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我在萬界抽紅包-第1115章感覺像是打劫看書

我在萬界抽紅包
小說推薦我在萬界抽紅包我在万界抽红包
陈风大方收下,笑道:“等你突破了,我还可以在你这里得到一些感悟,为接下来的合道做更多的准备。”
“那就借兄弟你的吉言了。”
天一道君开怀大笑,心中无比舒畅。
如果遇到这种好事都突破不了,那他就真的该死。
“你们返回自己的地盘,将所有的精品资源收集过来给我。”
陈风吩咐黑甲巨人等,这些肥羊的红包已经抽得差不多,接下来可以让他们出去帮他搜刮一些资源。
他相信这些家伙能够收集的资源,肯定比他此刻得到的这一份资源还要多。
虽说得到天一道君全部的积蓄准备的资源,不过这是对方准备的给大漠用炼制化身所用的材料,并不是可以直接吸收的修炼资源。
他只能在路上将之卖掉,换成修炼资源,直接用来提升其他的混沌世界。
这么一来,剑道相关的分身都快速的提升,达得道君水平的的越来越多。
原本主要是他本体突破,由于他有多个世界,即便没有全部到道君水平,但综合实力在世界境就能超越一般永恒帝君,所以随便组合一部分混沌世界就能够达到帝君水平。
而最近他达到道君水平的混沌世界越来越多,实际上也越来越强大,肯定比此主宰还要强了。
他开始将这些达到道君水平的混沌世界化作分身分离出去,到其他区域寻找资源。
这样一来,不仅他的手下会帮忙收集资源,自己的各大分身也在收集资源。
估计不需要太久,他上千个混沌世界都能够达到道君水平,到时候即便是至尊、终极帝君也不怕了。
天苍域和大漠域之间,光是直线距离就相隔着上百个混沌域,因为想要抽红包,陈风故意让天一道君慢点走,帮他介绍沿途的各大势力,并且接触那些不同势力的道君。
天一道君如今有陈风的帮助,基本上没有多少后顾之忧了,自然也不急着去大莫域,非常热情的带他去沿途各大势力,接触不同的道君。
一连浏览了十多个区域,他们来到一处新的地方。
这次天一道君脸色却是冷了下来:“兄弟,前面统治整个混沌域的道君是我的一个对头,我估计没法帮你介绍了。”
“对头吗,这样挺好的,我们直接打上去吧。”
陈风坏笑一声,只要有理由,他就可以动手,然后趁机抽红包。
“这……会不会容易闹出一些麻烦。”
天一道君无语。
“师出有名怕什么?谁都知道你是他的对头吧?”
陈风反问:“你是天苍宫的人,那他们和天苍宫就是对头,而我是天苍宫的人,那我就可以跟你一起出手。”
“额,兄弟你开心就行。”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天一道君笑道:“这些家伙要倒霉了。”
“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为了避免给其他兄弟带来太多麻烦,我不会弄出太大的动静,嗯,这样吧,除非是生死仇敌,我一般就不下杀手,让他们赔偿。”
陈风带着笑容。
打打杀杀的他并不喜欢,赚资源才是王道,要尽可能多榨取一点资源。
“兄弟,我怎么感觉你像是打劫的。”
天一道君调侃。
“这怎么能叫打劫,这叫我为你们主持公道!”
陈风哈哈一笑,他又发现一个赚钱资源的途径,这可比抽红包快多了。
有了打算,他毫不客气,直接冲入这个势力的地盘。
这是一块寒冰领域,到处都是冰冷的寒冰,其中冰山无数,每一座冰山都高达亿万丈,就算城市都是冰块雕铸而成,似乎万古不化。
“这家伙修炼寒冰之道,克制我的水之道,我也有点奈何不了他。”
天一道君介绍这个对头的大致情况。。
“天一,你竟然敢来这里,找死吗?”
察觉天一道君,很快一个声音传出,带着恐怖的寒意,接着一个气息强大的身影从冰山中飞了出来,他浑身上下都是冰冷的气息,几乎冻结了时空。
“敢欺负我兄弟,今天我来收拾你!”
这种敌对的势力,陈风懒得多做事,直接动手了。
“狂妄!”
看到这个人居然跑到他们的地盘动手,这个对头大怒,一只无比恐怖的寒冰大手跟着拍出。
咔嚓!
他那儿是陈风的对手,寒冰巨手瞬间就破碎了,即便是周身的寒冰领域,也根本挡不住陈风释放的剑光。
“什么!”
后者大惊失色。
他没想到这个道君实力如此强大,完全在碾压他。
轰隆!
他直接被一掌拍了出去,砸在了下面的冰山之上,接着整个亿万里冰山都破碎了。
完全不是对手!
他被打蒙了,张口吐血,想不明白一个道君怎么会这么强。
“哈哈,老冰山,能让我兄弟教训你,是你的福气。”
天一道君看到对头狼狈无比,居然有这种下场,心中无比的畅快。
同时他也更加明白这位兄弟的实力,他都奈何不了这个家伙,而在自己兄弟面前,居然一巴掌就拍成重伤,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一片剑光落下,直接化作牢笼,将之镇压在其中。
后者露出恐惧之色,他发现自己的力量在这剑光之下,完全就跟纸糊的一样。
他可是修炼的寒冰之道啊,防御力非常强大。
“不想死,快点给我兄弟道歉,然后把你们的所有东西都拿出来赔礼。”
陈风毫不客气。
但他没有下杀手,以镇压为主,多榨取一些资源,除非是生死仇敌的,他才会不客气。
天一道君知道这位兄弟的打算,配合道:“你最好是配合一点,只要你赔礼道歉的诚意足够,我们就不会杀你,毕竟也是到我们道盟的。”
“抢劫!你们这是赤裸裸的抢劫!”
冰山道君愤怒无比。
“废话哪儿那么多!”
陈风大手一握,一阵剑鸣之中,万剑射出,落在对方身上,穿心而过。
“啊!”
即便是道君,也忍不住发出凄厉惨叫。
他的剑气可不仅仅是攻击肉体,还会攻击灵魂,是从头到脚,从外而内,深入灵魂的痛苦。
只是一次,后者便脸色苍白,剧烈喘息,对陈风的恐惧之意更加浓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