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笔趣-第1171章 天軍饒命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哈巴罗夫没告倒沙鲁赫,一口气憋在胸口难以下咽,他在心中暗暗发誓,与沙鲁赫势不两立,要接着整!
不久,李钰率龙武军向阿拉木图发起了进攻,北门遭到明军的重点进攻,沙鲁赫驻守的城外堡垒首当其冲。
沙鲁赫不愧是位知名莽夫,硬是凭借堡垒走位,顽强抵抗龙武军的冲击,危急时刻,他不得不派人向驻守北门的哈巴罗夫求援。
让人没想到的是,哈巴罗夫竟然宣称那位前来求援的布哈拉士兵是逃兵,当场将之斩杀了,还把首级挂在城门上。
沙鲁赫远远看见部下的首级,气得捶胸顿足,差点晕过去,无奈明军进攻猛烈,他只得拼尽全力抗击明军。
不知为何,明军只进攻城外的堡垒,没并有逼近阿拉木图城,北门上的俄军官兵们见下面厮杀,一个个翘着二郎腿在城墙上观战,眼睁睁看着布哈拉军官兵死伤惨重,却是发出阵阵漫骂嬉笑之声。
这情形,像是第三国的军事观察员,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场战斗,不时的点评一二。
经过半个时辰的激战,龙武军退走了。
这一战,堡垒附近尸横遍野,沙鲁赫所部的布哈拉军阵亡八百多人,损兵折将近一半!
当天晚上,天降大雨,龙武军没有再发起进攻,似乎是撤走了,也不知去了哪里。
沙鲁赫疲惫的坐在简陋的堡垒内,却是一夜未眠,他骂了一晚上人,把哈巴罗夫祖宗十八代狠狠的问候了一遍,虽然他不屑与贱民发生关系,但已然顾不上了。
到了凌晨四点,沙鲁赫迷迷糊糊闭上了眼睛,刚睡了不到十分钟,就被亲兵叫醒了。
亲兵大惊失色,急匆匆的向沙鲁赫汇报:北门上的俄军不见了,一个人都没了!
沙鲁赫亲自带人去查探,猛的发现,岂止是俄军不见了,整个阿拉木图城里的各部联军,都他妈的没了踪影!
诺大的阿拉木图城,空空如也,所有联军都溜之大吉了!
原来,昨日深夜,戈洛文趁着明军走远,下达了弃城逃跑的命令,哈巴罗夫则是将这份命令扣留了。
联军所有部队都得到了撤退的命令,唯独沙鲁赫蒙在鼓里!
“他妈的,这帮狗日的俄国人,是想把老子当礼物送给明国人啊!”
沙鲁赫大惊失色,顾不得多想,急急忙忙带着残部逃出堡垒,向哈萨克汗国的都城突厥斯坦方向狼狈逃窜。
一路上,沙鲁赫心惊胆战的拼命奔逃,高度紧张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唯恐半路忽然杀出一队明军。
在此之前,他可是吃过不少类似的亏,跑着跑着,就有一彪人马冲出来,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是一顿乱杀。
让沙鲁赫万万想不到的是,今日却是出奇的顺利,一路上竟然没有遇到明军骑兵的阻拦!
说起来,这也是傻人有傻福,恶人有人报,都是拜哈巴罗夫所赐。
昨天晚上,阿拉木图中的联军弃城而逃,完全在九江侯李钰的预料之中,因为白天的进攻就是为了吓唬联军。
龙武军早已在通往突厥斯坦城的大路上,设下重重埋伏,秉承皇帝陛下的密旨,一路上对联军进行围追堵截,杀伤其有生力量,扩大战果。
在这种情况下,越是跑在前头的联军,越是遭到龙武军的迎头痛击,死伤惨重。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txt-第1171章 天軍饒命閲讀
而撤退动作慢一点的联军,反倒损失较小。
其中下场最悲惨的,莫过于哈巴罗夫所率的俄军,他们被龙武军当成了联军主力围追堵截,死命追杀。
原本,戈洛文命令联军各部于晚上十点统一行动跑路,目标突厥斯坦,而哈巴罗夫担心落在最后,就不顾其他部队,提前一个时辰跑路了。
他们在通往突厥斯坦城的大道上,遭到龙武军的迎头痛击。
黑暗之中,李钰见对方都是俄国毛子,误以为这是联军统帅戈洛文,毕竟这家伙跑路第一名,于是下令全力发动进攻,唯恐这毛子跑了。
哈巴罗夫的八千俄军,陷入了三万龙武军的重重包围中,还都是骑兵,下场可想而知。
不到一个时辰,八千俄军除了部分善于隐蔽的,几乎被全歼了,就连哈巴罗夫本人,大腿上挨了一枪,被捆起来成了俘虏。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笔趣-第1171章 天軍饒命展示
哈巴罗夫提前逃跑,自以为能逃出生天,哪里想到,反倒给联军当了诱饵,天下蠢材,不过如此!
