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z32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我只會拍爛片啊 起點-第八章 沈浪很孤獨(第四更!爲大大們加更!)分享-xfq3l

我只會拍爛片啊
小說推薦我只會拍爛片啊
冯成和钱震从有关部门出来。
除了他们以外还有一帮导演……
当然,走进去的时候,气势汹汹,一副要讨个说法的模样。
但是出来的时候……
一帮人气势瞬间就弱了,甚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桃花血令 臥龍生
每个人的表情看起来都挺复杂。
以前杨荣没有在的时候,他们大概还能吵吵闹闹的,有什么不满还能得一些谅解和帮助。
但是现在……
似乎,整个部门秦老说得已经不算了。
“实际上,我考虑了很久,觉得单单把冯导和钱导的扶植计划给取消掉不合理,要不这样……我刚才反复想了很久,你们觉得这样行不行?我把你们的扶植提升从百分之八加到百分之九,但是,不是你们拍下来就给,等电影上映,嗯,你们也给我立一立的军令状,明年你们每人拍一部十亿票房的电影出来,扶植计划和《只有神知道的世界》一样后补,你们觉得怎么样?当然,如果没有十亿票房的话,那么……计划就作废,你们圈子里不是有很多对赌协议吗?咱们,今天也赌一赌。”
“……”
“各位都是导演圈里的前辈,不过,沈浪的电影,我也是立下军令状的,你们是少点扶植,而我……如果沈浪拍烂的话,我要直接要受处分的,并且永久停职,沈浪之前的《只有神知道的世界》就是跟我签了这么一份对赌协议,当初他签的也是十亿!现在只是履行合约而已,而且他的提成比你们少了一成,你们要不要看协议?当然,如果诸位导演都跟我立下的话,那么……我肯定会为诸位争更多的利益的……如果不愿意的话,你们可以签合同的,有法律效应,诸位都是圈内的前辈了,肯定比沈浪要得到的更多”
“……”
会议室里。
杨荣看着他们,露着淡淡的微笑说出了这句话。
然后……
这几个吵吵闹闹的导演突然沉默了。
他们心中一盘算,觉得没必要这么来。
这种协议就如同水中月,镜中花一样,你能看到,但是……
你摸不到。
十亿票房!
这是什么概念?
12年华夏拍了那么多电影,一整年破十亿票房的电影也就个位数。
如果真签了这个协议,那么基本上这一帮人还真啥好处都捞不到。
而且现在就挺好,暂时只是停了冯成和钱震,除了他们以外,我们的扶植还是在的,没必跟他们一起吵……
这种赌……
他们还真不敢。
让他们把拥有的东西全部交出去,然后换一个更好的明天,很多人都是不愿意的。
弒神訣 風雪夜歸人
“好像,要变天了。”
“……”
不知道是谁说了以后……
下意识地冯成看了看天空。
本来进去的时候还是艳阳天,而出来的时候,天空却多出了一丝的乌云笼罩。
随后,他又转头看了看有关部门。
好像……
明年的日子大概不好混了!
他们的后面……
两个导演却沉默了半晌,随后转身又走回了有关部门办公室。
他们突然想试试十亿票房。
当然,除了这两个导演以外,其他人都走了。
……………………………………
“浪哥……”
“有什么工作,明天再说。”
“哦,好吧。”
“……”
“沈总?”
“有什么工作,明天再说,现在什么都压着……”
“关于《演员就位》,也压着……”
“好吧。”
“……”
蜜汁燉魷魚 墨寶非寶
十月二十二日下午。
这是一份非常特殊的日子。
特殊到什么地步呢?
沈浪既没有做任何工作,也没有玩《英雄联盟》,只是静静地坐在椅子上,露着淡淡的笑容。
那他在干嘛?
他打开手机,认真地听着自己手机里的短信提示音。
忙碌了这么长时间,收割的时间到了!
“叮咚!”
第一声短信提示音响了起来。
沈浪看到了《只有神知道的世界》第二笔分账到了,两笔分账,沈浪总共拿到了三亿人民币。
“叮咚!”
第二声短信提示音响了起来。
白鹭村旅游项目第一笔盈利的资料一百二十万已经进账……
“叮咚!”
第三声短信提示音继续响起来。
星光发行公司的第一笔盈利分成一千万已经到账。
“叮咚”
第四声短信提示音响起。
沈浪卡通周边一千五百万盈利进账。
“叮咚……”
有关部门针对电影《只有神知道的世界》扶植一百六十万进账。
“叮咚……”
“新电影广告赞助款八千五百万已经到账……”
“……”
每隔一段时间,沈浪都能听到一阵短信声音。
这些短信声,仿佛优美的旋律一样,不断地刺激着沈浪的大脑……
虽然有些款项并不多,比如装修行业,比如有关部门给沈浪的扶植补助,还有“艾尔玛”西装行业。
但……
異世淘寶女王 柳暗花溟
也只是对来说不多而已!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这些资金终于全部到账以后,沈浪看着公司的余额,脸上露出了笑容。
五亿!
他现在,已经是拥有五亿资产的男人了!
他站了起来,随后打开了Q狗音乐,点开了一首的契科儿的《战斗交响曲》。
高亢而又令人热血沸腾的曲风让沈浪沉浸于其中,仿佛回到古战场,仿佛听到了号角声与怒吼声。
沈浪笑了起来!
