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o0bw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的1978小農莊 txt-第185章 女農民,男地主,吃着火鍋鬥地主讀書-rs501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李栋打开背包把吉他掏出来,围观的凑热闹的众人一脸懵逼,这怪模怪样的啥玩意啊。
“棒槌?”
濕身為妃
我和你,都辜負了愛情
“瞅着像个大水瓢。”
“俺看像个大葫芦,就是葫芦梗子长了点。”
下面人议论纷纷,相对其他人韩庄这边的那家伙就有点傲娇了。
韩国富更是嘚瑟,拉着几个生产队队长告诉人家这是吉他,好嘛,似乎认识吉他了,让他上升了一层次。
“卫国,这啥?”
“吉他。”
韩卫国深怕高小琴听不到,就差放开嗓子吼了。
“吉他?”
高小琴一脸迷惑。
“是一种城里人的乐器,听说省城才能买得到呢。”
“真的嘛,俺说咋没见过呢。”
“回头俺跟栋哥借来,给你好好瞅瞅”
这一介绍,四周的小年轻们,齐齐看着一脸得意韩卫国,省城才有啊,稀罕东西啊。
異世大少林 鐮刀魔
韩卫东,韩卫朝几个就不说了,一个个就差喊着告诉人家,自己知道这玩意叫吉他。
最令意外的韩卫军这个长的跟朱时茂低配1.0版似的,一看就是老实人的他这会也和韩卫国几个小年轻似得跟着李秋菊的哥嫂介绍吉他,一脸的傲娇。
李秋菊这边不时拉拉自己袖子口,那啥衣服,可惜太单薄只能穿里边,唉,这不。“唉,你说大冬天咋的还有蚊子啊,痒痒的。”
“哎呦,秋菊买新衣服了。”
“这不他达非要给我买,十多块钱呢,可把俺给心疼的。”李秋菊赶紧把袖口卷起来。“嫂子,你瞅瞅,这布咋样,别亏了,你知道他达那懂这个。”
“说啥上海新款老贵的,其实俺觉着布料一般,还不如小黑的尿素裤呢,多厚实还不透风。”
“小黑都穿上尿素裤了?”
“这不俺改了一条尿素裤,剩下点零碎正好给小黑改了一条。”好家伙,李秋菊买了一身新衣服,这是发财了啊。
韩国富带队,韩卫军加媳妇李秋菊,跟上,韩小浩这小子拉着舅舅家小表弟,小表哥,小表姐,表妹,给哥哥姐姐妹妹说说李栋叔家糖果多好吃啥的,绝对不是炫耀。
这一家忙活的不可开交,李栋这边调试一下吉他,没问题。
“小娟,你咋没回去啊?”
“王老师?”
小娟一喜赶紧松开小姨和晓燕姐姐手,拉着王静老师过来。“俺达达唱歌呢。”
“咦,是真是啊。”
王静平时住学校,这今天提前放学没事溜达溜达,听到这边瞅了一眼发现小娟在才过来的。
没想到李栋竟然在台上表演,王静瞥了一眼李栋抱着东西。“吉他?”
前妻有喜,老公不淡定
“老师你认的?”
王静点点头,心里挺惊讶,自己上中专的时候见过几次,吉他可不便宜好几十块呢。
城里人有钱才玩的起呢,李栋竟然有,看样子还会弹吉他挺意外的。
李栋先来了soul,主要台下乱糟糟的,一波秀的台下的人一愣一愣,啥玩意,年轻人一个个全都被吸引住了。
“这娃子咋抖了,别是发病了。”
“啥东西。”
上年纪完全搞不懂李栋搞啥呢。
咋的一上台就抖起来,裤裆炸线了,抖抖做个伸展运动暖和暖和不成。
“好快啊。”
“厉害了。”
梁晓燕还以为李栋只是会一点吉他,没想到这么厉害,黄胜男同样没想到李栋一上来就这么炫技。
王静微微一顿,那个台上有点癫狂的人真是小娟爸爸,李栋接下来开始了演唱满江红,高音拉的李栋脸红脖子粗,造人都没有这么累。
满江红,王静听的热血沸腾啊,台下一群干部,直点头,文化人就是文化人,你听听这唱的多好啊。
醫見如顧,椒妻虎視眈眈 慕王妃
“嗷吼。”
最后几个嗷吼结尾,李栋整个人都快虚脱了,狗日的网友大表哥,这货八成是干高空作业的,要不咋把调子搞天上去了,自己差点吊死没下来。
“再来一首。”
“再来一首。”
鳳傾天下,馭獸狂妃 莫曉淺
李栋一看,韩卫国几个二货嗷嗷的,你们是想一举干掉我嘛。
再来一首这个,李栋估计真要吊死了,太高,至少几栋二层小楼高。
“李栋同志,大家喜欢你就再来一首。”
梁天说话了,李栋还能咋样,那啥来一首让我们荡起双桨,是白桨和红桨,荡起来,荡起来,一起荡起来。
这首歌,李栋根本就忘记那年的了,刚吼吼高调,这会荡起来,慢悠悠的,台下不少人都被荡的不行。
“没想到李栋唱歌这么好听啊。”
梁晓燕荡起双桨,黄胜男心说果然是请自己吃大肉包子的男人,双桨荡的正好。
“小娟,你爸唱的可正好啊。”
刚刚满江红,王静老师已经满了,这会直接荡出去了,好挺好,舒服了。
一手荡起双桨,一下荡飞了不少人,小年轻们嗷嗷叫,这家伙有点吓人,再来一首比刚刚喊的还要大声,李栋一脸无奈,我已经荡起来,真的受不住了,求你们了。