幸运的是,后续姗姗来迟的联军,也未能幸免于难,戈洛文带着人马跑到此处,远远见有人打起来了,他反应很快,立马掉头就跑。
戈洛文虽然蠢,但人家懂得逃跑,跑起来狡猾而迅速,而哈巴罗夫连逃跑也不会,白白替比人挡枪子。
李钰的反应也不慢,继续率龙武军追击。
经过一夜的激战,联军付出了阵亡万人的代价,几个主将好不容易冲出了重围,如丧家之犬慌不择路四处奔逃。
收拾掉了联军残部,天已大亮,各路设伏龙武军收队回营,准备进攻突厥斯坦城。
突厥斯坦是哈萨克汗国的国都,占领这里,意味着西域战役的完美结束。
所以,李钰率三万龙武军向突厥斯坦行进,准备立下天子赏送的旷世功劳!
如此一来,从阿拉木图逃出来的沙鲁赫虽然跑得狼狈,但却未损失一兵一卒,连武器装备也一样没丢。
恼火的是,他们这一路一粒粮食也没搞到,从阿拉木图到突厥斯坦,两三万联军败兵已经把沿途的粮食抢得干干净净,一根毛都不剩!
接下来的发生的事情,让沙鲁赫彻底没了脾气。
布哈拉军路过一处不宽的河流时,他们惊恐的发现,这片区域满是联军的尸体,他们面横七竖八的乱躺着,鲜血淙淙的横流,将河流这段都染红了!
还有的人,也不知死没死透,他们满脸鲜血,身体无规则抖动着,就此歪躺在石桥边,半边身子还搭在桥上,随着河流一起一浮的上下浮动……
沙鲁赫见此情景,大概知道了什么,庆幸的同时,带着被吓懵了的残部拼命往突厥斯坦城跑。
一个月后,当这一千多“乞丐”跑到突厥斯坦城下的时候,个个饿得不成人形,如同一群饿死鬼。
沙鲁赫所部的布哈拉军,能够熬到突厥斯坦城,已经是一个奇迹了,因为一路上什么都没有,仅有的几座城镇,也被之前路过的明军洗劫一空,布哈拉军的大部分士兵已经断粮三天,连战马都吃掉了。
这支疲惫饥饿之师,眼巴巴望着突厥斯坦,希望能进城饱餐一顿,否则,他们只能饿死在城下了。
可以说,突厥斯坦是他们最后的希望!杨吉尔汗是他们的再生父母!
然而,他们绝望的发现,突厥斯坦城的城头上,飘扬的竟是明军的龙旗,城上无数把黑洞洞的枪口探了出来……
“哈萨克汗国亡了?”
沙鲁赫愣了半天,怎么也想不到,好好的突厥斯坦城,怎么一下子就被明军打下了呢?杨吉尔汗呢?
“跪地求饶,缴械不杀!”
城上传来了一声厉喝,说的是汉语。
沙鲁赫为了对付明军,倒是学了一些汉语,特别对明军的口令、口号等,深有研究,他一听就明白这话什么意思了。
“砰”的一声闷响,沙鲁赫直接跪了,连身上仅有的佩刀都扔出两米远。
“天军饶命,我投降……”
沙鲁赫一边说着,一边在地上前滚。
让人惊讶的是,所有布哈拉汗国的士兵,也如他一样,扔下武器往前滚,口中高呼着:“天军饶命,我等投降!”
城上一名年轻的龙武军士兵不解道:“这帮犊子干啥呢?”
一名老兵含笑道:“这叫滚坡派投降,是当年定国公灭叶尔羌汗国时,他们的汗王亲卫,自坡上滚下投降我军时,无意间创出的流派,在西域诸国广为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