。
吴忠第一次下西洋时,内外交困的葡萄牙不请自来,两国谈好后开始结盟,葡萄牙公主嫁入大明皇室,并以在亚洲的殖民地孟买作为嫁妆。
在朱皇帝日夜不缀的心情耕耘下,凯瑟琳终于怀了龙种,产下了皇子。
如今葡萄牙情况非常糟糕,正是大明出手的最佳时期,只有逐步掌控葡萄牙,才能彻底打开欧洲的局面。
天武十三年时,吴忠代表朱慈烺与欧洲几大强国君主会晤,共同建立世界新秩序,几个杂毛坚决反对,表示谁有本事谁当大佬,谁抢的多算谁的,不需要划片区。
吴忠一气之下,在第二次下西洋回程之时,横扫了非洲沿海的英国、法国和尼德兰的海外据点,抢了一波就回国。
驻守在大西洋的蓝浩然,更是充当起海盗的角色,动不动的带着舰队去白人在非洲的殖民地上干上一票。
欧洲几个国家被搞的焦头烂额,又因西班牙无敌舰队的前车之鉴,不敢主动挑起与大明的战争,最终同意了大明的提议,默认大明在非洲和美洲拥有殖民权。
朱慈烺身子微倾,面带憧憬道:“再有几年,北非那边的大运河就可以通航了,朕打算去欧洲走一走,见见新鲜事物。”
吴忠笑道:“欧罗巴距我大明十几万里,即便打通了这条亚细亚与欧罗巴的海上通道,来回也要一年半载的,皇爷想见新鲜事物,何须去罗欧巴呢,我大明幅员辽阔,更是不乏新鲜事物…….”
“哦?那你跟朕说几个听听。”
闲来无事,朱慈烺最喜欢听东厂打听上来的那些奇闻异事了。
迷情入誘,罪愛歡情索無度
吴忠道:“北直隶有一女子,传闻长相奇丑无比,剩了多年仍未嫁出,其父大急,便降下择婿要求,放言无论残疾缺陷,只需是个男人皆可。”
花千骨之畫骨愛戀
“邻村有一男子,瘫痪十年有余,听闻后欢喜而去,谁知二人刚刚见面,瘫痪男子观那女子真容,突然惊而飞檐走壁,至今下落不明!”
“呵呵呵!绝了!”
朱慈烺畅快大笑:“还有什么新鲜事吗?一并与朕说来!”
吴忠道:“还有一事,说来可笑又不可笑,关于平阳侯家的事。”
“哦?平阳侯徐青山家的事?说说看。”
吴忠道:“前天,东厂六处的人在神策大街看到一个举止怪异的可疑人物,于是将他抓了,谁知一审问,竟是平阳侯家的二公子徐明武!”
东厂抓个失心疯,这没什么汇报的。
我是風水相師 天要下雨
但这个失心疯的家伙是平阳侯徐青山家的公子,这可就有的说了,于是东厂的档头当天就将此事汇报给了督主吴忠。
事关勋贵家的事,吴忠觉得很有必要跟皇帝汇报一下。
吴忠接着道:“经过东厂的审讯,发现徐二公子得了失心疯,总是胡言乱语。”
狂妄總裁追愛記 白閔漠
什么穿越,金手指,神舟载人飞船那些审讯的话,因为太过离奇,东厂的档头没敢呈上来,吴忠也不清楚,只知道东厂的老中医给徐二公子做出了一份具有权威性的脑疾鉴定书。
朱慈烺询问:“这孩子为何如此?天生的?”
吴忠摇头道:“徐明武是平阳侯的妾室在北伐后所以,今年十七岁了,那妾室命薄,走的早,这孩子从小叛逆,听说前两天因和定远伯家联姻之时,离家出走变得不正常了。”
傲神刀 項華
房東房客gl 百斤龍
“十七岁,跟太子同龄……”
錦繡田園:一品女司農
朱慈烺自语了一声,不动声色的询问道:“太子最近在做什么?”
吴忠回道:“太子殿下仍在皇明军校深造,每日学习不缀,上个月的大较上,殿下表现的非常优异!”
朱慈烺满意点头,道:“太子长大了,是该独当一面了。”
接着,他又道:“平阳侯有功于国,你去找个太医,派去看看他那傻儿子,切不可放弃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