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txt-第255章 諸葛子瑜可爲大司農展示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二弟,你也算出身贫寒了,不觉得这些百姓的举动不符民间疾苦么?就算如今郫县百姓富庶了些,而且是上元赛社,也不该这么舍得花钱。否则那些磨坊碾米的活儿怎么会接不满。”
刘备远远观察了一番茶楼澡堂里穿梭出入的人流,就忍不住跟关羽讨论。
这个问题他倒是下意识没有问三弟,因为他知道张飞属于哥仨里最没有过过苦日子的,也不止民间疾苦,对底层穷人小卒也最没同情心。
地火明夷(全文) 燕垒生
关羽是穷困颠沛一直到二十出头闯荡江湖;刘备的穷是十五岁之前,也就是爹死了叔叔还没赞助他那些年,等叔叔赞助游学之后,他混社会自己找到了生意门路,基本上没再受过饥寒;唯有张飞是一直当地主土豪当到黄巾起兵。
“多想无用,说不定伯雅又有了什么鬼点子,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关羽捋须直言。
刘备点头:“走,趁着今日没有多带随从,咱也去微服体察一下民情。”
刘备现在的身份,就算是出门访友,也不可能完全不带随从。像今天这种情况,哪怕关张都是万人敌,而且是在自己的地盘上晃悠,依然带了十几个人,确保安全。
不过十几个人终究是可以伪装一下的,刘备就吩咐护卫拿几个斗笠过来。
但张飞对此嗤之以鼻,笑道:“大哥,这怕不是掩耳盗铃了吧,咱几个身量如此惹眼,戴了斗笠只要一开口照样被人认出来。”
刘备一想也对,就算遮了脸,身高九尺的巨汉和垂手过膝的奇人,还是太招摇了,他就自嘲地哂笑认错,改变主意:
“翼德说得是,那咱就别开口了。刘顿,一会儿你装作这支商队的头领,去前面馆子里跟他们交涉,咱几个不说话。”
后半句话,刘备是转向自己身边的那个乌桓突骑出身的亲卫说的。
“是,大王。”刘顿连忙答应。
刘备:“从现在开始,别叫大王了。”
刘顿:“诺。”
这刘顿是刘备讨黄巾起兵当县尉的时候,就招募的乌桓突骑,刘备起兵时只有五十骑,后来当了两年县尉,到怒鞭督邮讨伐张纯之前,因为经费不足遣散了一些,只剩三十个。
又打了六年仗,如今那批最元老的嫡系骑兵只活剩二十二人。但最低级别也混到了曲军侯,个别擅长带兵的已经升到别部司马,这就是跟随老板跟得早的好处。
这刘顿骑射了得,在赵云加盟之前一直是刘备身边最会射箭的。可惜作为乌桓人文化水平太差,不知兵法不懂治军,所以依然只是曲军侯做不到别部司马。
但曲军侯跟曲军侯也是不同的,能在刘备身边的侍卫亲军骑兵里当个曲军侯,领的都是心腹,待遇也不差了。刘备还暗示过他,等将来北伐成功正式当了汉中王,掌握了京城防务,就升他当别部司马,再升牙门督,而且是到金吾卫手下当个牙门督。
刘关张就戴上斗笠遮面,假装商队里的普通客商,进店暗中观察。
一进门,也没有什么小二迎接,就是一个类似掌柜的店主人翘着腿,坐在一种三块长条木板拼起来的胡凳上,胳膊肘支着垆。
所谓的“垆”,自然就是卓文君当垆卖酒那个“垆”了,也就是酒肆里的土台子,有些店还会把酒缸之类的半埋砌在垆里。而茶楼如今算是新生事物,原先没人开过没法借鉴,所以柜台的装修显然是模仿了酒肆。反正汉末的食酒肆是几乎没有纯木头做柜台的。
店主人就以肘支垆、嘴里叼着狗尾巴草,招呼那几个排着队的客人。
不过刘备也不觉得奇怪,谁让这个时代小地方的营业场所就是这样的呢。
民间商业氛围本就不够浓厚,也没什么服务业竞争,要什么服务态度,又不是唐宋那种竞争激烈的商业社会。
如果一个21世纪的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觉得这儿的服务态度比20世纪的国营商场还冷漠。
刘顿得了主公吩咐,就先找了几张案让众人坐,然后他在旁边排队观察。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店里没有用席子席地而坐,用的是简陋的三块木板拼榫而成的条凳,着实也让人觉得新鲜。哪怕是刘备,虽然觉得凳子样子简陋,却比那些装饰精美的坐具更舒服。
刘顿排队的时候,他们就看到一些本地的镇民,拿着一些划着横杠的竹筹片,递交到店主手中,店主验了一下,就吩咐伙计拿着带口子的大陶壶,倒热水。
客人有些还自带容器,有木杯木盆,灌水洗脸擦牙。
或有体面一些的,自带碎茶,陪个好话,让店伙计帮忙冲泡。
如果再体面一些的,就不赔笑道谢了,只是随手往案上丢下一枚五铢钱,然后自有那伙计点头哈腰小心伺候,千恩万谢豪客的赏赐。
一个五铢钱对普通赤贫百姓可不是小钱,本地的女人在去年刚开的织锦工坊里织一个时辰才赚一个钱工钱呢。当服务员给人泡个茶灌个水才多少工夫?这么点活就能得一个钱,点头哈腰这点脸又算得什么。所以肯给泡茶赏钱的客人,十个里也未必有一个。
很快轮到了刘顿,刘顿清了清嗓子,也问店家买热水买茶。
“柴筹呢?”店家也没抬头看人,本能地先要竹筹。
“什么柴筹?”刘顿也不想多解释,既然没有,就排出几个五铢钱。
听到铜钱响,没精打采的店家这才抬头,打量了两秒,收下钱:“外乡人?那就是两锅热水一个钱,没自带茶叶的话,一合碎茶也一个钱。泡澡也一个钱,如果要等头汤,那就两个钱。”
(注:“合”是计量单位,十合一升,十升一斗。也就是百分之一汉斗。)
刘顿数了些钱,问:“没有酒菜卖么?这水也贵了些吧,泡澡倒是便宜,头汤是什么?”
