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蘇廚》-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蔡確的下場熱推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蔡确的下场
出得大殿,吕公著看着章惇向枢密院走去的背景:“此子大才,不过过于倔傲,今日侥幸,日后怕也要吃大亏。”
司马光叹了口气:“章惇心性偏狭,今日包容了他,异日也不见得领你我之情。”
吕公著也叹气:“人才实难,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足,即便苏明润……”
司马光说道:“我知道吕公的意思,还是想让他回朝堂理事,最起码今日章惇这样的情形就能避免。”
“但是学校之举乃是大事儿,更是创举,更是大宋和皇家的脸面。”
“此所谓千秋大业,然庆历年间,几位大才举学校事都以失败告终。如今再举,除了苏明润,谁去我能放心?”
“如果他都不能成功,以后谁还敢再提此事?国家教育,难道再等五十年?”
“明润最善于提举制度,大宋的问题,到底是制度问题,先让他把那边的制度料理好要紧……”
吕公著有些担忧地看着老朋友:“君实,你的身体还扛得住不?”
司马光也苦笑:“看能扛到哪一天吧……”
其实这次事件当中,高滔滔于殿中设侍御史制衡宰执,又名正言顺拿到了外路密奏之权,加强了权柄,捞到了最大好处。
这才是她放过章惇的根本原因。
不过这一次御前冲突,还是传了出去,于是台谏疯了。
然而章惇父亲却在这时病故,于是章惇告哀乞守制,脚底抹油,溜了。
代嫁小妻子
台谏一拳打在了空处,更觉气闷,正好蔡确山陵使事毕,犹偃蹇于位。
眼看“奸邪”即将回京,于是台谏立刻转移目标,痛加弹劾。
刘挚、王岩叟、孙觉、苏辙、朱光庭弹章交上十数。
情势汹汹,蔡确遂乞解机务,但是表词不当,火上浇油。
其中有“收拔当世之耆老以陪辅王室,蠲省有司之烦碎以慰安民心,严边备以杜强邻之窥觎,走轺传以察远方之疲瘵,明法令之美意以扬先帝之惠泽,厉公平之大道以合众志之异同。”
自夸到这分上,实在是太不要脸了,于是孙觉、苏辙愈不平,上章揭穿:“皇帝践阼,圣母临政,奉承遗旨,废市易,捐青苗,止助役,宽保甲,免买马,放修城池之役,复茶盐铁之旧,黜吴居厚、蹇周辅等。
命令所至,细民鼓舞相贺。
今小臣既经罢黜,至于大臣则因而任之,臣窃惑矣。
确所上表,虽外逼人言,若欲求退,而论功攘善,实图自安。
所云收拔当世之耆艾以陪辅王室,臣谓当世之耆艾,乃确昔日之所抑远者也。
所云蠲省有司之烦碎以慰安民心,臣谓有司之烦碎,乃确昔日创造者也。
此二事,皆确为政无状,以累先帝之明;非陛下卓然独见,谁能行此?
确不自引咎,反以为功,则是确等所造之恶皆归先帝,而陛下所行之善皆归于确也。”
公论如此不容,而高滔滔还在“容忍”。
这是帝王心术,高滔滔恨蔡确切骨,这是摆明了嫌蔡确罪名不够,不让他走,是要将他往死里整。
蔡确一辈子以整人起家,王安石依照惯例乘马入宣德门却被卫士打下了马,请皇帝依法处置,当时的开封府尹苏油将双方各打五十大板。
蔡确上疏大论王安石和苏油的错误,导致两人出外,而蔡确加直集贤院,迁侍御史知杂事。
范子渊疏浚黄河工程,知制诰熊本巡察后发现不对劲,反被范子渊告状,蔡确弹劾熊本党附文彦博,导致熊本被罢黜。
而蔡确代替他为知制诰、知谏院兼判司农寺。
三司使沈括拜见吴充谈论免役法在两浙路的实行不利于民,应当加以更易。
蔡确上疏弹劾:“沈括既然觉得免役法需要变更,为什么当年不在他检正察访的时候说,现在却在不属于他管的时候说?”
“他这是觉得王安石罢相了,新法就可以动摇了。希望陛下对他加以治罪。”
沈括因此被贬黜,苦逼几年才被苏油捞出来。
相州案更是蔡确的成名作,一共牵扯了三名宰相,十几名官员。
而蔡确因此被擢升为御史中丞、领司农寺,一时权势煊赫,新法中的“常平、免役皆成其手”。
之后暗中操弄乌台诗案,坑苏颂,苏轼,苏油。
元丰改制,又坑了王珪一把。
一路权术玩得风生水起,活活混到了首相。
还是那句话,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
刘挚弹劾他担任山陵使期间,灵车出发的前天晚上,他不在外住宿,在路上又不侍从。回来后,还不请罪,是大不敬。
王岩叟弹劾在熙宁、元丰年间,所有冤假错案和苛政,蔡确由头至尾全部参与,到如今却说什么“当时未敢言”,呸!
