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i7wp优美都市小說 高武大師笔趣-929 第五解法熱推-t61b4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陆晚苦笑道:“这事确实有点诡异。正是因为诡异,所以,反而不好说。”
唐部长倒是了解。
修行的事,可不是家长里短。
这事存在着太多的未知,存在着太多的不确定,或许也存在着无法理解的神秘,在信息量极少的时候,确实不适合宣扬。
今日,唐部长提及,陆晚便如实说来,这便是坦诚。
陆晚并不是有意隐瞒,而是他也有太多的不确定。
契約軍婚 煙茫
唐部长思忖一番,沉声道:“第四解法,其实不仅仅是解法。他是一个指导性的知识,也是创造和研究新材料的精华奥义。”
陆晚:“没错。其实,第四解法吃透了,我们整个地球的炼器水平,都会获得质的飞越。这些天,我也在做研究和比对。
客观的说,地球的水平,大致就处于第四解法的层次。
而参加试炼的年轻人,大概就处于第三解法的层次,所以,王晋、周深都可以解出第四关的试炼题,钟恩的水平当然更高,解题自然也没问题。
而老一辈,归乔、唐部长,你们就在第四解法的层次。
只不过,没有“第四解法”这么精炼和精辟。”
宗湘和北伟其实还差了一点,我觉得那两人还只是刚刚摸到第四层次的边缘。
唐部长仔细琢磨,发现确实如此。
第四解法的水平,倒也没有超脱他的层次,只是显得简洁和高效许多。
第四解法能弄出来的东西,他也能弄出来。
第四解法能够完成的事情,他也可以完成。
只不过,他的办法要繁琐许多,效率方面,着实没那么高。
随着水平的继续提升,唐部长早晚都能总结出属于自己的‘第四解法’。”
而回顾试炼过程。
陆晚是故意提前将“第四解法”放出来。
这么做的目的,主要还是节省时间,节省人力,节省物力。
对于陆晚来说,第四关没有太大的意义,所以,以此来提速。
但是第五关就不行了。
陆晚也不知道第五解法,也不知道答案。
这第五关,只能让试炼者,以第四解法为基础,中规中矩的去进行解析。
唐部长沉声道:“解开第五关,获得第五解法,那么,地球的炼器水平,怕是会提高一个层次。”
陆晚:“不仅仅是地球,放眼我们这方宇宙都是不同凡响。要知道,白王也只是第四层次,龙神王也只是第四层次。虽然,他们水平高,但对比地球,却也没有层次方面的超越。
而解出第五关的考题,总结出第五关的知识,便能拥有‘第五解法’。
女神的禦用兵王 天生道長
这个第五解法,是超越现如今层次的东西,所以,解开第五关,可谓是拥有划时代的意义。
当然,这些也可能仅仅只是我的猜想。
或许,我的记忆有误;或许,是我想多了;又或许,是别的什么东西。
总之,现在不确定。
你也不能抱有太大的希望!”
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这道理嘛,唐部长也懂,但终究,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唐部长说道:“这事,我会跟君山其它部长通报一下,跟他们说明下情况。”
既然已经说开了,那就得让君山知情。
当然,事关重大,也仅限于君山部长。
陆晚:“这事你来拿捏就行。”
唐部长问道:“你觉得要解开第五关的题目,需要多长时间?”
陆晚:“快的话,二十年左右;慢的话,三十年左右。倘若有什么变故,怕是还得往后拖。”
舊愛,請自重! 開心果兒
唐部长:“咱们地球这边的人才其实也已经不少。”
陆晚:“远远不够。要解第五题,就必须具备第四层的水平。而进行配合的主力军,水平也必须是第三层次。大量的第二层次水平,只能在这事情里打杂。”
这话说的是实话。
第二层次水平,那就相当于能够自行通过第二关考核。
而这样的人,真的不多。
重生鳳女:驚世禦靈妃
可即便如此,这样的人,也仅仅只能打杂。
主力军是第三水平级的人。
这样的人,能够自行参悟和解决第三关。
隨身帶個狩獵空間 青空洗雨
这样的人,都是优秀者。
放在炼器圈都是有名有姓的存在。
在协会那边,就是王晋、周深、秦浩、石磊这种人才,数量不多。
在炼器联盟这边,则是钟恩这样的骨干。
而引领者,必须是第四水平级的人。
试炼者中,具备第四水平级的人,怕是只有张文凯和辛云,即便加上陆晚,由他亲自参与,工作量也还是太大了。
所以说,各个层次的人才都缺。
如果不缺人才,火灵真神怕是早就解开第五题了。
在隐士会统治时代,炼器人才的数量,其实还不如现代的地球。
陆晚预估的时间,是动态评估。
火影之水中無月 悠悠曉仙
是基于炼器人才会越来越多的假设,才做出推测。
萌上小野妃:王爺,劫個色
这也就是说,地球方面需要大力培养炼器师。
而在大力培养炼器是的情况下,依然需要二三十年,甚至更长。
光速鐵匠 百煉
由此可知,这道题真是不容易。
唐部长说道:“正好要重塑教育格局,正好也要大力培养人才。说实话,炼器协会把持相关教育多年,培养的力度是不够的。
别说解题了。
古池城那边缺人,虚空之舟也缺人,好多好多事情都缺人。
中生代,不堪重负。
新一代却挑不起大梁。”
陆晚:“所以,打包解决吧。炼器协会也好,人才培养也好,联盟建设也好,第五关考题也好,统统打包进入现在的方案,重塑格局。”
唐部长:“你肩上的胆子,还真是不轻。”
陆晚想了想说:“我想,这大概就是陆辰希望我做得事情吧。”
大明孤狼 流浪詩人
唐部长一滞,不知道怎么接话。
陆晚:“他希望我是地球人。
为地球做点事情,做着做着,心里就有了牵绊。
我想,这就是他说的感情。”
唐部长转念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陆晚身上的那股冷漠和疏远的气质,也在这些时光中被洗练得差不多了,越来越像个正常的人。
想来,这就是陆辰的期望。
只是,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唐部长也不敢妄下断言,但他希望是往好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