店家把钱扫进柜里,让伙计上了热水和茶叶,陪着笑说:“酒倒是有,给客官先温上吧,菜只有熟凉菜:兔肉、腊鸡、咸齑、腌萝卜,咱这是茶楼澡堂,没厨子。”
刘顿让每样菜装了几盘,给了钱,然后才继续跟店家攀谈。
店家做了笔大生意,话匣子就愈发开了,继续解释其他:“那竹筹叫柴筹,是诸葛郡丞想出来的,让本村本镇百姓都缴纳柴火,先算好自家煮一锅热水要多少柴,只要交三分之一的柴,就能在茶楼用到同样多的热水。
要泡澡的还能多交一点,但是要算好日子,三日一汤,每月烧十次,要入伙的镇民每月发两根筹,可以洗两次,日子都是分配好的。如果要临时换日子,就跟邻舍换筹。至于刚才说的头汤——咱这儿是一个大石池,能有十数人一起泡,还能分批加热水,第一批来的水最干净,得加钱。”
刘顿不由好奇:“只交三分之一的柴火,就能有热水用,为何如此低廉?百姓泡澡,为何还要分好日子呢?”
店家骄傲地卖弄:“所以说你们外乡的客商,不如咱郫县人识数吧,你想,寻常人家自己烧水,生火熄火,多少柴火都是白白浪费的,哪有生一炉火连着大锅烧俭省。
沐浴就更是如此了,一个人泡,没有三五锅热水根本泡不得。人多挤一个池子里轮流泡,摊下来用不了多少,要是嫌脏可以不入伙。给百姓分配好日子,也是免得有些日子烧多了没人用,柴火浪费。
诸葛郡丞说了,这叫‘计划统筹’,是惠民利民的善政。民不多劳而享用足,才刚实行了一两个月,大伙儿都觉得便利,咱也稍微有点赚,原本闲着也是闲着。
尤其此法去年腊月初才始经营。正好是寒冬时节,乡民苦于寒冷,若是没有这茶楼,人人早晚都是冰水洗漱,要不就不洗漱了。现在倒好,不少乡民一早进镇子歇脚,在这儿洗漱了再找些活干,便是妇人也多有日日进镇的。反正交了柴火不用白不用,不用多亏呐。”
刘顿闻言颇为惊讶:“妇人也日日进镇?莫非正月里日日有赛社集市要赶不成?否则就为白用点热水走几里地也不值当吧?”
店主很是自豪地说:“咱镇上腊月时新开了一家织坊,听说就是诸葛郡丞的妹子开的,真是仁善啊,听说就是怕那些占小便宜的村妇白白进一趟镇子没事做。一个时辰一个五铢的工钱,招人织锦呢。
老朽这些日子也见了不少乡邻村妇,去年都是自己煮茧缫丝的,现在看了织坊收丝和丝坊收茧的差价,算了算还不如卖了茧去织坊做工呢。再有些本钱的人家,就想多种两倍的桑树,自己缫丝来不及就花钱请缫丝坊缫,再把丝拿回去自己织锦。”
刘顿听了,已经超出他的理解范围了,毕竟他是乌桓人,数学肯定不行,所以他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可问的。
而刘备几个戴着斗笠,在旁边喝着茶、酒,吃着冷兔、冷腊鸡腿,心中已然颇为澎湃感慨。
居然连郫县的百姓都会简单算账,知道时间花在做什么工上最划算,赚得最多。
养一倍的蚕、自己手工缫一倍的丝、织一倍的锦。还不如养三倍的蚕,花钱雇人缫丝,再买个织机织三倍的锦。
如今是寒冬,并非收丝季节,所以茶楼里也没有收茧的掮客和卖茧的蚕农,但茶楼门口依然挂着一块写着两个月前收茧和收丝价的木牌子,已经积了些灰尘。
刘备他们刚来的时候没有注意那块牌子,现在重新再看,却别有一番认识:上面明明白白写着蚕茧、生丝和蜀锦的收购价,而且都是按照“一匹锦”的用量来算的,所以很直观就可以告诉每一个人,每个生产环节的附加值是多少。
每一天,每一个进茶楼的村民,都要被刷新强调一遍:缫丝的附加值已经降到历史最低了!分工外包吧!
“伯雅与子瑜真是经世济民之才,民力不增而财货倍增,奇才啊。若假以时日,给子瑜十年二十年锻炼,可为大司农。”刘备由衷地跟关羽如此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