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dc8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超腦太監 蕭舒-第1145章 反對(二更)閲讀-9g1m6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
三个绿袍老者紧绷着脸,一言不发。
陈至诚则笑笑:“技不如人,只能认输,周司主也不必给我们脸上贴金。”
周傲霜道:“你们与巨灵宗结盟,如果找巨灵宗的话,他们应该会有动作吧?”
巨灵宗行事还是挺靠谱的,当初与天罗山应该结有攻守同盟,这个时候应该替天罗山出头的。
陈至诚摇头叹口气:“靠盟友来救自己,荒谬绝伦,还不如不用。”
天罗山就是天罗山,即使败落也是天罗山,尤其是这个时候更要维持自己的尊严。
巨灵宗是行事方正,自己上前救援,他们一定会出手,可然后呢?
巨灵宗会为了天罗山而拼命?
即使拼命又如何?
能让烛阴司解除了大阵?
根本不可能!
所以只有一条路,别无选择。
甚至同归于尽都不可能,他们不是没试过用奇功来拉周傲霜同归于尽。
可结果根本伤都伤不到她。
無限神系之萬獸園
周傲霜笑道:“这倒也是,我烛阴司的规矩你们是知道的吧?”
“是要宣重誓吧?”
“正是。”周傲霜道:“不过这重誓可不是开玩笑,你们还是好好想清楚。”
“没问题。”陈至诚道:“我们这一次是彻底归心,不再三心二意。”
“好。”周傲霜点头微笑。
她亲自将誓言内容说了,四个老者直接宣誓。
周傲霜道:“那我们便去天罗山,让诸位长老们一起宣誓之后,天罗山便是烛阴司的一员。”
“可以。”陈至诚痛快的点头。
重生香江的導演 武醒
周傲霜与四人飘飘离开漱玉小筑。
袁紫烟与孟青青及周浩坤出现在湖上一座小亭。
周浩坤担忧:“他们不会是一个陷阱吧?要把周司主诳进天罗山。”
孟青青蹙眉道:“不能不防。”
周傲霜可没有虚空大挪移,陷入天罗山之后逃都甭想逃出去。
两人看向袁紫烟。
魚也是有尊嚴的
袁紫烟摇头笑道:“放心吧,天罗山已经服气了,不会乱来。”
“他们个个都是疯子。”周浩坤心有余悸。
一想到他们当初毫不犹豫的施展玉石俱焚,自己差点儿被炸死,后背还隐隐冒寒气。
孟青青道:“纵使他们发誓,可心有死志,誓言也没办法约束他们。”
“他们难道想拖着天罗山一起毁灭?”袁紫烟道。
孟青青沉吟道:“他们天罗山一定还有传承之人,袁姑娘,据我所知,这天下的顶尖大宗都如此,一明一暗,狡兔三窟。”
“所以说,他们真敢把天罗山都拖下水?”
“未必不敢。”
“我却不信他们敢如此疯狂。”袁紫烟笑道。
“唉……”孟青青无奈。
周浩坤道:“袁姑娘,身怀死志之人,什么事干不出来?不能常理想象的,不能不防啊。”
“无妨。”袁紫烟道。
孟青青与周浩坤皆着急。
尤其周浩坤,心急如焚,恨不得现在就追上周傲霜,阻止周傲霜去天罗山。
袁紫烟看破了他心思,娇笑道:“周浩坤,你对周妹妹的关心太过了吧?难道不怕你孟师姐吃醋?”
周浩坤一怔,忙不迭摇头:“没有的事。”
混在三國當軍 寂寞劍
孟青青失笑道:“袁姑娘你误会了,我吃什么醋!”
“你真没吃醋?”
“没有。”
“孟姑娘你可是不屑于说谎之人。”袁紫烟笑道:“难道要破了这原则?”
“……确实没有。”孟青青迟疑一下说道。
周浩坤心中一沉,莫名的惆怅与失望。
孟青青道:“周司主对周师弟有救命之恩,提拔之情,担心她也是应该的,如果不担心,反而让人心寒,是不是?”
周浩坤觉得心底有一缕光注入,顿扫阴翳。
他不由露出一丝笑意:“正是正是,我这也是应该担心的,并无其他,也万不敢有此奢望。”
“哟,关心周妹妹就是奢望,关心孟姑娘就不是奢望啦?”袁紫烟娇笑道:“你也太小瞧孟姑娘了吧?”
玫瑰小姐槍殺迷案
“不是不是。”周浩坤忙不迭摆手,朝孟青青看去。
孟青青却没生气,只是轻笑。
周浩坤松口气,忙抱拳做求饶状,苦着脸道:“袁姑娘,饶了我吧!”
“咯咯……”袁紫烟娇笑。
孟青青摇头。
袁紫烟道:“好啦,你们两个甭乱担心,有老爷在,周妹妹出不了事儿!”
“南王爷?”
“嗯,老爷一直在护着她呢,他们真想杀周妹妹,可没好果子吃。”袁紫烟笑道。
“那就好……”孟青青轻轻点头。
周浩坤道:“可他们真要疯狂,周司主到底怎么脱身?”
整个天罗山都动手的话,恐怕南王爷再强,也没办法护得周司主全身而退的。
天罗山一定有奇物护山,威力一定是极为惊人,更胜乾坤灵剑。
如果不止一种这般奇物呢?
“你呀……,瞎操心,再多说,孟姑娘真要吃醋啦!”
孟青青轻笑:“我们能想到的,周司主怎能想不到呢?确实多虑了。”
周浩坤慢慢点头。
这倒也是。
周司主英明神武如此,怎会没防备这一点,自己确实操心过盛了。
——
歷史的驢友
天罗山
無良奸商 第六誤區
周傲霜与四个老者拾阶而上。
这条台阶如天空垂落的梯子,从山脚下一直绵延到山峰尽头,与天空相接。
修仙之徑 冰點一一
他们每走几步,便增加一批天罗山弟子,最终抵达宗主大殿的时候,已经有数百人簇拥在四周。
他们没说话,死死瞪着周傲霜,似欲撕碎她,粉其身碎其骨再吞了她。
周傲霜平静从容,如有清风相伴,吹拂着她雪白罗衫飘拂,优雅漫步于台阶上。
这让众人更加愤恨。
他们都知道天罗山被封,就是周傲霜的手笔,现在仇人到跟前,便蠢蠢欲动。
很多都想直接施展玉石俱焚,拖着她一块儿死。
周傲霜淡淡道:“诸位,我虽是烛阴司的司主,但烛阴司离了我一样存在,杀我是没用的。”
这话悠扬而清冽,众人神智为之一清。
怒火如遇冰水,瞬间熄灭,竟然生不出愤恨与杀意,唯有冷静与思考。
是啊,她只是司主而已,就像他们的宗主,死了还会有烛阴司,还是改变不了结果。
周傲霜道:“烛阴司的大门一直是向天罗山敞开的,我们早就该是一家人了,只是中途出了一点儿波折,现在终归正途,可喜可贺!”
众人冷笑。
周傲霜看向陈至诚。
陈至诚缓缓道:“我已然答应加入烛阴司,从今天开始,天罗山便是烛阴司的一员。”
“右尊者!”
“怎么可能?”
“我不答应!绝不答应!”
“誓死不降!”
……
五花八门的议论声呐喊声响成一片,乱哄哄的。
周傲霜平静以对。
陈至诚冷哼一声道:“老夫说话难道不管用了?”
众人顿时停住。
陈至诚缓缓道:“反对进烛阴司,不想做天罗山弟子的可以站出来,去留随意!”
顿时一大半人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