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大唐最強駙馬爺 泠雨-第175章 賣技術分享

大唐最強駙馬爺
小說推薦大唐最強駙馬爺大唐最强驸马爷
长安城郊:
蜂窝厂内,杜荷正在接待一名商人。
商人叫杨丰,三十多岁,洛阳人,杨氏家族庶系子弟。
杨氏家族是一个超级大家族,不过嫡系衰落,已无夕日荣光,反而庶系出了个李丰,拥有不错的投资理念,在短短十多年间,发展成一个不弱的家族。
蜂窝煤此时在长安城已经流行起来。
长安城中百姓纷纷使用,彻底打破了百姓烧火做饭用柴的习惯。
为此,杜荷向外宣布,准备转让蜂窝煤厂,包括一座煤矿山在内。
杜荷只准备留下一座煤矿山,用于炼制焦煤。
杨丰是一名有眼界的商人。
稍加调查后发现,经营蜂窝煤大有前途。
况且,市场已经被杜荷培养起来,以后只需要不断向全天下推广而已。
问题是,貌似看上去蜂窝煤生产很简单,可是没有配方,全使用煤炭的话。
成本太高,赚不到多少钱。
配方又在杜荷手上。
这不,杨丰约杜荷见面,商谈技术、作坊、煤矿山等转让事宜。
杜荷亲手泡了杯茶,推到杨丰面前。
“杨老板,品一下此茶?”
杜荷微笑道。
呼!
茶香四溢、满屋飘香。
杨丰首次品尝,茶水下肚后,淡淡的苦涩,然后清香,让人耳目一新。
回味无穷!
“好茶!”
杨丰道。
呵呵!
杜荷微微一笑。
“杨老板,此茶是刚生产出来,茶叶是从各茶山上新收购上来的,过几天会在市场上出售。”
杜荷点头道。
“杜大人,这茶不便宜吧!”
杨丰问道。
“这个有点贵,毕竟产量有限,供不应求。销售价准备10贯钱一盒。一盒有二两茶叶。”
杜荷道。
杨丰心中惊讶万分!
二两茶卖10贯钱?
那不是抢钱吗?
新鲜茶叶只是几文钱一斤,转手就卖10贯钱二两。
杨丰彻底无言了。
难怪要转让蜂窝煤厂,原来是看不上那点薄利。
再说了,刚刚制作出来的新茶叶,杜荷根本不用考虑销售问题,长安城中那么多有钱人。
消耗量极大。
有钱人的钱不赚,赚什么人的呀!
与一名有钱人做生意,其利润是与100名普通人做生意,赚到的钱还要多。
普通人手里钱捏得紧,一分一厘都要考虑再三。
有钱人不一样,只要产品好,让人满意,再多的钱也会花。
回过神来的杨丰,看了看杜荷。
“杜大人,听说您要转让蜂窝煤厂,另外加上一座煤矿山,不知要多少钱?”
杨丰饮了几口香茶,开口询问道。
“十万贯钱。”
啥!
十万贯?
抢钱呀!
“杜大人,我是抱着诚意来,不要开玩笑。听说大人手上二座煤矿山,
是按5000两白银,从长孙冲手上赢回来的。才一年时间不到,涨价那么多,太贵了!”
李丰道。
哦!
调查得很清楚吗?
连那些事都调查出来,看来,对方确实有诚意。
不过呢?
一年前与现在是二回事。
过去开采煤矿,基本是亏钱。
现在不一样了,杜荷弄出蜂窝煤出来,打开了销路,培养了市场,这根本不能比。
呵呵!
“杨老板,说得没错!本少手上确实有二个煤矿山,从长孙冲手上赢来的。
撩夫成瘾:总裁束手就寝
那时,煤矿山年年亏本,长孙冲也是想丢抱负,不想沾在手上,才折价那么低。
现在不一样了,本少开发出蜂窝煤技术,能让煤炭产生利润,增值是肯定的。
杨老板表面上是看上煤矿山、蜂窝煤厂,其实,是看上了蜂窝煤的制作技术,看上了配方。
如果杨老板只购买煤矿山的话,价格绝对便宜。”
杜荷淡淡道。
“杜大人,十万贯钱,实在太贵了。”
杨丰苦着脸道。
呵呵!
