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祕笈古文網 txt-【番外之先驅篇】第二章 兔子相伴

祕笈古文網
小說推薦祕笈古文網秘笈古文网
传送大阵启动后,参加传送的所有人先是脑袋一阵眩晕,随后一股极其强烈的撕扯之力落在他们的身上。
身体四周像被夹子夹住,把他们像拉面片一样不断拉扯。
哪怕他们都经过极其残酷的地狱式训练,也不禁被这股几欲将他们撕碎的力量撕扯得惨叫出声。
忍受着这种痛不欲生的感觉不知多久,撕扯之力忽然消失。
强烈的痛苦之后猛然迎来的舒适感,竟让他们不由呻吟出声。
仰天躺在地上缓了好半天,已经有些昏沉的神智才清醒了些。
艰难地睁开双眼,眼前一片幽暗。
他们仿佛置身于夜空之下,头顶星光点点,闪烁不定。
吴彦忍痛勉强扭过头,周围和他一样躺着七八个人,一个个都像死狗似的一脸菜色,浑身微微颤抖着。
数量好像不大对,数了数,心中一沉。
少了五个人!
联想到之前在痛苦之中似乎隐约听到三声嘭嘭的爆裂声,有种很不好的感觉。
算不算是出师不利?
不过是一个传送,就有可能损失了五个人。
这次传送之前,联邦不是没进行过实验,甚至还违背道德利用真人进行过几次实验。
当然,这些真人按惯例都是挑选的罪大恶极的死刑犯,并“征得”了死刑犯的同意。
实验大多失败了。
有时没效果,有时大阵爆炸,有时传送的小白鼠、狗子、猴子或人只传走了半截···
即便完好地传送走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传送成功,传到哪去了。
联邦倒不担心死刑犯真的传送成功,便宜了他们。
传送之前就会给他们注射一种一分钟内必死的毒药。
直到最近上百次传送实验,实验体都成功消失,联邦才将第一次正式传送提上了日程。
人选上让各大势力有些头疼,发生了不小的争执。
最后,各大势力竟不约而同派出了他们年轻一代的最强领军人物。
这种没谱的任务,九成九是回不来了,各大势力这是在拿下一代甚至下几代的发展来赌。
但万一真有天大的好处,人家派了最牛的人选,你却只派了个普通的凑数,怎么能争得过人家?
那不相当于拱手想让?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各大势力被迫只能如此,没得选择。
而且,再重要的人才,以各大势力的底蕴,总还是可以培养的,不至于就因为缺了谁而伤筋动骨。
吴彦看了看幸存的几人,眼神闪了闪。
其他几个身强体壮的挺过来不足为奇,有些柔弱的秦慕雨,和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营养师兼心理师韩天赐也挺了过来,倒让他有些意外。
脑中迅速闪过两人的所有详细资料。
这两人在一般人看来当然不普通,履历可谓豪华,不然也不可能被这次行动选中。
但相对于其他各大势力的精英,就显得不太起眼了。
如今看来,怕是并不简单。
吴彦脑中思绪飞快,同时和其他人一样忍着剧痛缓缓从地上撑起身体。
刚抬头向前看了眼,几人就大吃一惊。
前方约百米左右是一个很突兀的面积约几百平的精致小院子!
院落中,不知哪来的光线,将院子和周围照得分外明亮。
若不是几人刚回过神,绝对会第一时间注意到这个院子。
院子里有一座小阁楼,风格看上去很古典,和现在的高科技建筑截然不同。
有点像是一些古板的老学究喜欢的样式,古色古香。
阁楼前宽敞的花圃草坪,摆着一张小桌和一把摇椅。
摇椅摇摇晃晃不断前后摇动,但上面空空如也。
摇椅的前方赫然站着一只,兔子?!
半米多高,雪白的绒毛,不断不安分抖动的长耳。
一对猩红的眼睛,正死死盯着几人看着。
兔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猩红的眼睛中,分明透着无比的惊喜。
其他几人只是对突然看到这么一只古怪的兔子感到吃惊。
吴彦的心中则掀起了惊涛骇浪。
刚刚传送的时候,他悄悄念了一首同样很古怪的儿歌:
小兔儿乖乖,
把门儿开开,
快点儿开开,
主人要进来。
联邦在挖掘遗迹时发现了五块奇怪的石碑。
第一块石碑上面刻着标有“试练之门”的复杂图案,正是联邦研究传送大阵的基础。
联邦之所以铁了心要研究出这个秘密,就是因为“试练之门”这四个字。
既然是试炼,想必一定有很大的好处,又不是必死的绝地。
说不定是外星人的基地呢?
