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txt-第三百六十五章 落於金鰲島,定策入星空分享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归属于东海的一众太乙道君们,可谓是来自于天南地北,各有跟脚,绝大多数的先天神圣在这东海上,都不曾建立自己的道场——在三清道人找到了龙母玄,提出了他们的构想之后,东海上所有的太乙道君们,都是对三清道人的提议表示了支持。
那四座仙岛的踪迹,再如何的渺渺莫测,但没有了强者在其间坐镇之后,在东海的一众太乙道君们面前,也显得是异常的脆弱。
只一个月的时间,一众太乙道君们便是将那在吕道阳陨落之后,便重新隐没于东海当中的四座仙岛从虚空当中逼了出来。
然后,在诸位太乙道君们的合力之下,四座仙岛当中的岱屿,被从中摘出来,伴随着一道清冽的剑光,这岱屿岛和瀛洲,方壶,蓬莱三座仙岛之间的联系,被彻底的摧毁。
五方五行之势,五去其二,那被镇压在仙岛之下的东海气脉,便再也不受约束,直接从巨鳌的模样消散,凝结成一团,游离于天地之间,四座仙岛,都是朝着汪洋之下沉没。
而就在这个时候,诸位太乙道君们皆是双手一托,便是将那即将沉没的四座仙岛给托起。
然后,才聚拢的东海之气脉,便再度是被诸位太乙道君们一分为三——一者,化作一枚玉印落入龙母玄的手中。
一者复又化作一头巨鳌,被一众太乙道君们塞进蓬莱三座仙岛之下,将这三座仙岛给一起托住。
最后一者,则是化作一头金鳌,将那被割裂出来的岱屿托起——“自此之后,这岱屿山,变更名做金鳌岛!”
看着那金鳌长鸣一声,稳稳的拖住那金鳌岛托起,上清道人的脸上,亦是露出了笑容来,然后步入其间,伴随着其脚步,他身上的道韵,便是随之在那金鳌岛中弥散开来,令那金鳌岛中的地形,随着上清道人的心意飞快的变幻起来。
“这五仙岛,亦是更名做三仙岛,正好,这三仙岛可作为我等游历休憩之处。”余下的太乙道君们,同样也是笑了起来,在他们踏进那蓬莱岛或是方壶岛的时候,这岛屿当中,有一道又一道的廊桥飞檐勾连而起,化作一座又一座天地造化的宫殿,每一位太乙道君落入其间的时候,根据这太乙道君所修行的大道,都会有一座宫殿在这三仙岛上不同的地方浮现出来。
待得诸位太乙道君们,都在那三仙岛上找到了自己歇脚的地方之后,这三仙岛上,吕道阳曾经所留下的痕迹,以及云中君所率领的大军在其间所留下的痕迹,已然是彻底的烟消云散。
“东海乃龙族之地,我等不便插手,自此之后,我等便暂居于这三仙岛上。”
“龙君陛下或是龙母陛下若是有什么要事,只需得令符一道,我等便是须臾可至。”
一众太乙道君们纷纷踏进三仙岛中,以切实的行动告诉龙母,虽然他们现在都是出现在东海以准备应对巫族或者三海的反扑,但他们对于东海的归属,却没有丝毫的惦记,更不会影响龙族在东海当中经营的秩序。
若不如此的话,这些太乙道君们只是端坐于东海,只是出现在东海的太乙道君们面前,东海当中,龙族所经营的秩序,便难免的会因为这些太乙道君的存在而发生偏移——在这些太乙道君们所在的地方,就算是有龙族的修行者存在,那龙族的修行者也会默认,那一片汪洋,是独属于这太乙道君的领地,是龙族的秩序覆盖不到的地方。
“怎敢轻易惊扰诸位道友们清修?”听着这些太乙道君们的话,龙母玄的脸上也是带着明显无比的笑意——她当然是能够听得出来这些太乙道君们言语当中的意思。
“诸位道友们放心,我龙族既然受陛下诏令主持东海,那这东海的大小事宜,我龙族必然是能够将其处理得妥妥帖帖,不令诸位道友们受诸般杂事纷扰。”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丁丁DINGDI-第三百六十五章 落於金鰲島,定策入星空看書
“当然,若真的是遇到了难以决断之事想请诸位道友们出手作为裁断的时候,也请诸位道友们全力相助才是。”
……
“北海你真的认为造舒他们能够从通过另外的道路出现在星空之内?”太一道人问道。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丁丁DINGDI-第三百六十五章 落於金鰲島,定策入星空推薦
天上天是和洪荒天地平行的一方天地,一众太乙道君们虽然能够横跨空间,能够感受到空间的存在,但想要隔着这洪荒天地而找到那天上天的存在,几乎是不可能——若是太乙道君就能够感觉到那天上天的存在,那上一个纪元的时候,三族神庭就不会到崩溃的时候,都察觉不到那九幽之界和天上天的存在了。
“云道友,我想仔细听一听你判断的依据。”和师北海一起出现在东海之滨的太一道人看着面前的云中君道。
都到了这个地步,云中君依旧是坚定的认为造舒道人他们会入侵天上天,东皇太一也不得不正视云中君的想法。
