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s2b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劍骨 愛下-第四百八十九章 坦白鑒賞-e6h2m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摘星楼下,忽然传来一阵车马之声。
因为涅槃境的降临,整层酒楼的宾客,已经被紧急疏散离开。
此刻围得水泄不通的摘星楼,被昆海使者清出一条道来。
一声尖细沉喝响起——
“太子驾到!”
海公公亲自驾马驱车,所到之处,人群纷纷退让,尽皆叩拜。
今日摘星楼,惊动涅槃也就罢了,竟然还惊动了太子殿下?
不过……连红拂河涅槃都出动了,太子亲临,也是合乎情理。
楼下海公公的沉喝,动用了星辉法门,声如震雷,层层翻滚,直接传到了摘星楼顶层。
雍和小侯爷李仲,听到太子亲至,整个人如遭雷劈,浑身一颤,背靠木壁,缓缓颓废地瘫坐下来。
片刻后。
摘星楼烟尘散去,精粹的星辉阵纹如春风一般荡漾,太子在顾谦和海公公的左右侍奉下登上顶楼,他笑着与宁奕点了点头,然后缓缓望向一旁簸坐的雍和小侯爷。
李仲神色苍白,从喉咙里干涩挤出两字。
“……皇兄。”
大隋皇室开枝散叶,数万年来国祚绵长,绝大多数的封侯封王者,追本溯源,体内都流淌着光明皇帝的血液。
李仲的这一声皇兄,已经有了哀求的意思。
本是同根之生。
可否手下留情?
“你既喊了这一声皇兄……”
太子和蔼地笑了笑,轻声问了这么一个问题:“那为兄便问你,这几年来,为兄平日待你如何?”
只这一句,便让小侯爷眼中的火光缓缓熄灭。
他阖下眼帘,喃喃应道:“皇兄待我……极好。”
太子面上笑意,缓缓消失。
“李仲,你太让我失望了。”
“本殿说了几次,皇族中人不可轻易私交圣山!”他陡然喝道:“圣山入都,这才几天?你便等不及了?!”
声音鼓动劲风,震耳欲聋!
摘星楼顶楼一片死寂。
跟随李仲的那些幕僚们,哪里见过这般雷霆震怒的画面,此刻吓得动也不敢动,那位太游山圣子更是肝胆俱裂……太子已经无视了他,眼中只有雍和侯李仲。
顾谦和海公公,侧立一旁,眼观鼻鼻观心,只当静默。
宁奕也沉默地看着这一幕。
他知道,雍和小侯爷上楼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会此刻的悲惨结局……念及至此,他微微偏转目光,望向身旁徐清焰。
黑色皂纱下,是一双不带感情的漂亮眸子。
徐清焰的眼神,十分冷漠。
比起宁奕,顾谦,海公公,她更像是一个看戏人,一个将自己完全置身在局外的观众。
如果徐清客现在在场,一定会觉得如今的妹妹,比起当年,变了太多。
两人年幼之时,清客身无分文,带着妹妹翻越石墙,看戏班子唱戏。
那个时候,清焰的目光是澄澈的,纯良的,干净的。
如今,也是一片干净,只不过这份“干净”……用麻木来替代,更加准确。
“殿下……”李仲声音虚弱地笑了笑,不知不觉间换了称呼,“准备如何罚我?”
太子凝视着小侯爷。
“你先祖在北境灰界征战有功,受赏了天都封地,世袭雍和侯位,已有数代……受此福荫,今日之过,与功相抵。”
“可死罪可逃,活罪难免。本殿,收回你侯府封地和爵位。”
“李仲,你……”
“从哪里来的,便回哪里去吧。”
雍和小侯爷脑海一片空白,嗡嗡嗡作响。
他想过会遭遇重罚,却没想过,竟然如此之重!
收走封地,遣回北境?
这等同于……太子直接将他打出皇族席位!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
连宁奕也没想到……太子今日的“杀一儆百”,竟然如此狠厉,如此果决。
这一道罢黜令颁下,整个皇权阶层都将知道,太子逆鳞,不可触怒。
“殿下……”
素来稳重的海公公,神情纠结。
太子的决定,连他都觉得有些不妥。
如今殿下虽胜东境,但毕竟尚未登基。
未有名目,先废王侯!
朝内刚刚太平,难免再生波澜,继起阻力。
海公公咬了咬牙,小声劝道:“是不是有些,太重了?”