说不定能得到更先进的科技呢?
说不定能长生不老呢!
这要是不值得研究,那什么才值得研究?
也说不定会有危险,但被所有人刻意忽略了。
第二、三块石碑,对其他势力同样是个谜团。
西游前记 千里幻
但对吴家,是惊喜。
都和吴家传说中的开山老祖有关!
也就是说,这个遗迹很可能和吴家有关!
这个秘密吴家并没有透露任何口风,只有自己知道。
只不过他们自己一直也没研究出什么。
第四块石碑估计是一篇秘笈。
第五块石碑,刻的就是这首让人啼笑皆非、摸不着头脑的疑似儿歌。
联邦花费心思查了一番。
还真是远古时期的一首儿歌。
歌谱却是没有了,也没留下什么音频。
这次就连吴家也莫名其妙,搞不清楚石碑上为什么要刻这个。
但不包括吴彦。
吴彦刚好在家中一本很破旧的古籍中,见过这首儿歌,虽然并没记载是怎么回事。
他很肯定,这其中绝对不简单,不然这首儿歌也不会被专门刻在石碑上。
这个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并没有告诉家里。
人嘛,总要有些自己的秘密。
在传送时,想到这个遗迹八成和吴家有关,他不知脑子里哪根弦不对劲,忽然想起了这首儿歌,还念了出来。
没想到,传送到这里,真的有一只兔子!
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一定有!
石碑图片他不知反复研究了多少次,都快被他研究烂了,上面每个细节他都记得非常清楚,比他睡过的女人身上的胎记记得还清楚。
刻着儿歌的石碑上,一个角落,还刻了一只很卡通的小兔子图案。
和这只兔子非常非常非常像的,小兔子!
几人看着古怪的兔子,心中正琢磨着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现在身处何处,只见兔子猩红的双眼中忽然亮起红光,不断闪动,如同跳跃的火苗。
兔子的变化没有对他们产生任何影响,但他们下意识就觉得兔子这个举动并非好事,似乎是想对他们不利。
心中莫名发凉,都不由自主摇摇晃晃地向后退了几步。
这时,几人发现兔子面前隐约出现了一块几乎透明的薄膜。
薄膜上有些复杂的黑色和白色的符文,其中几个地方的符文聚集在一起,组成了几块拳头大小的小太极图案。
随着兔子眼中的红光闪动,薄膜也忽明忽暗,若隐若现。
其中一个小太极图案似乎正在受到某种刺激,不断爆出刺目的光芒又黯淡下去。
几人都没见过这种古怪的场面,但他们都是聪慧机敏之人,立刻就有所猜测。
眼前的画面和星舰护盾受到攻击的情形挺类似,这里不会是有一层平时并不会显露出来的某种防护层吧?
这只兔子是在攻击这个防护层?