“或许,云中君才是所有人当中,最为顾全大局之人!”东皇太一暗自想道——一众掌控拳势者之间为了气运的明争暗斗,东皇太一可谓是看的真真切切,但在所有的人之间,云中君却是唯一的一个例外。
在所有人都没有准备好的时候,他一力敲定联合龙族,借龙族之力一鼓作气席卷东海,而在攻占东海之后,这位大权在握的后天第一神君,却不曾显现出对权势的任何留恋——那些先天神圣们认为接下来云中君不适合继续在这东海当中执掌战事,云中君便是果断无比的放下了手中的兵权,回转天河闭关。
如果说那一次云中君的选择,是因为他触及到了天人之境的界限,需要闭关的时间来突破修为,那么此时这一次,在战略重心调整的时候,就算是那些太乙道君们摆明了要将云中君按在这东海之滨,不想让他再接触到任何的功勋,云中君也依旧是一副不滞于心的模样。
而在众位先天神圣们进入了星空以后,云中君对于自己这位太阳帝君的权威,亦是百般维护,为此,将自己置身于那些太乙道君们的对立面,也在所不惜……和云中君表现出来的姿态相比,这天地当中,那些太乙道君们的姿态,可以说都是有些‘不堪入目’了。
而一个对自己的私利没有半点在意,一心只是维护自己这位太阳帝君的权威,顾全大局的人,他对局势的判断,当然是值得信任的。
“军寨议事的时候,多给云中君一些言说的机会就好了。”东皇太一心头暗自感慨,但很快,他便是又唏嘘了一声。
因为屡屡维护他这位太阳帝君的权威,屡屡压制那些太乙道君们的野心和利益的关系,那些太乙道君们之间,已经是有了相当程度的默契,在聚众议事的时候,尽可能的不令云中君发表自己的意见。
如今东皇太一麾下这庞大无比的势力,虽然东皇太一在这势力当中有着绝对的领导力,但实际上,这个势力却能够看成是一位又一位的太乙道君所组成的联盟。
而在究其根本,则是因为这一方天地实在是太过于的庞大,庞大到那些太乙道君们所统御的领地之间,根本就难以形成相互之间的协调——休说是什么盈亏得失,就算是有一位太乙道君所坐镇的地方被敌人攻破,这都未必是能对整体的大局造成什么影响。
毕竟,不是谁都如同云中君一般,能够将庞大无比的战局把控于指掌之间,将对手的任何一个破绽都化作积累自己胜势的资本,对于正常的统帅而言,更多的情况下,他们在察觉到对手破绽的时候,还不等他们对这破绽做出应对,这破绽就已经不再是破绽了。
是以,那些太乙道君们虽然朝拜东皇太一,但实际上,他们每个人在任何事上都有着极大的自主权,一旦是他们之间形成了默契,那就算是东皇太一,也会觉得棘手无比——毕竟,他不可能将所有人都镇压或是打杀,无论如何,他都需要这些太乙道君们的存在为他镇压一方,调和内外。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在朝会上让云中君多说些东西,谈何容易?
……
而另一边,在明舒道人信心勃勃的带着自己挑选出来的善于沟通的精明强干之辈准备出使三海,一一的拜访那些太乙道君们的时候,三海的太乙道君们,却是借着军气的掩护,再一次的在北海聚集起来。
“造舒道友,现在可以说了吧。”众位先天神圣们合力封锁了北海水宫的气机,将这北海水宫从时空当中遮断出来之后,这才是齐齐望着上首处的造舒道人。
他们在东海之滨,在东皇太一的主导之下和巫族一战之后,这些太乙道君们,只差一点就要放弃对那天上天的觊觎了——对抗之间,他们都是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巫族以及东海这两方势力当中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的底线。
在一种太乙道君们借着紫霄宫中听道的机会才登临太乙,稳固了太乙道君的境界,连灭之境应该有的手段都还不曾掌控得圆融如意的时候,东海的东皇太一,巫族的十二祖巫,却已经是在这太乙之境上更进一步,用独属于自己的方式触摸到了生之境的玄妙。
休说是云中居所率领的定止军了,光是东皇太一镇守于那出入天上天的门扉,就不是他们这些才登临太乙道君两万年不到的太乙道君们能够打主意的。
不过,在那与巫族的一战结束之后,造舒道人却说,他有另外的进入天上天的办法,于是这些太乙道君们,这才是一边等着明舒道人他们的出使,一边借着停战的机会,再度聚集在了北海。
“那天上天之所以缥缈难测,究其根本,就在于其远离与洪荒天地之外,我等纵然是执掌空间之权柄,也难以锁定那天上天的存在,只能望着那天上天无可奈何的慨叹一声,不得其门而入。”
“但有一件事大家大家或许是忽略了一件事。东皇太一他们虽然是在天上天中占了先手,但他们不像巫族那般,乃是一开始就统治着天上天的存在——对于天上天而言,东皇太一他们,也不过只是一个外来者而已。”
