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cml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猛卒-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奔襲宣州鑒賞-css4f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一万骑兵在大将苏镇的率领下一路南下,他们在天亮时抵达常州,补充了干粮和草料,又休息一个时辰后,大军便开始向西进发。
他们依然走太湖北线,这条路官道平坦,但周围山峦众多,比较隐蔽,更重要是,这条路距离溧阳县较远,就算敌军斥候发现他们,五千敌军赶来拦截,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还有一个原因便是骑兵可以在义兴县进行第二次补给,这对没有后勤支持的骑兵十分重要。
骑兵的高速机动确实远远超过步兵,只用一天时间便抵达了义兴县,他们在义兴县休息了两个时辰,补充了粮草,晚上一更时分,又再度出发了。
之所以选择在晚上出发,这也是晋军丰富的经验,即使他们被敌军斥候发现,因为是夜间,敌军斥候没法用信鹰或者信鸽发信,只能赶去溧阳县送信,时间上就来不及了。
从义兴县出来后,骑兵加快了速度,在义兴县以西三十里外的官道上,七八名士兵在旁边山坡上休息,他们是溧阳县派出的第一批斥候,已经进入常州地界。
神算天師 老刀
这些斥候已经在这一带呆了十几天,携带的干粮也快食尽,按照惯例,他们明天就要返回溧阳,然后换另一批斥候过来当值。
十几天来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斥候们早已懈怠,他们躺在草地上裹着毯子睡觉,只留一人当值,防止夜晚野兽侵袭。
忽然,当值士兵把所有人都推醒了,为首旅帅不高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头儿,你听!”
旅帅细听,只听见空气中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就像闷雷回响一样,也可夜空清朗,漫天繁星,哪有下雨的迹象。
旅帅腾地坐起身,再细听片刻,忽然大喊道:“这是骑兵,统统都给起来,有骑兵来了!”
九名斥候纷纷起身,躲在一堆大石背后,向下方一里外的官道望去。
不多时,远方出现了黑压压的骑兵队伍,一眼望不见头,以中等的速度奔行,越来越近,很快从他们面前经过,迅速向西方去了。
所有的斥候都惊得合不拢嘴,他们还从未见过这么庞大的骑兵,气势骇人,待骑兵大队过去,旅帅终于缓过神来,起身令道:“我们立刻返回溧阳县汇报!”
晋军一万骑兵以奔行的方式冲了过了边界,继续向宣城方向奔去,当溧阳县的守军得到消息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的士兵,晋军骑兵已深入宣州一百余里,距离宣城还有一天的路程。
一般奔袭夺城有两种方式,主要看对方守城的兵力情况,如果对方守城兵力强大,那骑兵奔袭一般会采取偷袭的方式,在夜间趁守军不备,偷袭上城。
鋼鐵之翼
可如果守城士兵稀少,那骑兵奔袭通常会采取用声势压制,逼对方弃城而逃。
对于晋军,他们还有另一种攻城的大杀器,他们并不担心夺不下城池。
溧阳县主将李峰在得知大队骑兵过境后,顿时大惊失色,他立刻发出了一份鸽信,这将份紧急军情通知远在江州浔阳县的主公刘士宁。
他更担心宣城县,骑兵显然是针对宣城县而去,关键是两支送粮队伍有没有返回宣城县,他们若及时返回宣城县,宣城的兵力还能抵挡一阵子。
若两支送粮队伍已经出来了,那就麻烦了。
他们和宣城县没有建立鸽信通讯,李峰派一名士兵骑马疾奔赶去宣城县,通知宣城注意防备。
早晨從中午開始 路遙
而与此同时,钱掌柜也在润州发出一份紧急鸽信,告之刘士宁,晋军出三千骑兵偷袭宣城。
……..