当时人家苏元贞远在郑州,侍御史只是贴职而已,却照样放胆上书,而蔡确近在陛前,深得信任,今日却以“不敢言”搪塞?
不敢言,你当时做谏官就不称职,你怎么爬到副相上去的?
你只是以此为理由,意图巩固自己的地位,反把过错归于先帝罢了!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然而高滔滔依旧没有处理。
己丑,前宰相王珪出手,终于将蔡确一剑封喉!
所有人都既感慨又匪夷所思,死王珪搞翻活蔡确,真特么苍天有眼,报应循环!
当时的大臣,多有写日记的习惯,王珪之子王仲煜在整理父亲遗作的时候,发现了王珪的日记,翻到王珪蔡确坟场定议联手坑苏油那一段,不由得满怀悲愤。
苏油是王仲煜的大恩人,甚至可以说是恩师都不为过,苏油的人格魅力,让王仲煜死心塌地的佩服。
自己进士第四的名次,几乎就是苏油利用那年火德论这个当红大IP,一手推上去的。
他知道自己父亲与苏油不睦,苏油也不计前嫌,却没有想到,自己父亲和蔡确联手做下这般坑害恩人的事情!
自己父亲是老实人,从之前之后看来,完全是被蔡确利用,当猴子一般耍了。
蔡确,罪不容诛!
但是这会牵累到自己父亲的名声,王仲煜痛苦地纠结了几晚,最终敌不过良心的折磨,决意告发!
当时蔡确还位在台谏,却暗中交通宰执坑害重臣,以为进身之阶,这是大罪!
之后离开台谏,却是故意安排,由此引爆乌台诗案。
整个事件中,可以看到小人的机巧是多么的可怕,会给国家带来多么巨大的灾难。
道天行
而自己父亲一世的清名,也彻底毁在了小人的手里。
王仲煜痛哭上书,要求严惩蔡确!
之前的那些罪名,对蔡确来说都是毛毛雨,因为蔡确咬死是神宗授意,虽然是“归咎于君”,但是终归符合程序。
因此高滔滔一直压着不出手,就是因为有些投鼠忌器。
王珪的日记,立刻让蔡确之罪和神宗撇开了关系,让高滔滔终于有了惩治蔡确的充分理由!
台谏官本来就是天子用来钳制宰执的最后一道防线,台谏官交游宰执,那就是“政治癌症”。
以苏油那么厚的根底,苏辙一任右司谏,苏油就坚决不担任具体职务,现在更是溜到中牟去了。
这就是懂规矩和不懂规矩的区别。
乌台诗案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差点就开了“以文字罪人”的先河,要是真成功了,赵顼就会背上封建王朝帝王最可怕的污名。
王珪已经死了,华夏一族的传统,讲究人死为大,何况告发的是自家儿子,算是变相的“自首”,朝廷包容他几十年的苦劳,最后不予追究。
不过蔡确可就没这么好命了,直接因为此事被贬为英州别驾、新州安置。
真实历史上,蔡确被贬好歹还有个过程,先是被罢为观文殿学士、知陈州;然后因他弟弟蔡硕的事被削夺官职,转任安州;之后又转任邓州;最后因《游车盖亭》诗语涉讥讪朝廷和高滔滔而被追贬英州别驾、安置新州。
这次倒好,直接一次性到底,且彻底定论,再也不可能如历史上那般出现反复。
新州时称“烟瘴最甚”,有“人间地狱”之号。
范纯仁、吕公著在高滔滔那里求情,以蔡确母亲年老,岭南山高路远,不宜让她翻山越岭为由,主张改迁他处。
高滔滔根本不搭理:“险陷先帝于恶,以台谏之身交通大臣,仅此两罪,山可移,此州不可移!”
吕公著又去请求赵煦,要他在高滔滔那里替蔡确开解一二,赵煦更加不搭理。
敢谋害司徒,不罪王珪我都心气儿不平,还想让我替蔡确说好话?没门儿!
此事还有很多后续,比如御史盛陶、翟恩、王彭年,因不上疏弹劾蔡确,被罢官出外。
中书舍人彭汝砺认为处理过重,因封驳对蔡确处理的诏旨,同样获罪出外。
应该说如此从重从快处理蔡确,的确有些不合制度流程,很多人根本不是“蔡党”,也一点不同情他。
血 輪 眼
他们反对的是高滔滔“不合制度”这点,只能算是各自都有各自的坚持。
其实苏油还很认可这些人,犯罪分子也应该有辩护律师,为的是保证法律执行过程中的最大正确性,这是后世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不过苏油也明白,诽谤高滔滔“以母改子”,想夺高滔滔立赵煦的功绩为自己的“拥戴之功”,这才是高滔滔要整死蔡确的根本原因。
女中尧舜,可不是曹太后那般任人欺负!
蔡确的确是自己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