在本少面前装穷。
少来那一套。
目的不就是想让本少让价吗?
那些勾当杜荷心中明白。
nba球星历史档案
“杨老板,不要在本少面前装穷。你心中明白,蜂窝煤的市场前景,绝对会让你大赚。
想象一下,全国有多少百姓,一旦家家户户使用蜂窝煤,是啥情况?
利薄可是量大。
本少都觉得蜂窝煤制作技术,只卖10万贯钱,真是白菜价。”
杜荷淡淡的道。
杨丰听后狠狠鄙视了一眼杜荷。
纯粹是废话。
要不是为了蜂窝煤制作技术,谁会愿意花高价来买煤矿山。
长安城周边,有好多煤矿山。
价格很便宜。
特别是并州一带,更是白菜价。
煤这种玩艺,全国到处都有,根本不值钱。
百姓烧火用,稍不留意会中毒。
后世人都明白,是二氧化碳中毒,并非煤本身有毒。
可是,古人不懂呀!
老以为是有毒之物。
发现煤炭数百年时间,却一直无法推广应用。
一旦解决中毒问题,很快煤炭会成为百姓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东西。
百姓一旦接受蜂窝煤,需求量会非常的大。
就算一个蜂窝煤赚一文钱,也绝对是恐怖的数字。
何况,一个蜂窝煤真的只赚一文钱吗?
答案是否定的。
起码一个蜂窝煤会赚三文钱以上。
关键是看卖多少钱一个。
不过呢?
长安城中的蜂窝煤价格,已经被杜荷订死了。
想要再提价,估计会受到诸多抵制、制约。
不可能卖高价,获取暴利。
“杜大人,我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呀!”
杨丰继续装逼,想谋求低价转让。
拉倒吧!
“杨老板,不要在本少面前装,没用的。本少不吃那一套,有钱就买,没钱拉倒。”
科技 時代
杜荷绝对不会妥协。
唉!
杨丰长长叹口气。
“杜大人,10万贯钱也行,不过生产蜂窝煤的技术,只能独家转让给我。”
李丰道。
呵呵!
“杨老板,放心吧!在这点上本少说一不二,既然技术转让给你了,本少当然不会向其他人转让。”
杜荷道。
“杜大人,蜂窝煤技术转让后,大人也不能生产蜂窝煤,否则,我可吃大亏了。”
杨丰道。
啥!
本少都不能使用?
开什么玩笑!
虽说杜荷不会使用,可是这点价格就买断技术,也太廉价了吧!
何况,一旦技术转让,杨丰想要提高蜂窝煤价格销售,没人能牵制,会形成垄断暴利。
杜荷摇摇头。
虽说蜂窝煤技术粗糙,可是要想达成配方也不是容易的事,需要做好多实验。
“杨老板,想都不要想。那样的话,你可以谋求暴利,抬高价格销售。”
杜荷拒绝道。
“杜大人,要不这样,你可以生产出来自己使用,但是,不能在市场上出售。”
杨丰道。
妈蛋!
换汤不换药。
以为本少傻呀!
“杨老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只要你在市场上不抬价销售,本少不会干涉。
一旦你想利用蜂窝煤谋求暴利,本少一定会出手打压。蜂窝煤是百姓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
不能受到某人的操控。本少不反对赚钱,可是,必须有个度。不是什么钱都能赚的。
赚有钱人手中的钱,赚再多本少也不会管。
若有人黑心了,赚百姓的老米钱,那可不行,本少绝对要出手干涉市场价格。”
杜荷掷地有声道。
“好吧!按杜大人所说办理,就十万贯钱转让吧!”
杨丰只好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