看那恶狠狠盯着他们的眼神,他们能感受到兔子对他们的满满恶意。
迅速将携带的枪支武器拿在手里,却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安全感。
眼神飞快地四处打量着,周围一片幽暗,没有发现任何出口。
互相看了看,心情都非常凝重。
两分钟过去,兔子面前的薄膜除了一直闪动,没有其他变化。
兔子原本惊喜的目光慢慢变得阴沉。
有些可爱的兔脸上,表情开始变得烦躁,就像一个饿极了的人眼前明明摆着一块大肥肉可就是吃不到嘴。
突然,兔子似乎张口发出一声怒吼,几人只看到了口型,没听到任何声音。
随即在几人惊骇欲绝的目光中,兔子的身躯迅速膨胀,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只十米多高的巨型兔子。
说是兔子已经不太确切。
兔头、鸟喙、鹰眼、蛇尾,双目红光绽放。
一身白毛掩盖在滚滚黑烟之下,魔威滔天。
兔子身后那古朴淡雅的院落,像幻想一般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几人的目光正对上那两团红光,顿时浑身一僵。
无边的恐惧涌上心头,让他们如堕冰窟,浑身汗毛乍起,忍不住开始颤抖。
脖子仿佛被恶魔之手死死掐住,让他们根本无法呼吸。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大脑像受了强烈的刺激,一片空白,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
有两个人条件反射般用右手食指勾动了枪的扳机,却只发出了几声咔咔的响声。
无论是动能枪械还是激光能量枪械,竟都好像坏掉了,没有任何效果。
但他们的食指还是不由自主不断地用力勾着,勾着。
这时,头顶星空那些闪烁的星星陡然全部点亮。
若仔细数,就会发现刚好一百单八颗。
道道星光如同绚烂的流星雨划过夜空,坠落到兔子的周围。
兔子所在那片区域,地面隐隐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黑白阴阳太极图案。
一个半球形的罩子,正扣在太极图之上。
罩子表面,不断有复杂的黑色和白色符文若隐若现。
有一百零八处拳头大小的小太极图案,分布在罩子上,按照一定的方位和顺序排列,似乎是一些关键节点。
几人顿觉差点将他们当场吓死的恐惧感减弱了一些。
几乎崩溃的神智重新回归脑海。
他们的身体仿佛被掏空,全都腿一软,软倒在地,像溺水之人重新呼吸到新鲜空气,猛烈地喘息咳嗽着。
兔子似乎被头顶的星空和罩子刺激得更加狂暴。
发了疯一样开始猛轰罩子。
罩子上一百零八处小太极图全部亮起光芒。
受到攻击的位置,黑白二色符文浮出一大片,不断闪烁着。
折腾了足有几分钟,罩子相当稳定,并没有任何破损的迹象。
兔子的脸越发狰狞,眼中满是癫狂。
疯子般的攻击忽然一停,双目红光殷红如血,亮得如同两个探照灯。
眉心处倏地钻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迷你兔子,闪烁着五彩光芒,浮在空中。
神魂出窍!
迷你兔子神魂刚一露面,头顶星空一百零八颗“星辰”光芒大作。
轰隆隆的雷声响彻整个空间,不断有雷光从所有“星辰”上涌出,迅速汇聚成一团。
颜色忽而看起来是白色,忽而看起来又是黑色,非常诡异。
咔嚓一声巨响,一道巨大的霹雳从雷团中劈出,正劈在迷你兔子神魂上。
神魂被劈得向下一沉,发出一声痛苦的嘶鸣,身上爆开一片五彩碎屑。
兔子本身则感觉脑子像被一把利斧生生劈开,同样发出一声惨叫。
面部扭曲得像是恶鬼,咬着牙,强忍着剧痛,拼命催动神魂。
神魂猛地扑向罩子上的一个小太极图节点,尖利的鸟喙,狠狠地啄上去。
咔嚓,一道雷霆再次当头劈下,正中神魂,劈得神魂一阵颤抖。
拼命吸在罩子上,才没有被劈下来。
鸟喙继续疯狂地啄击在固定的位置。
几人软在地上,看着兔子被雷霆劈得不停哀嚎的惨状,背后都冒出凉意,好像自己身上也在肉疼。
但他们不仅没有感到安心,反而越来越觉得不妙。
可他们现在实在无力做什么,就像一群等待审判的囚徒。
迷你兔子神魂仍然不要命地不停攻击罩子。
头顶的雷霆不断劈落,劈得神魂身上不断迸溅五彩烟雾。
没一会儿,神魂就缩小了一圈儿,表情也有点萎靡。
兔子自己更是浑身微微发抖。
对罩子的攻击却也越发凶猛。
终于,在某一时刻,罩子上被迷你兔子神魂不断啄击的位置,传出一声轻微的咔嚓声。
一道微不可查的缝隙,出现了!!
