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zya人氣小說 全職國醫 ptt-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新娘子辛苦了相伴-ek8px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全职国医
大概站了有三分钟,方寒这才缓缓回过神来。
今天是他结婚的日子,喜庆,开心、高兴。
人的一生,能有几个这样开心的日子。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今晚正是方寒的洞房花烛夜。
正如韩磊在主持的时候说的那样,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今天是个好日子,江寒还唱了一首歌——今天是个好日子。
可这个特殊也只是对方寒和龙雅馨来说,这个好日子也只是对方寒和龙雅馨,可对别人来说,对大多数人来说,今天也并不特别,也不过是个很普通的日子。
甚至对一部分人来说,今天可能还是个坏日子,糟心的日子。
不说所有人,就说今天前去参加婚礼的那些人,难道每一个都是抱着真心实意的祝福去的吗?
就没有人嫉妒,就没有人巴不得方寒出点什么事吗?
有的。
今天是个好日子,可对刘奶奶和冯教授来说,今天却不是什么好日子,这一对老人去了,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一位七十多岁的老爷子,对很多人来说那压根就是微不足道,去了就去了,这世上每天都会死人。
甚至对接受过老两口帮助的一些人来说,他们也不会知道,一位散尽家财,把自己所有的退休工资都捐出去的老人去世了,他的老伴也陪着他去了。
可这一对老人在方寒的心目中却并非普通的老人,他们平凡,但是伟大,他们在方寒心目中就是圣人,真正的圣人。
圣人不分身份,不分地位,不是说你学识过人你就是圣人,也不是说你誉满全球你就是圣人,在方寒心目中,圣人就是这一对老两口这样子的,把助人为乐当做自己一生的乐趣,哪怕拾荒,哪怕家里全是捡来的瓶瓶罐罐,哪怕无儿无女,他们依旧甘之若饴。
他们不强求别人,只是默默的做着自己喜欢的,在其他人看来很傻逼的事情。
他们只是在用自己的一言一行,默默的影响着边上的人,告诉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上是有温暖的。
也只有真正去了解这一对老人,才会真正的去感动。
而方寒是真的了解。
邪 君 寵
冯老生病,以他的身份,完全是可以享受各种医疗福利的,他是交大的教授,看病住院都可以报销的,可他不愿,他想要把医疗资源留给更需要的人。
或许在很多人看来都会说,你不用也到不了需要的人手中,不知道都被他们那个特权阶级给占用了。
可冯老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他就是那么傻。
其实他们不是傻,而是因为他们的心中是光明的,所以他们也相信这个世界是光明的。
“走吧。”
瘟疫 醫生 小說
方寒看了一眼这个屋子,哪怕是两位老人家的遗体都被运走了,屋子里依旧堆满了瓶瓶罐罐,两位老人家还没来得及把自己这一段时间的收获捐赠出去,就这么撒手人寰了。
两位交警这会儿也是默不吭声,跟着方寒出了门。
虽然两个交警并不清楚两位老人的故事,可能把自己的遗体捐献给医学院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已经不需要去做过多的评判了。
这一对老人,生前在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帮助着能帮助的人,死后又把自己的遗体捐献给了交大医学院,给医疗事业做着最后的贡献,哪怕是死亡,他们也没有浪费自己的遗体。
到了楼下,两个交警甚至不知道怎么办了。
老太太割腕去世,虽然方寒说了不怪他们,事实上也不怪他们,可这会儿两人心中也并不怎么好受。
就如方寒刚才想的,如果自己请了两位老人参加婚礼,是不是就没这个悲剧,交警们这会儿也想着,如果自己不阻拦,不耽误方寒的时间,方寒是不是就来得及。
知道了方寒的身份,交警自然也就知道了方寒的水平。
哪怕事实上也是来不及的,可人在这种时候总是会去多想。
“走吧,咱们去交警队吧。”
方寒上了车。
两个交警这才跟着上了车。
上车之后,第一位交警还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方医生,我刚才第一眼也没认出您来,要不然当时我就……”
是的,方寒是闯红灯了,而且酒精测试仪也测出方寒喝酒了,那种程度甚至能算得上是醉驾,可这一会儿,哪怕是执法的交警都有为方寒开脱的心思,只是他们没那个权利。
人心都是肉长的,在很多时候,大多数人都会说,法理不外乎人情,方寒今天的错误,不是因为自己,也不是明知故犯,只能说是太着急了,压根就没想那么多。
“错了就要受到惩罚,咱们先过去吧,谢谢你们送我过来。”
冯教授老两口的离世让方寒这会儿还有些难受,而且这会儿方寒也并不想过多的解释什么了。
原本方寒就是比较守规矩的人,在面对了这么一对老人的离世之后,方寒就更不会为自己开脱什么了。
交警们也不说话了,车内的气氛一度有点沉闷。
……
“哎,这么久了,方寒这是怎么回事?”