“好了,好了,让李栋同志休息一下,李栋同志啊,我听说你写了诗歌啊,要不再给大家朗诵朗诵。”
高建军站起来笑说道,那啥李栋现在是公社宝贝疙瘩,池城革委会那边看了几天功夫就又上了花城报纸,还有儿童时代又出了第二本,这不专程打电话过来把梁天和高建军表扬一番。
要好好的培养李栋同志,争取为池城科技文化发展添砖加瓦。
李栋一看,这是想要自己在文艺青年这条不归路上放马狂奔的节奏啊。
“那好吧。”主要我为人老实低调,领导让干啥干啥。
“来一首刚写的小诗,不好大家多指正。”
一路上有你,律師老公太危險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我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農家小調
激动,最激动谁,王静老师,文静如她一下就被这一首给打湿了,湿了,湿了,真的好诗啊。
要说唱歌,李栋虽然唱的很好,很意外,很惊讶,可是比不上这首诗,心潮澎湃,一波接着一波浪花打的自己飘了。
那感觉是从没有过的,如同棉花糖打滚,如同在汽水泡里炸裂,如同在大雪里喝着暖热牛奶温暖。
李栋一首小诗下来,台下鼓掌不少,当然多数农民都不知道这娃干啥呢。
“啥啥啥啊,明天才劈柴,今年烧啥啊。”
“还明天再关心粮食蔬菜,这小子不是个踏实老帮的。”
好家伙,李栋一脸懵逼啥玩意,韩国富更是握着烟袋杆子。“这小子懒筋又上来了,你听听都写的啥,还跑海边,地都不种了。”
“海鲜粥吃多了。”
“可不是嘛,还闲的蛋疼给山起名字。”六爷吧嗒一口旱烟。“回头俺们好好跟这孩子说道说道,好好写纸片片,不能犯懒。”
好嘛,李栋觉着自己被打击了,本来还想听点美好的夸赞声,好家伙,一水的啥玩意啊,李栋叹了一口,天才总是寂寞的,谁知道我的心,海子你知道嘛。
受伤了,李栋提着吉他走下了舞台,虽然舞台不大不高,可是好失落。“唉,黑夜给我黑色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知音难求啊,李栋扫了一眼黄胜男和梁晓燕,小娟,咦,王静老师也来了。
王静刚听到李栋最后两句诗,整个人愣住了,黑夜给我黑色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真的太好了。
“达达。”
“小娟。”
李栋笑着揉了揉小娟脑子,至于诗歌啥玩意换钱的,不救人的,为了救海子还有顾城,我容易吧,等我把他们诗歌都抄完了,这个二货去工地搬砖,哪里还有闲工夫干别的,我真是用心良苦的,唉,总有些人负重而行,做好事不留名。
“王老师,晓燕。”李栋笑说道。“咋这么晚啊?”最后一句对黄胜男说的。
“有点事耽误了。”
“来了就好了,我还怕你赶不上呢。”
李栋笑说道。“刚我唱的还行啊?”
“挺好的,池口刘德华的水平。”
黄胜男小声说道,李栋一顿。“不,我觉得路口张学友比较适合现在的我。”
梁晓燕和王静完全,不知道李栋和黄胜男小声嘀咕啥笑啥。“对了,我去拿奖,刚梁书记告诉我,我得奖了,不知道啥东西。”
玉兔下凡間
“我也去看看。”
梁晓燕也挺好奇的。
“那要不一起吧。”
李栋一看得,一起吧,多人行,必有一湿,不对,三人行必有我师。
这不李栋过来才知道,只要参加都有半斤肉票,半斤油票还不错啊,李栋这边得奖,还添加了一点,一斤肉票,一斤油票,外加二斤糕点票,还有一瓶酒票。
“谢谢梁书记。”
“李栋同志,你写的诗歌很好嘛。”
“一般般。”
李栋笑笑,主要我的水平比较高。
“梁书记,高书记,王会计,我先回去了。”
“那好,明天你过来一趟,革委会有个晚会,你跟我一起参加。”
梁书记这一说,李栋有点懵逼。“梁书记,这能不参加嘛,你知道我的脸皮薄,怯场,那啥,我看还是算了。”
梁天看着李栋,这小子有些前途啊,睁眼说瞎话,一点都不脸红,快赶上我一般了,小伙子我看好你哦。
“那好吧。”
李栋松了一口气,明天是韩卫国的婚期,自己可不想去参加啥革委会晚会,逗逗新郎不快活,去哪里还不给人当逗了。
幻想三國誌之龍皇霸業 藍色煙火
说话,李栋就要走,高书记喊了一声。“李栋你等会。”
“啥事,高书记。”
“没人喊我高叔。”
“高叔啥事?”
“你为咱们大队争光了,大队这边还有一份奖品。”
“奖品?”
高建军笑笑。“前些年打了一头金钱豹,皮子还行,你拿回去吧。”
李栋一哆嗦,高叔你认识韩小浩嘛,你们俩家有亲戚吧?
当时奖品自己肯定要收着,不能寒了领导的心。
回头看看黄胜男,梁晓燕,王静,突然想打斗地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