音乐结束。
沈浪静静地看着远方。
点燃了一根烟,但是,沈浪并不抽,而是夹在手中……
就这样看着……
燕京的远方,一片灯火辉煌。
这是一个遍地是黄金的城市!
但是……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种形容不出来的孤独感。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缺少点什么东西。
“喂……瘦猴,晚上,要不,一起来盘联盟?”
“浪哥……项目组忙呢,新公司不是要规划嘛,想早点让公司盈利……我先挂了啊。”
“哦,好吧……我觉得……”
“嘟嘟嘟。”
“喂?黄毛,晚上,要不一起联盟?我玩石头……”
“浪哥……正在白鹭村做节目,马上好了,等忙完吧,好了,浪哥,那边叫我了,我先挂了哈。”
“……”
挂掉电话,沈浪看着手机一时间有些呆愣。
过了很久以后,这才把燃尽的烟扔进崭新的烟灰缸里,随后终于放下手机。
终于没有打下一个号码了。
这一刻……
恍惚间,沈浪好像就是一个人一样。
赚了这么多钱,但是……
他好像再也难以回到那个夏天,再也难回到那个宿舍四兄弟跑到网吧通宵的日子了。
甚至就算想凑,也凑不到人了。
劝起别人沈浪总会说一些乱七八糟的大道理,譬如:人要学会自己长大,人要成长,成长就需要放弃很多代价,游戏,只是成长的一部分而已……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形容不出来的空洞洞感。
他能感觉到,瘦猴和黄毛跟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大家都很好,关系从来都没有变了。
但是……
他们对沈浪却很尊重,比大学时候更尊重,甚至这种尊重都变成了狂热,沈浪觉得自己让他们从五楼跳下,骗他们说没事,他们估计也会毫不犹豫就跳下去。
人有时候就是那么奇怪。
不说忤逆吧,但是,整个公司上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所有人都有一种形容不出来的狂热信仰。
都在疯狂地追逐着属于自己的梦想。
就在这个时候……
“你们都有梦想,都在路上了,那么,我的梦想是什么呢?”
“……”
空荡荡的大办公室里,沈浪突然这么问着自己。
然后……
没有任何的回答声。
甚至他内心深处也没有任何的回答声。
就这么一个人,静静地听着墙壁上的钟表渐渐地远去,他仿佛看到了时间正在流逝。
他曾经想开一家装修公司,想让装修公司上市,他觉得这是梦想……
他曾经听过各种各样的成功学,想让自己的口才变得很好,向往着成为“周大师”那样的成功学大师……
他甚至曾经想过,要当一个英雄联盟的电竞选手,然后靠着直播一年赚个几千万,幻想着带领着队伍夺冠……
沈浪茫然地低下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笑容不见了。
反而变得有些呆呆的。
他关上了办公室的灯。
静静地在黑暗中默默地看着空荡荡的办公室。
他低下头。
“我是不是……需要一个心理医生了?”
“我该不会抑郁了吧?”
亂世天王
“……”
“咚咚。”
“进来……”
“沈浪,这么晚了,你还在办公室里?”
“嗯,怎么了?”
“沈浪,怎么关着灯?”
“找一下灵感……”
“哦,沈浪,给你泡了杯姜茶,天气开始有些凉了……”
“哦,谢谢啊。”
“嗯,那我不打扰你了。”
“好的,我忙完了也睡了。”
“嗯,晚安。”
楚禾走了进来。
不过,楚禾没有开灯,而是端着一杯咖啡慢慢地放在沈浪的电脑桌上。
她奇怪地看了一眼沈浪。
沈浪脸上笑容很灿烂,整个人看起来也挺平静。
随后,她转身离开了办公室,顺便为沈浪关上了门。
等关上门以后,沈浪笑容渐渐消失,又看了一眼姜茶。
随后喝了一口。
喝完以后,感觉挺温暖。
“早点睡吧……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
黑暗中,沈浪露出了一个笑容。
就在沈浪关电脑的时候,沈浪看到了一条Q狗新闻弹窗弹了出来。
沈浪下意识地点开弹窗。
随后……
他看到了一条新闻。
一条关于开发商卷款跑路,然后留下一半工程的烂尾楼。
很多居民要款无门,硬生生地搬进了烂尾楼里。
烂尾楼里条件很差……
没有灯,没有水电……
但是,对那些把老本都拿出来的人来说,他们已经无处可去了。
他们就像城市里的异类一样,活在很多人的同情目光之中……
但是……
他们却没有任何办法。
重生之華陽廢後
沉默了很久以后……
沈浪拿出了手机。
“喂,小褚,后天第一期《演员就位》我暂时不去了,我去一个地方,你跟唐导说一下……我可能,要毁约一下,还有,第一期录制的演员视频录完了以后,你给我看看,看那些没有签公司,或者过气的,演技不错的演员……”
“什么地方?沈总,我帮你买票吧。”
“不了,我打算一个人去……”
“啊?沈总,你……”
“好了,这两天,公司外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了,辛苦了。”
“哦……”
挂掉电话以后,沈浪再次看了一眼烂尾楼。
随后……
“我的电影,能用得到吗?”
“先去看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