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qzx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盛唐陌刀王 ptt-第六百五十七章 不懼怕神罰的軍隊讀書-k5ivz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封常清还不清楚李嗣业所打的如意算盘,以为拿下了大勃律完成后续接盘,就可以班师回碛西,然后李大夫上叙功奏疏,等待加官进爵皆大欢喜。
岂知拿下大勃律只是餐前的一道开胃汤,北印度才是真正的主菜。当然以印度的物产丰富,它也能当得起一道主菜。
大勃律归降的五天后,李嗣业派出去监视各国动态的斥候(谁知道派斥候是真是假)突然传来了消息,说是北印度企图集结兵力要帮助大勃律国把唐军赶走,将领土重新夺回来。
许多不明真相的唐军将领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帮助大勃律复国是你北印度该操心的事吗人家吐蕃打了败仗退走还没有说要重新集结兵力夺回来,你处于南边的国家跟着填什么乱?就算你与大勃律接壤让你感觉到了危险,但在这克什米尔地区还有一个雅利安人建立的国家叫拉利塔迭多,人家这个国家都没有说要出兵帮助大勃律,你北印度也管得太宽了。
大家对这个国家的神奇想法都不敢相信,封常清也质疑北印度的动机,但是都没有对这个消息的准确表示存疑。
因为李嗣业大夫很快做出了反应,甚至听到这个子虚乌有消息后还很高兴。
按照唐军的传统,得知敌军的行动后绝对不会被动防御,所以他立刻下达了进攻北印度的命令。
李嗣业没有派立下新功的封常清带兵,而是命令赵从芳带领归仁军为主力,白孝德率领一部分龙朔军和疏勒军为前锋,兵分两路朝着印度进发。
在这两位心腹将领出发前,李嗣业亲自给他们开了小会,讲明白此战的目标是曲女城守军,还有北印度的最高权力机构婆罗门神庙与耶萨婆曼王宫。在这样一个神权为主的社会里,只要控制了婆罗门僧侣,就等于控制了整个国家,连耶萨婆曼这个国王,都可以像垃圾一样弃掉。
李嗣业对他们两个还不放心,又派了精通梵文,熟悉印度风土人情的戴望担任军师兼向导。当然总决策权依然在赵从芳手中,他是安西军在南亚地区的拳头,自然应该独当一面。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戴望给两位将军科普了曲女城的现状及城池的构造。在什么德里、加尔各答兴盛之前,这里才是印度的中心,戒日王朝的首都,也是继孔雀王朝首都华氏城之后古印度最兴盛的城市。
有天使誤落人間古代 許諾然
“过去的孔雀王朝和戒日王朝曾经统一过印度,戒日王朝在太宗时期也兴盛一时,只是戒日王死后,统一的国家立刻四分五裂,连曲女城都被大臣占据自立为国王。当年王玄策出使印度时恰好赶上了这一时期,遭到这国国王的袭击,死伤二十多人,贡品全部被夺走。王玄策和孤身前往吐蕃从松赞干布处借来一千两百兵,从泥婆罗处借来七千人,指挥着这八千多人便攻破了曲女城,前后经历两战俘虏其国王,王妃和宫室成员一万多两千人、牛马两万余,回到长安献给太宗皇帝。”
“王玄策挺牛啊。”白孝德吃惊地说道:“这段过往我怎么没听说过?”
戴望感叹地说道:“不是王玄策牛,而是太宗一朝牛,天可汗牛。若非有天可汗震慑四夷的大唐国力,王玄策如何能够从吐蕃和泥婆罗两大强国手中借来兵,又如何能够击破曲女城俘虏中天竺国王?可惜如今我大唐国力虽盛,影响力却远不如从前,让吐蕃人在周边屡屡挑衅也就罢了,连南诏那样的弹丸小国,也敢公然造反。”
驕陽似我(上)
白孝德骑在马上满怀豪情说道:“如今的大唐虽不及太宗天可汗的威风,但也不远矣。李大夫执政安西攻取了河中故地,攻取了大小勃律。如今不也正在进攻北印度么虽然没有吐蕃,泥婆罗借来强兵,但也有识匿国和护蜜作为盟友助战。”
“说的正是,”赵从芳一听说白孝德给李嗣业歌功颂德,立即也不困了,跟着他的话往下续:“如今安西北庭的掌控区域是自高宗以来最广阔的,其中一多半是李大夫的功劳,如今李大夫已受圣人绘像凌烟阁,已是近百年来之未有。”
戴望坐在马上沉吟不语,赵从芳从他面具下面也看不出什么表情,他这样曲意逢迎,不就是为了让这位戴六郎听到好传到李嗣业的耳朵里么
白孝德问戴望:“这北印度兵力如何,士兵的战斗力如何,甲胄可坚固可有什么厉害的阵法?”
腹黑總裁誘妻上身
“北印度国王耶萨婆曼麾下共有兵力三万人,如今在曲女城中只有一万,其余两万人分别驻扎在拉哈尔和摩拉婆,我军需绕过拉哈尔直取曲女城。他们的军队甲胄防护几乎全是皮甲,注重美观而不注重实用性,军队战斗力尚可,在印度诸国中算是强的。阵法嘛,无非是简单的方阵,对了,他们有非常厉害的象阵,虽然行动速度不如驼马,但皮糙肉厚极难对付。”
“象阵?什么东西?”白孝德一头雾水。
“你没见过大象?”戴望抬手比划道:“这玩意儿比两头马都高,体型比五头牛都壮,耳朵如同蒲扇,鼻子像一条长蛇。”
于是乎,在白孝德的脑海里幻化出一条凶悍的怪物,体型如牛却比牛壮出五个牛,马腿长长的如同高跷,脸上长着凶悍的毒蛇,张开了血盆毒牙撕咬一切。
“这么可怕?这如何能战得过?”
“可怕倒是不可怕,大象性情温驯,所以更容易畏惧。它们害怕狮子,也害怕明火,更怕爆炸。这次远征大勃律赵镇使带来了投弹营,他们手中的猛火雷正是象阵的克星。所以与北印度军队作战,最大的难题不是什么象阵,而是攻克曲女城。”
赵从芳从前面回过头来,笑着说道:“要攻克曲女城,我倒是有一计,只不过需要戴六郎辛苦一下。”
“什么计策”两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死神列車
赵从芳放慢骑速,与两人并排而行说道:“戴望你亲率一千人在曲女城下挑衅,婆罗门神庙和耶萨婆曼对你非常仇恨,他们必然派兵出城与你作战,你趁机不敌撤退,等敌军追至我们预设的埋伏地点,可一举将其击溃。”
“打败敌军后不要杀俘,把他们当做人质押着攻城,届时城中兵马不足,必然被我所攻克。”
戴望暗暗嘀咕,押俘虏攻城这么狠辣的手段,在天竺人的眼中是要遭受神罚的。
然而白孝德却心中存疑:“这么简单的计策,他们能上当吗”
妃禮勿視:王爺請負責 斜陽寒煙
佐德之子 名劍哥
戴望在心中沉吟了良久,可能是在考虑梵天神会不会降罪,才表示赞同道:“完全可以!这些天竺军还处在礼仪战争的阶段,两军对垒相互约定战场,绝对不使诈。若有不守规矩的一方,会受到婆罗门神庙的制裁,还会受到神明的诅咒。”
大喬商妃 穆木子
“所以你们可以使用三十六计,阴谋诡诈,只要不怕梵天的神罚即可。”
“怕个屁!”白孝德哈哈大笑:“这个梵什么天是天竺人的神,又不是我们的神,祂也只能管得了他们,管不了我们。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