太子木然看了眼海公公。
大宦官立即收声,明白了殿下的决意。
今日这一“杀”,虽然不见血,但殿下意志无比坚决,事发第一时间亲临摘星楼,便是不给雍和小侯爷任何请动红拂河关系求情的时间。
“顾谦,立即让昆海楼昭告四境。”
太子冷冷开口,道:“李仲,你不必再回侯府了,今晚……便可以启程了。”
“是。”顾谦领令而退。
小侯爷簸坐在地,身上还沾了些许血迹,无比狼狈,整个人痴痴坐着,如梦如幻,直至太子离开摘星楼,他都没有动弹……这一切来得太快,数个时辰之前,他还是皇族核心的权贵高层。
如今,他已经被贬去侯位,发配北境。
他怔怔望向宁奕,还有那位黑衫女子。
宁奕与李仲对望一眼,轻声道:“小侯爷,多保重吧。”
他望向徐清焰,没有多言,只是传音道:“跟我走,我有话对你说。”
宁奕一只手点按在眉心之中,“空之卷”发动,神海一缕火光卷动虚空,直接在摘星楼顶楼映射出一扇门户。
天价新娘:早安,高冷boss
宁奕迈步走了进去。
清焰沉默片刻,望向簸坐在地的李仲,若有所思,随后也迈入门户之中。
……
……
雾霭茫茫。
月光从穹顶垂落,却照不透这里浓郁的雾气。
“这里是……长陵?”
徐清焰从星火门户之中走出,望着四方场景,熟悉的山廓,熟悉的气息。
“这里是长陵。”
宁奕抬起头,望着眼前隐于雾中的巍峨山体,轻声道:“听说我消失的那段日子,你每日都会来长陵。”
徐清焰一怔,轻轻嗯了一声。
那时候,她日日来此,盼着能见到宁奕从奇点回来。
山脚下的小木屋,灯火摇曳,吱呀一声。
一袭宽大的黑袍推开木门,缓缓漂浮而出。
拎着灯火的守山人,悬浮于雾气之中,望向二人。
宁奕揖了一礼。
“前辈,我想带她上山,不知……是否有违规矩?”
守山人沉默以对。
涅槃境下修士,除非皇室允许,或者长陵开碑,否则不可轻易登山。
长陵,毕竟是一个造化地。
但如今宁奕……则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他已经具备了涅槃的实力,按照皇室规矩,他可以在长陵随意观碑。
对守山人而言……宁奕是规矩外的人,可拦,可不拦。
而另外一位。
则更特殊了。
“殿下曾说过,徐姑娘可以自行登陵。”守山人沉思片刻后,淡声道:“你们二人登山,我不会阻拦。”
烈潮之后,太子担忧太宗归来,因为徐清焰跟宁奕存在着某种特殊的感召关系……所以他特令放行。
正因如此,那段时间,清焰才得以日日守在长陵。
守山人抬手,撤走了长陵的禁制,同时传音道:“宁奕,切记,长陵山顶,有铁律监察。”
这是在提醒自己……风吹草动,太子都看在眼里。
宁奕对着守山人拱手,道:“多谢前辈。”
……
……
长陵雾气缭绕,几乎不可视物。
虽有阵风,却让人觉得雾越吹越浓。
一路上,宁奕不开口,徐清焰几度想打破寂静,但终究是欲言又止。
两个人便保持着静默,直至登上山顶。
这样的沉默无言,实在让人觉得煎熬。
于是死寂中,徐清焰先开口了。
“宁奕,你是不是对我之前所做的事情,心有不满?”
她停住脚步。
宁奕也停住脚步。
“李仲这件事,不怪你。雍和侯根性如此,今日不入摘星楼,也有明日,后日。”宁奕这才意识到,两个人竟快登顶了。
这一路上没有开口,是因为他一直在思考。
此刻宁奕摇了摇头,认真道:“之前说过,我只觉得意外,并没有什么不满。”
徐清焰一下子哑口无言。
这一路登陵,心中准备好的那些应对话语,此刻都派不上用场了。
又是短暂的沉默。
这次,是宁奕先开口了。
“有些话,我必须要说,而且要当着你的面,说明白,说清楚。”
他站在长陵山顶,四周是缭绕的风,浓郁的雾。
面前是低头揪着衣衫袖子的帷帽女孩。
“我答应过你哥哥,要好好照顾你。”
烈潮那一日。
如果不是徐清客的最后一策起了作用……那么他和清焰,都已经死在了太宗皇帝的冰陵里。
“能从皇陵活着出来,我欠你一命。算上大大小小动用神性的战斗,我已不知欠了你多少。”宁奕自嘲笑道:“你总以为,我是医治你的医生。但事实上,你才是救我命的医生。”
玉女黄衫
徐清焰抬起头。
风吹起皂纱,露出女孩那张怔怔仰望的好看面孔。
“长陵那一日,清客先生最后问我,是否喜欢你。”
宁奕道:“当时我回答清客先生,像你这样的女孩,谁会不喜欢呢?”
徐清焰的心弦,陡然一颤。
“你以前也问过我这个问题的。”
“那时候的我,修为薄弱,不敢直面本心,以追逐剑道为借口,逃避这个问题。”宁奕此刻的声音比长陵风声还要平静,“后来我想明白了。没什么不敢承认的,徐清焰,我的确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