宣城位于宣州中部,是一座人口众多的大城,这里城池高大坚固,易守难攻,三条官道在这里交汇,城内也囤积了大量的粮食物资,战略地位极为重要,一旦占领了宣城,向东可进攻江南,向西可进攻饶州和洪州,向北也可以攻打江州。
公主不將就:拒嫁腹黑爺
更重要是,攻打江南是刘士宁筹划了五年的重大战略,为此,将他父亲积累了十几的年的粮草物资都囤放在宣城,使宣城县成为攻打江南的后勤重地。
刘士宁当然也投了重兵进行防御,他一共有三万五千大军,便投放了两万余人在宣州,但第一次进攻常州损失了一万军队后,使宣州的军队只剩下一万三千人。
刘士宁又进行分兵防御,在边境上南北两个县各屯了五千重兵,在宣城留三千人防守,他考虑一旦抵挡不住晋军反攻,两支军队可以迅速撤回宣城。
但他的假设是放在对方是步兵的前提下,如果对方是骑兵,刘士宁就不敢这样布兵了,骑兵的高速突袭会撕裂他的防御线,使他的防御出现大漏洞。
钱家的鸽信中说宣城只有一千守军,其实也没有错,宣城原本是三千守军,但宣城县还要负责给溧阳和绥安两地的守军运送物资和粮食,每支运输队都要出动一千士兵护卫,使得宣城县在很多时候,只剩下一千士兵。
苏镇率领的一万骑兵在距离宣城县还有十几里时,正好遇到两支运粮第二次出发,这两支粮车队很快就会分道扬镳,一支去东北方向的溧阳县,一支去东南方向的绥安县。
欲成仙 石三
得到前锋的消息,苏镇立刻停止了大军前进,他惊讶的不是运粮队伍,而是两支护卫军队。
苏镇也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了,他知道两千护粮士兵一旦退回县城,对他们的突袭计划将是一个巨大变数。
苏镇当即立断道:“李孟容将军何在?”
骑兵副将李孟容上前道:“末将在!”
“你速带五千骑兵绕到粮队身后,防止护粮敌军撤回宣城县!”
“遵令!”
李孟容接过令箭喊道:“第六营到第十营跟我来!”
召喚之門 紅耳釘
五千骑兵离开大队,在副将李孟容的率领下,迂回绕道,向对方的身后奔去。
苏镇率领剩下的五千骑兵,暂时隐藏在官道旁的树林内。
运粮队由近五千辆大车组成,运载的不光是粮食,还有一笼笼肥猪和羊,还有至少一千辆大车满载着十万贯铜钱,这是给一万将士发放的五个月军俸,正是要运送这一大笔钱,所以才必须有军队护卫。
两千士兵当然不会走路,他们各自坐在大车上,跟随牛车晃晃悠悠向前走去。
约走了五里左右,北面树林内忽然传来低沉的号角声,只见无数的骑兵从树林内出来,铺天盖地地列阵在草地上。
苏镇一挥长枪,“进攻!”
“呜——呜——”
进攻的号角声吹响,五千齐声大喊,催动战马向运粮队杀来,赶车的车夫早吓得魂不附体,跳下大车便逃跑,士兵们也纷纷从大车上跳下来,只听将领大喊:“回城!回城!”
士兵们掉头便逃,拼命向县城方向奔去,晋军骑兵在后面追杀,奔出不到三里,后面的士兵便被骑兵追上了,长矛捅刺,横刀劈砍,一群群士兵被杀翻倒地。
逃不过战马,士兵们只得纷纷跪地磕头求饶,而奔逃在最前面的士兵已经看见县城,但前面忽然出现一支同样庞大的骑兵队,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让士兵们绝望了。
一万骑兵前后夹击,两千士兵无路可走,被斩杀数百人,其余士兵都跪地投降了,这一场拦截战就发生在县城数里外,城头上的士兵看得清清楚楚。
铺天盖地的骑兵将城头上一千士兵吓得心惊胆战,主将叫赖文波,是一名郎将,他同样心慌意乱,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弃城而逃,他怕刘士城饶不了自己,可如果守城,他手下只有一千士兵,拿什么守城?
这时,士兵们砍来数十棵大树,堆积在距离东城门两百步外,几名火器营士兵将一颗大型铁火雷安放在大树下,点燃了火绳,骑兵们纷纷后退,用布捂住战马耳朵,同时捂住耳朵。
城头上的一千士兵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好奇地注视着数百步的大树。
忽然,一道红光迸射,紧接着铁火雷惊天动地的爆炸了,整个大地在颤抖,城池在晃动,数百步外,战马稀溜溜暴叫,哒哒后退,硝烟弥漫,天空中的碎木扑簌簌落下。
城头上大部分士兵都站立不稳,纷纷摔倒在地,绝大部分士兵都是第一次看见铁火雷爆炸,他们吓得魂飞魄散,趴在地上大喊大叫,就仿佛末日来临。
極品邪修 坤土無疆
郎将赖文波慢慢站起身,探头向外望去,硝烟变淡,可以看见爆炸处的情况,他顿时惊得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