一股恐怖的神识从缝隙中钻出,瞬间将躺在地上的几人全部罩住。
几人的脑子全都一晕,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兔子将罩子攻破了一道裂痕,心中的狂喜将他疯狂的情绪冲淡了一些。
身形骤然缩小,恢复了原本可爱的形象。
被劈小了两圈儿的神魂也嗖的一下钻回眉心。
既然已经成功,没必要继续引动法阵的镇压。
随着兔子一身魔威消失,罩子上的符文闪了一阵,和地面的太极图案一起渐渐隐去。
头顶刺目的星光也暗了下去,重新恢复成一片星星点点的星空。
兔子的神色相当萎靡,只是刚刚这一会儿,神魂就受到了重创,不知要养多久。
眼中却透着兴奋,用力在地上蹦了几下,还翻了几个跟头。
心念一动,外面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几人中,忽然有两个人的身体抖动了几下。
然后嘭的两声,竟爆成两团猩红的血雾。
兔子的嘴巴用力一吸,血雾化作两条血线,顺着被打破的裂缝的位置钻进罩子,被他一股脑吸食一空。
闭上眼睛,短短的双臂背在身后,一脸陶醉。
嗯,没错,就是这个味道!
多少年了!
多少年了!
他都快要忘了这种鲜美的感觉了!
地面倒着的剩下几人,身体也开始抖动。
但抖了两下,忽然又恢复了平静。
兔子被困在此处不知多少年没有开过荤,突如其来的鲜美是让他有些沉迷。
正要将剩下几个血食全部吃掉,一次享受个痛快,他的理智却克制住了这种强烈的冲动。
脑子也终于清醒了,咂了咂嘴,满嘴的血腥味道让他有些后悔。
浪费了两个傀儡啊!
兔子早就预想过,当有生物出现在这个地方时,要如何处理来帮助自己脱困。
只不过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常年累月日复一日的死寂,让他越来越绝望。
今天突然有人出现,竟刺激得他一时有些疯狂,失去了理智。
兔子心中的激动慢慢平复,睁开一对红眼,看向地上剩下的几人,眉头微皱,脸上露出一丝不满意的神色。
这几个人竟都是一点修为没有的垃圾,和修行者的血肉根本无法相比,就连最弱的杂鱼的血肉味道也比这好太多。
也就是太久没吃尝了个鲜。
体内一点灵能都没有,不仅浪费了两个傀儡材料,对他还没有任何益处。
就算有益处,他也不能全都吃掉,因为根本不足以让他脱困。
吃光了,谁知道下次得等多久才能再有这种机会?
兔子的神识顺着罩子上的裂缝钻出去,分成了无数细丝,向着四面八方延伸,钻进幽暗之中,不知最后探到了哪里。
他以前也有几次拼着神魂受损在罩子上打开一条裂缝,用神识探查外面的情况,不过罩子会很缓慢地自动修复。
他很清楚自己被关在什么地方,虽说无法探出很远,也足够他大概了解一些关键信息了。
半晌后,兔子点点头。
和上次的情况差不多,没多大变化。
计划,可行。
眼中红光一闪,倒在地上的几个人缓缓站了起来,像木偶般自动走到他的面前,目光渐渐从呆滞恢复了清明。
发现自己正站在可怕的恶魔眼前,全都吓得一哆嗦,就想向后退,却发现身体像不是自己的似的,根本无法动弹。
“你们,想死还是想活?”兔子的神识化作意念出现在几人的脑海中。
···
一个月后,兔子看着已经修炼了他的功法,接受了他的任务的几人消失在原地,心中竟有些忐忑。
无数年的期盼,成败或许就看这次了。
唉,若非他的控制力无法延伸到外面太远,将几人完全控制才是最保险的。
现在只能让几人保留自己的神智,通过功法来进行约束,也不知道会不会出什么岔子。
另外,要是能在第五层布置下心魔血腥祭坛就好了。
虽说引过来的也只是一些筑基的杂鱼,但血肉中蕴含的灵能总归比更低的淬体境要多那么一丢丢。
可惜,第五层的生物在晋升传送时是和外界连通,不是局限于这个空间之内。
以他如今被压制到极点的不多力量,无法影响到这种传送。
只能在第四层截流了。
都是一些比杂鱼还杂鱼的杂鱼。
但杂鱼再小也是肉啊。
日积月累,总能让他慢慢有所恢复,比什么都不做要强。
兔子猩红的双眼看向头顶有些梦幻的星空,露出了阴毒之色。
嘴巴又不由自主咂了咂,似乎在回味一个月前那股鲜美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