“之前的异象,你们可还记得?”造舒道人停了一下,等着诸位太乙道君们回想思索一番。
“之前星空动荡,这才是叫我们察觉到了那天上天的存在。那星空动荡之间,紫薇三垣黯淡无光,然后有太阳星大放光明,我敢确定,那必然是东皇太一他们争夺那天上天的权柄有成,然后天上天的权柄变迁,这才是令星空动荡,呈现出了众星交织,大日凌空的异象。”
“再想想云中君率众攻略东海的时间,以及其从东海当中隐退的时间——我判断,云中君从东海隐退,便是率军去往那天上天征战厮杀,也正是如此,在紫霄宫中的时候,东皇太一才是以退为进,答应了我们的要求,令云中君不出现在三海的战场上。”
造舒道人如同窥一斑而知全豹那般,从云中君的动向上分析着东皇太一他们攻伐天上天的时间和进度,但那些受邀而来的太乙道君们,此刻确实是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来——对于这些太乙道君们而言,造舒道人说了这么多,唯一的对他们有用的消息,便是那天上天的权柄才刚刚发生让渡和交接,就算是东皇太一他们已经是通过数万年的征伐在那天上天立足,但立足和统治,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造舒陛下还是直说你的结论吧。”南海之君戴虹道人打断了造舒道人推断的过程。
“我的意思是,为了争夺那天上天的权柄,东皇太一他们必然是引了后天生灵进入那星空当中作为前驱,以为他们征伐,助他夺取星空的权柄。”
“而那些后天生灵论及实力,强者也不过只是些寻常的不朽金仙而已。”
“我等若是能够得到知晓那些去往天上天的后天生灵的种族,便可在这天地之间寻得其同族,然后以血脉为引,追本溯源而上,以天机之法锚定那后天生灵的方位——若是那后天生灵正处于那天上天当中,那么这天上天的方位,自然也就出现在了我等的面前。”造舒道人信心满满的道。
“妙计,妙计!”
“不愧是造舒道友。”造化道人话音才落,一众太乙道君们都是感慨起来,造舒道人所提出来的办法,可行性可以说是极高——天地万族和巫族不一样,巫族不休元神,只炼血气精元,而他们的血脉源头,皆是来自于十二祖巫,若是有太乙道君想要沿血脉而上,那他们所感应到的,要么便是这天地之间那不可计数的巫族,要么就直接是十二祖巫。
但天地万族就不一样了——天地万族当中,每一族的血脉都有不同之处,都有特殊之处,他们以这些血脉为根本,追本溯源而去,既不用担心做了无用功,也不用担心他们这才刚刚开始追本溯源,便是惊动了东海的那些太乙道君。
“除此之外,我还有第二策!”在那些太乙道君们敬服无比的目光当中,造舒道人再一次的出声。
“造舒道友快快请讲!”一时之间,这些太乙道君们心头的欣喜,几乎可以说是溢于言表。
在这近乎是无懈可击的情况下,造舒道人能够提出来一个可行性极高的计策,就已经是足以令这些太乙道君们感觉震撼无比,而此时,造舒道人却是对众人讲,自己还有第二个计策,这又如何不令众位太乙道君们感慨,甚至于惊艳——在第一个可行性极高的计策之后,对于造舒道人还未出口的第二个计策,这些太乙道君们已然是没有了半点的质疑。
“巫族席卷洪荒大地,而在洪荒大地上,有梦貘一族成立了一个名之为‘无间’的组织,处处与巫族作对——这无间组织出入于虚实真幻之间,行踪隐秘,幻法之高妙,更是不可思议,便是十二祖巫也捉不到其踪迹。”
“前者,有先天神圣梦神君道友莫名陨落于彤云渊中,以我之见,这位梦神君道友,十有八九便是陨落于无间之手。”
“当然了,我所说之事,却不是这个,而是无间组织的一个标志,或者说是这组织的一道神通。”
“星辰戮巫刀!”说到这里,造舒道人的神色陡然一凝。
——所谓的星辰戮巫刀,其实便是云中君在无间组织所传授给各族修行者的星辰戮神刀,不过因为陨落在这刀光之下的,多为巫族,这神通才是被那无间组织的各族修行者们称之为星辰戮巫刀。
“那星辰戮巫刀,能够接引星辰之力以为杀伐刀光,而那天上天的存在,亦是与那漫天星辰,息息相关。”
“最重要的是,在无间组织当中传授神通的那修行者,被称为‘云梦仙’,各位道友以为,这位‘云梦仙’和东海的‘云神君’,是不是同一个人呢?”造舒道人抬起头,目光当中满是光华。“那星辰戮巫刀,是否也能作为我们推算天上天的凭依?”
“得知此消息之后,我多方查证过,那‘云梦仙’在无间组织当中传授神通之后不久,‘云神君’便是出现在了东海之滨,然后杀破了巫族的防线,进入了东海,而‘云梦仙’便是从此之后,杳无踪迹——那个时候,‘云神君’还与吕道阳的麾下,有过照面。”造舒道人从容无比的提起了一桩在东海被人津津乐道的公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