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ml7精品都市异能 我明明超兇的 txt-第四十四章 不再隱藏展示-v4gwu

我明明超兇的
小說推薦我明明超兇的我明明超凶的
妖魔在集结。
人类方面同样在紧锣密鼓的展开行动。
一时间。
闻知消息的各大宗门都纷纷派人前往皇城,共同商议接下来这场决定彼此未来命运的战争事宜。
玉鼎王朝并没有封锁妖魔集结准备入侵的消息。
毕竟为了应付接下来的战争,玉鼎王朝各方面的频繁动作都是瞒不住人的,何况出于宣传需要,激发人们的同仇敌忾之心,玉鼎王朝便更不可能封锁消息。
对于绝大多数普通百姓而言。
战争是可怕的。
尤其是面对与妖魔的战争。
在普通百姓根深蒂固的思想里,妖魔天性残忍嗜血,时刻都威胁着人类世界的安危。
一旦人类战败,所有人类都会成为妖魔统治下任由宰割的奴隶与食物。
人们害怕妖魔,害怕战争,但这不代表人们没有战胜妖魔的信心。
且不提百年前重创妖魔的赤海一役。
光是有史以来人类与妖魔爆发的无数次战争,最后都是以人类获胜而告终。
从心理上人类便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因此玉鼎王朝的普通百姓们得知妖魔准备再次发动战争的消息后,短暂的惊慌过后便很快恢复了平静。
与其说百姓们坚信玉鼎王朝能够再次击败妖魔,不如说战争没有真正降临到自己头上,甚至是没有亲自感受到战争的残酷之前,百姓们对于这场战争的认知都是浅薄的。
这是普通百姓的幸,也是他们的不幸。
纵然他们知道战争与妖魔的可怕又如何?问题是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反抗与改变。
他们就像保护在羊圈里的羔羊,而人类修士便是守护这群羔羊的牧羊犬,时刻都警惕着妖魔这群饿狼的侵袭。
尽管妖魔这群饿狼时常都会得手给羊群造成损失。
但人类修士却在总体上护住了羊群。
只要羊群没有灭亡。
羊群中便会源源不断诞生出更多的守护者。
作为玉鼎王朝的中心。
皇城可谓是天底下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然而皇城却依旧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战争的影响与冲击。
比如普通百姓最关心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等重要生活物资都纷纷出现了价格上的小幅度波动,一旦战争彻底爆发必然会陷入物质匮乏的情况,到时候物价飞速上涨,最大的受害者便是底层的贫苦百姓。
因此凡是有点头脑的普通百姓在意识到这方面的问题后都开始囤积这些生活物资,更不要说那些意图通过战争囤积居奇的商人们。
明面上乃是朝廷官员的夏凡最近同样有点忙碌。
在整个王朝机器面对战争运转起来的时候,即便是他这类最清闲的官员都无法再清闲下去。
每天朝廷内的各个重要机构部门都会要求崇文院方面调集整理各方面的资料,以至于平日里冷清寥落的崇文院都难得热火朝天了起来。
“这便是你想要看的戏吗?”
这天。
夏凡正在整理资料的时候。
守藏史孟煜苍老的声音忽然在他的耳边响起。
“不知守藏史大人指的是什么?”
夏凡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反而还有点明知故问道。
“老夫指的自然是这场即将与妖魔爆发的战争。”
守藏史孟煜丝毫没有在意夏凡的态度,语气依旧平静道。
“我想看的戏确实与这场战争有关,但我想要看的不在前线,而在皇城。”
夏凡悠悠道。
妃本良善:皇上请下堂
“皇城……请恕老夫愚钝,不知皇城究竟有何能吸引到阁下?”
孟煜沉声道。
远离前线的皇城可以说是这场战争人类后方的大本营。
既然是大本营,自然是保护中的重中之重。
如果皇城陷落只能意味着一个结果。
人类战败了。
换而言之。
决定这场战争胜负的地方不在皇城,而是赤海前线。
问题是夏凡却没有离开皇城前往赤海,难道他要看的戏并非是这场决定彼此种族未来命运的旷世大战吗?
从夏凡的回答里,孟煜隐隐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守藏史大人有没有想过,如果皇城才是决定这场战争胜负的战场呢?”
说完这句话。
夏凡将收集整理的资料抱在怀里,同时朝着面前的孟煜微笑行礼后便转身告退离开。
“……我会将你的一切都告诉给陛下的!”
望着夏凡离开的背影。
孟煜突然神色严肃道。
“随你喜欢吧。”
夏凡头也不回道。
事实上到了这个时候,他都没有再继续隐藏下去的意思。
他选择告诉孟煜这些,无非是想要自己期待的这场戏更加精彩而已。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将资料送到指定的部门后。
夏凡便直接返回了自己的宅邸。
“咦?大坏人,今天你怎么这么早回来啊?”
正趴在庭院里晒太阳的小花猫第一时间便感应到了夏凡。
“我们该走了。”
夏凡朝着小花猫招了招手道。
“走?走去哪里?”
小花猫闻言一怔,旋即便纵身一跃跳到了夏凡的怀里。
“客栈。”
不等小花猫反应过来,彼此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庭院。
半个时辰后。
一道道人影突然出现在了夏凡的宅邸。
“他不在这里。”
庭院。
窦遥神色凝重地看向身旁的夏明渊道。
“但据府里的人交代,对方在一个时辰前曾回来过……”
“还有什么发现吗?”
夏明渊背负着双手看似漫无目的地游走在庭院里。
“宅子里还有只猫不见了,据说那只猫是他最喜欢的宠物……如果所料不差的话,那只猫正是当年他擒获的妖王……”
窦遥轻叹一声道。
“没想到他一直都在我们的眼皮底下。”
夏明渊一边轻声说着,一边推开了一间房屋的门。
“这也说明了他不想见我们的话,我们永远都无法见到对方。”
窦遥不由苦笑出声。
“至少我们可以确定一点的是对方并非我们的敌人。”
进入屋内。
夏明渊的目光都渐渐锁定在了屋内的一处角落。
因为角落处有一张棋盘。
而棋盘上放置着各种各样的木雕棋子。
“而且……他似乎一直都在暗中注视着我们所有的人。”
夏明渊来到角落的棋盘前。
随手便拿起了棋盘上的一个木雕。
而这个木雕正是雕刻得栩栩如生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