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道長去哪了 線上看-第一百四十五章 上天熱推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道长去哪了
孔安国跳了脚,成山虎也万分遗憾:“谁知道会是这样,当时也说给那只虎妖留饭,但他也不吃啊,就要了袋灵石……打开信后才知道是这么回事……”
孔安国问范蠡:“文种还是没下界?”
范蠡点头:“召唤了一天了,也没露面,谁知又跑哪里去了,这厮……上回战鬼兵的时候就不在,还信誓旦旦说下次一定,结果要用的时候又没影了……”
孔安国道:“不等了,你们把兵准备好,老夫先上天去,看看能不能想办法弄到战云。”
众人都恭送催促:“安国先生赶紧上天吧,我等早准备好了。”
孔安国也着急,匆匆忙忙穿越虚空,一头扎进了南天门,眼前顿时挤满了仙神,他差点一头撞在前面某位女仙的身上。
南天门前这么拥挤是十分罕见的,只不知那么多排着队等待下界的修士是哪里冒出来的,按理除了大军出征,很少会出现这种情况,显然这又不是大军出征的迹象,让人摸不着头脑。
如果放在往日,孔安国肯定要打听一下出了什么状况。仙神寿元悠长,且无聊,但凡有什么怪事都会想着法子的折腾一下,听听八卦,调剂调剂生活,但他此刻赶着救人,没工夫理会此间的热闹,只是一个劲的往前挤,要挤出去找王钦或者田骈。
刚才被他挤了一下的女仙回过头来,脸上带着薄怒,正要斥责,孔安国连忙道歉:“抱歉抱歉,没想到会挤成这样,老夫之错。”
一边道歉,一边注意到这女仙的绝世美艳,心头不禁跳了一下——天上绝美的女仙比比皆是,但这么美的,还真是少见。
那女仙见他道歉诚恳,样貌上又是个童子状,脸色和缓下来,向旁边闪了闪,礼让孔安国先行。
孔安国道了谢,一边往前挤,一边忍不住攀谈:“道友可知,这是怎么了?”
那女仙摇头:“我也不知是怎么了,以前上天较少……”
孔安国问:“难怪面生,道友是在哪里监坛?或是何方土地?守护哪座灵山?”
那女仙回道:“我是真师海的水伯元君。”
孔安国还想再问真师海是在哪一个部洲,却猛然看见了廊柱下绑着的几十名仙神,其中便有王钦、灵安客、何荔娘等一干八仙子弟。
再看见捧着翻天印的太岁神殷郊、来回逡巡的土行孙,他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完全没心思再去找那美貌元君搭话了,脚步僵直,心中如翻江倒海般开了锅:八仙出事了?莫非和北俱芦洲巫江那边的事情有关?八仙这是得罪了广成子?
这些念头冒上来,令他尤为心焦,也不想在这里多耽搁了,他要赶紧回去告诉大家这个坏消息,然后再商量对策。
返身想要重回东胜神洲大门时,却回不去了,被几个天兵扯着提出了人群。孔安国抗诉:“你们作甚?老夫要回去……”
还待挣扎,一员天将斥了句:“进可以,想要出去,就到后边规规矩矩排队!”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道長去哪了 ptt-第一百四十五章 上天閲讀
说着,孔安国就被赶进了南天门。匆忙间去寻排队的位置,一时间却哪里看得到头,正在人群中如没头苍蝇般乱撞,却被人拉着到了一排队列中:“老孔,过来!”
孔安国回头看去,正是他要寻找的管仲和田骈,于是忙问究竟,管仲和田骈将原委讲述一遍,这才搞清楚了。
“可……如今却该如何?”孔安国着急道:“巫江那边打起来了,怀仙势单力孤,急需援兵,王钦他们又被绑在阶下,这……”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田骈摇头:“只能等,已经等了六个时辰了,瞧这架势,怕是还得一天。”
孔安国问:“天上一日,地下三日,战事紧急,哪里等得了这许久?没法找人通融么?”
管仲道:“毕元帅来过一趟了,却只领走了蛮雷将军,太岁神和土行孙不给面子,不让下界,他也无法。他们只能回琼苑催促八仙尽快结束斗法,看看八仙他们有没有法子闯过去。”
孔安国又问:“文种呢?你们见到他没有?”
田骈指了指另外一排队列:“文种在那边排队,那是去昆仑山瑶池洞天的大门,看看那边能不能快一些。”
孔安国喃喃道:“所有洞天的大门都堵上了,广成子真是……”忽然想起来:“接引殿的元宝童子呢?我去寻他,看他有没有什么办法……”
管仲摇头:“玉帝不说话,王母也不开口,但凡是进了南天门的,都暂时别想出去,我们几个都感应到怀仙的起坛召唤了,但下不去也没办法,慢慢排着吧,你找到元宝童子也一样,他也出不去。”
孔安国也深感绝望,忽然间有些理解玉帝和王母了。
堵门的殷郊和土行孙都是赫赫有名的真仙帝君一流大能,斗法实力极为接近金仙,派来一般的天将,都过不去翻天印和捆仙绳这一关,如果请青华宫太乙天尊、神霄雷府普化天尊、紫微宫紫薇大帝、北都宫青虚大帝这等供职天庭的金仙出手,能不能请动还真的很难说,眼前的局面摆明了就是广成子在折腾,谁愿意轻易得罪这位第一个击金钟的元始首徒?
何况人家堵门的理由相当的冠冕堂皇,并不是要和天庭翻脸。
设若玉帝和王母亲自出手,想必广成子就要来了,说不定还会带上一个在须弥山也占了个佛号的俱留孙!
孔安国忽然间意识到,就算八仙来了,恐怕也无济于事,巫江那边,顾佐要糟。
琼苑之中,八仙已然围攻极乐童子等峨眉青城一脉多时,正要发力拿下时,李玄见到外围假山上的毕元帅,似乎在向他挤眉弄眼,频频示意,心中顿时疑窦丛生。
觑了个空档跳出战团,由张果和钟离权暂时接掌,他眼中依旧观望战局,似乎是在寻找对方破绽,实则不经意间向着假山方向靠近。
果然,身后传来毕应元的低语,将南天门发生在事情简略告知,李玄顿时陷入沉思。
这却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