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ely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起點-第一百六十四章 聖誕舞會(終)推薦-zd5fr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角落里,一颗脑袋探出桌子,然后又有一颗小脑袋跟着鬼鬼祟祟探出来。
冤家少爺,請接招 我是薯片
两人脸上都带着威尼斯瘟疫面具,看着格外吓人,所以几乎没有学生,靠近这对奇怪家伙。
小脑袋低声问道:“安妮,威廉与赫敏走了吗?”
大脑袋还在侦查敌情,防止敌人突然杀了个回马枪。
搞侦查,她在业余领域里,那可是专业的。
“走了。”大脑袋终于确定道。
安妮坐在椅子上,将面具揭开,露出了威廉那张脸。
“闷死我了,他们俩终于走了。”
加布丽也将面具揭开,坐在安妮旁边。她狐疑道:“安妮,你怎么知道他们俩会这么早离开?”
安妮得意哼哼两声,露出看破一切的眼神。
“这还用想?赫敏肯定会找借口提前离开……舞会哪有约会重要。”
加布丽哦了一声,仰头兴奋道:“我们俩去跳舞吧?”
“嗯。”安妮望着舞池,转了转眼睛,笑道:“哥哥不在,我正好可以胡乱玩了,还能邀请很多人跳舞。”
“你想邀请谁?”
“当然是谁漂亮就邀请谁,你姐姐,还有特蕾妮啊……嘿嘿嘿~”
她捂嘴笑起来。
“安妮,你笑得好奸诈哦!”
“……”
……
……
走出了门厅,威廉与赫敏来到前门。
橡木门敞开着,他们顺着台阶,来到了早就装饰好的玫瑰花园。
花园里的仙女之光还在闪闪烁烁。
凉风习习,这一对年轻的情侣,在月下惬意散步。
周围都是低矮的灌木丛、装饰华丽的曲折小径和巨大的石雕像。可以听见哗啦哗啦的溅水声,像是一个喷泉。
顺着一条曲折小径,两人在玫瑰花丛中穿行,但没走几步,就听见一个熟悉声音。
——斯内普居然和卡卡洛夫在幽会。
还是在玫瑰花园中!
怪不得没有参加舞会,原来躲这里来了!
斯内普教授,还敢说你不会拼刺刀?
“……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大惊小怪,伊戈尔。”斯内普的声音再次传来。
“西弗勒斯,你不能假装这一切没有发生!”卡卡洛夫的语调惶恐而沙哑。
“几个月来,它变得越来越明显了。我现在非常担心,我不能否认——”
“那就逃跑吧,”斯内普不耐烦地说,“逃跑吧……我会为你开脱的。但是我想留在霍格沃茨……”
斯内普和卡卡洛夫转过一个弯。
他似乎听到了动静,挥动着手里的魔杖,把玫瑰花丛向两边轰开。
斯内普板着脸,表情很难看。因为花丛里传来了尖叫声。
几个黑乎乎的身影,从里面蹿了出来。
这里化身成了霍格沃茨芦苇荡,成为情侣们爱玩的地方。
“拉文克劳扣五十分!”斯内普凶狠地冲着福西特说。
他又看向斯特宾斯,怒道:“赫奇帕奇也扣去五十分。”
“还有你们俩在做什么?”
斯内普瞥见了小路上的威廉和赫敏。
卡卡洛夫变得惊慌起来,尤其是看见威廉。他不安地伸手去摸他的山羊胡子,然后又把胡须缠在手指上。
“我们在散步,教授,没打扰您的约会吧?”威廉笑道。
斯内普白了威廉一眼,懒洋洋道:“没有穿校服,拉文克劳扣二十分……”
“这是圣诞舞会!”赫敏气愤道。
“是啊,可是你们走出了礼堂,这里就已经不是舞会现场了。”斯内普狡辩道。
“好了,扣就扣吧。”威廉不在意道:“别打扰斯内普教授和卡卡洛夫校长约会了。
我想……也许明天会上报纸头条,所有人都会知道这件事。”
斯内普瞪了威廉一眼,气呼呼道:“屎大颗尊老爱幼,拉文克劳加二十分!”
