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p5w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 線上看-第991章 沒有如果看書-7tb7u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
张掌柜和小路子在路上还遇到了几个同样从家中逃出的男女,不约而同结伴朝着城门而去。
他们一路躲躲藏藏,终于是来到了距离城门不远的地方。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同时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好消息是,城门竟然大开着,只需要冲过这一段不算太远的距离,就能去到城外。
坏消息是,在通向城门的方向上,有三五个鱼头人身的妖物站在那里,而且前面也已经没有了可以隐匿藏身的黑暗小巷,必须要来到主路才能靠近城墙。
一旦从这个藏身之处出去,一行人将会直接暴露在空旷地带,他们被发现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且将会失去所有的转圜余地。
张掌柜几人没有动,也不敢动,瑟缩在那间藏身的院子里面,透过缝隙一直观察着外面的情况,寻找着能让他们利用的机会。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希望一点点变成了绝望。
那些鱼头虾头甲士的数量越来越多,从最开始的三五头,已经增加了一倍不止。
更让他们揪心的是,已经有妖物开始进入到一个个的院落里面,将那些长了鱼鳃、面颊青黑的人们从屋内领出来,排成几列,朝着一个方向赶去。
中间偶尔也有几个没有发生变化的人,则当场便被那些妖物扑倒在地,在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中开始大快朵颐。
按照这个趋势下去,或许最多只需要一刻钟时间,他们就会被那些妖物翻找出来,去面对被活生生吃掉的恐怖命运。
“小路,你直接杀了我吧,老爷我虽然怕死,但更见不得自己变成那些妖物的食物,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一口口吃掉。”
小路子握着剔骨刀,很认真地点了点头,“行,小的下刀的时候尽量干脆一点儿,也能让老爷少受点罪。”
那些妖物距离他们藏身的地方越来越近了。
最多再有十数个呼吸时间,就将推开他们藏身之处的这座木门。
张掌柜已经可以嗅闻到它们身上那浓郁的腥臭味道,便拍了拍小路子的手臂,同时稍稍抬起了自己的脖子。
腹黑首席寵嬌妻 灰姑娘的夢想
“老爷,你先走一步,小的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下来陪你。”
小路子低低叹了口气,在他的耳边道了一句,然后并没有用刀,而是将那柄剔骨刀咬到嘴里,双手轻柔地扶住了他的脑袋,猛地用力一拧。
小路子没有用剔骨刀,他倒不是怕血腥味会更快将那些妖物引来,而是这把刀毕竟只是用来在饭桌上刮肉的小刀,在连杀了好几个人后已经崩断了刀尖,不复之前的坚固锋利。
他之前答应了张老爷,要让他走的干脆一点,所以就必须信守承诺,说到做到。
咔嚓!
缩在后面的几个男女同时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发出哪怕一丁点儿的声音。
张掌柜的脑袋瞬间被向上旋转一百八十度,他并没有感觉到疼,反而有一种脖颈得到解放的诡异舒畅感觉。
这一刻,他想到了刚刚惨死的妻儿,想到了倾注自己心血的酒楼,又想到了那些被生吃活剥的人们,然后长长呼出最后一口浊气,开始缓缓闭上眼睛。
然而就在最后的视线之中,他倒转一百八十度向天的眼睛仿佛出现了幻觉。
惜年之後 輕荷
隐隐看到了一轮熊熊燃烧着金色烈日,照亮了漆黑一片的暴雨夜幕,犹如一尊高高在上的神祇,将光热洒向天地四方。
雨水哗啦啦浇在他的脸上,海腥气依旧是那么的浓,但在其中却又仿佛掺杂进来了些许焦糊的味道,萦绕在他的鼻间。
张掌柜终于还是缓缓闭上了一双眼睛。
然后在意识完全丧失前的最后一刻,他隐隐约约又听到了小路子的低泣声,应该是在向他说着些什么,却终究抵不过那突如其来的无尽困意,一个字都没能听得清楚。
小路子抱着张掌柜还温软如初的身体,呆呆看着那轮自西向东而来,最终悬浮在越海城上空的金色火球,又看着一个个妖物身上毫无征兆燃起的熊熊烈焰,嘴唇哆嗦蠕动着,眼泪忽然间就流淌了下来。
7 Truth-7 陽春路
老爷他,就这么死了。
如果老爷没有对他说那句话。
豪門女傭:惡魔總裁寵上癮 南宮雪兒
西遊長生咒
如果他能再犹豫几个呼吸时间……
宅女的洞天福地 白萌
刀劍月 火龍
可是没有如果,老爷已经死了。
被他亲手拗断了脖子,再无回转过来的可能。
…………………………………………
弱水
顾判缓步行走在越海城的长街之上,所过之处一个个鱼头人身的妖物扑通扑通摔倒在地,被虚空中游荡的森寒斧影斩成两片,然后被红莲业火化作灰烬,融入水中消失不见。
術殺
海腥气和焦糊味道混在一处,让人简直难以呼吸。
顾判对此却恍若未觉,就像是一位在自家田间地头劳作的老农,将一丛丛杂草收割焚烧,变成养分融入地下,然后再漫不经心换到另一处地方,重复着之前的动作。
越海城内幸存下来人们战战兢兢跟在后面,不敢过分靠近,但也不敢远离,就那样保持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看着他割草一样将无数鱼人斩杀焚烧,间或也会捉住一头当场解剖,将地面弄得满是鲜血碎肉,狼藉一片。
小路抱着张掌柜的尸体,随着幸存者人群跟在后面,心中一股冲动越来越强,终于是冲破了内心的枷锁,越过众人快步追了上去。
越是靠近,炽热的感觉变便越是强烈,很快烘干了他的头发和衣服,再往前接近那道身影,刚刚才干了的头发和衣服开始变焦干枯,仿佛马上就要燃烧起来。
他的皮肤上面也开始出现烫伤的水泡,看上去狰狞恐怖,整个人不由自主跪在了地上,却还是膝行着坚持往前。
九層仙蓮
悄无声息间,环绕在他身边的火焰开始向后退去,给他留出来一小片还算安全的空间。
“这个人已经死透了,不可能救得回来。”
一道平静温和的男子声音从火焰深处传来,在小路子的耳畔响起。
“小人,想拜上仙为师。”
“为什么?”
“我要杀了海神,为自家老爷报仇,为这一城枉死的性命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