“是啊,这么久了还不回来?”
新房那边,一群人喝着茶,聊着天,时间过的也快,闹洞房本来就是图个热闹,现在大家聊天什么的,其实也挺欢乐,聊什么不重要,最主要是在哪儿聊。
冷不丁有人看了一下时间,我去,都快十点了。
“方寒也不在那边。”
彭东海从外面走了进来,道:“我问了田姨,田姨说方寒接了个电话就急匆匆的走了。”
“可能是有急诊吧。”
冼奋站起身:“看来今晚的洞房没戏了呀。”
纨绔嫡女:金牌毒妃
“新婚之夜都不让方寒消停啊这是。”史宝来笑着道。
“方寒水平高,这会儿有人打电话,可能是比较严重的情况。”阮云飞主动帮方寒说话。
“是啊,小师叔中西医皆通,要不是很棘手,估么着没人这个时候打电话,可能小师叔现在已经上了手术台了吧。”
叶明晨也站起身:“走了,撤了。”
“我去,都不打个招呼。”徐茂成笑着抱怨道。
“方寒中午喝了那么多酒,还能做手术?”史宝来问。
“喝的酒是不少,肯定作弊了,可能早就给自己配了解酒丸了吧。”
叶明晨笑着道:“以小师叔的水平,配的解酒丸效果肯定不错,这会儿早没事了。”
“我去,还有这种操作。”
史宝来笑呵呵的:“改天找方寒要一点。”
“外面也有卖啊,不过肯定没法和小师叔配的比。”
叶明晨笑着道。
众人正说着,龙雅馨的手机响了,龙雅馨走到外面接起电话听了两句,下意识就是一愣:“方寒酒驾?”
龙雅馨这一声比较大,房间内的人都听到了,冼奋等人都冲了出去。
等着龙雅馨挂了电话,冼奋这才着急的问:“方寒酒驾,怎么回事?”
“人这会儿在交警队,确实是接了电话出去的,半路上就被交警拦住了,一身酒味。”
龙雅馨有些生气:“多么着急,都不能找个人开车,拦辆车也行啊,不知道自己喝酒了?”
电话是交警队那边打来的,到了交警队,那边就开始走程序,之前交警没收了方寒手机关机了,到了交警队才还给方寒,方寒也没看,先装在身上,这会儿依旧没开机。
交警队那边知道了方寒的身份,就给龙雅馨打了电话过来,也算是通知家属嘛。
只是说了方寒酒驾,具体原因电话中没说。
“我去,这事闹的。”
“可能是着急忘了吧,以方寒的性子,要不是很着急,也不会喝了酒就开车出去吧。”
“中午喝的酒,睡了一觉起来,八成是忽视了。”
边上这边这个一句,那个一句。
“不管怎么说总是酒驾吧?”
“嗨,多大点事,今天来了这么多人,一个酒驾还不是小意思。”史宝来插了句嘴。
龙雅馨瞪了史宝来一眼,史宝来这种人,可能没少酒驾吧。
“龙警官,您别看我,我没酒驾过,我有司机。”史宝来急忙道。
他只是下意识觉得事不大,他自己还真不需要酒驾。
“大家都回去休息吧,忙了一两天了,我先过去看看。”
龙雅馨对冼奋等人道。
“我跟着一起去吧。”冼奋道。
“行了,大家都回吧,方寒喝酒到现在已经六七个小时了,也用了解酒药,这么长时间了,最多算酒驾,谈不上醉驾,我一个人去看看就可以了。”
龙雅馨是最清楚方寒的情况的,方寒喝的没刚才叶明晨算的那么夸张,回来的时候是完全很清醒的,又睡了那么长时间,酒驾肯定是跑不掉的,醉驾的话应该不至于。
“新娘子辛苦了,那我们先走了。”
众人打着招呼。
“大家慢点,回去早点休息。”
龙雅馨把众人送出了房门,这才回到房间换了衣服。
正准备出门,田玲女士进来了:“听说小寒喝酒开车了?”
“应该是着急吧,我先去看看。”龙雅馨安慰道。
“这孩子,他爸前车之鉴,自己怎么就不长记性,要我说就别管他,关里面算了。”田玲女士生气的道。
“那我不去了,我也觉得应该让他长点记性。”龙雅馨笑着道。
“还是去吧,毕竟新婚夜。”田玲女士也就嘴上说说,哪能真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