说完后,他就大步流星地从两人身边走过,长长的黑袍在身后飘荡。卡卡洛夫也跟着斯内普匆匆走开了。
醫手遮天:邪王獨寵悍妃 花瓣雨
“卡卡洛夫想要逃跑?”赫敏立马低声道。
“看样子是的。”威廉沉吟片刻。“伏地魔的力量最近在增强,他在计划复活……”
“卡卡洛夫就准备这样逃跑了吗?”赫敏难以置信。
“他没法不跑。”威廉解释道。
“在伏地魔垮台后,卡卡洛夫为了出狱,供出许多食死徒的名字。
他是最害怕伏地魔复活的那个人。”
赫敏皱眉道:“可是他跑了,德姆斯特朗怎么办?”
“选新校长啊……”威廉理所应当道。
“是啊,但那很麻烦,不是吗?”赫敏转了转眼睛,若有所思。
大明血裔 月下的耳朵
“威廉,邓布利多为什么要举办三强争霸赛?”
“为了合作和交流,共同对抗食死徒……”
威廉停住了,他瞬间明白了赫敏的意思。
“没错,为了合作啊。”赫敏兴奋道:“但换个校长,也不一定会和我们合作。
而卡卡洛夫如果逃跑了,我们可以代替他……”
“成为德姆斯特朗的校长!”威廉接着道。
“没错!”赫敏咧嘴笑道。“只要我们的人是德姆斯特朗校长,就可以发号施令,让他们合作。”
赫敏的意思很简单:
後宮若璃傳
戀上極道邪千金 蓖墨
威廉曾经割了卡卡洛夫很多头发,如果他跑路,他们大可安排一位言听计从的假校长。
“赫敏,不得不说,你的想法真的很大胆,也很聪明。”威廉赞叹道。
赫敏眨眨眼,得意道:“那是,我可是霍格沃茨最聪明的女巫。
是不是,史塔克先生。”
“是啊,史塔克夫人。”威廉握住赫敏的小手,下意识揉捏。
赫敏脸色绯红,白了他一眼。
这时,他们走到一个很大的石雕驯鹿旁边,越过石鹿看见一个高高的喷泉水花迸溅,闪闪发光。
海格和马克西姆夫人正坐在那聊天。
“这里都是人,我们换个没人的地方。”女孩提议道。
她现在只想和威廉单独相处,不被任何人打扰。
“那我们去城堡楼顶吧,那里没人。”
威廉变成了一只海雕,赫敏骑在他身上。
滬城靈異檔案
海雕展翅高飞,落在了霍格沃茨建筑群中,最高的那个屋顶。
站在屋顶上,借着头顶那轮明月的光亮,可以清晰俯视整个霍格沃茨的风景。
这里是最好的观景场地。
不过十二月的冬天,已经很冷了。
威廉魔杖挥动,召唤出一个貂裘,盖在自己身上。
赫敏则躲入了他怀里,也围在厚衣服下。
她突然抱紧威廉,死死抱着他,贴着那温暖的胸膛,似乎恨不得将自己揉进他的身体里。
威廉抚摸着赫敏后背,轻声道:“赫敏,松松手,你勒得我喘不过气了。”
“不要,反正这里有没有其它人。”她撒娇道。
“而且,我跳舞跳的太累了,现在腿还在疼,走不动路,你得一直抱着我。”
“这话说的讨打。”威廉笑道。
“你跳那么久,还不是想把我弄得疲惫,就没有力气和别人跳舞了。”
“是啊,是啊。”赫敏仰起头,坦然成承认:
“但你一直不累,而我先累倒了,只好喝点酒。
这样你就不会离开了。”
她如小猫儿一般蜷缩在威廉怀里,腻声道:“是我不讲理,但我不想看见你和别人跳舞。
芙蓉和特蕾妮还好,你没看见其她女孩,像是要吃了你的样子。”
生存 綠嬑
“你们不是朋友吗?”
“是的,我可以分享任何东西,但唯独你,不能分享……也只能是我的!”她幽幽道。
名門閃婚:陸少的心尖寵 淺淺白白
威廉哭笑不得,一巴掌拍在赫敏屁股上,微微用力。
女孩全身颤抖,努力扬起脑袋,眼神迷离地望着威廉。
她一脸异样绯红,仿佛嗑了迷情剂一般。
两两对视,威廉俯身贴紧了她的嘴唇。
两人吻在一起,月光的银色余辉撒满了肩头。
过了不知道多久,赫敏才松开了威廉,踮起脚,咬了他的耳垂一口,娇腻低语:
“威廉,我们回家过圣诞吧,回到那所小房子。”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
更新太晚了,抱歉,还算昨天的。
馴養極品天蠍男
感谢“Ace101”大佬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