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死神之攪弄風雲-第三百五十一章 我這輩子沒這麼丟人過閲讀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死神之搅弄风云
“现在是开玩笑的时候吗?”
面对浮竹的责怪,春水笑了笑:“别搞得这么紧张,适当放松笑一笑对你的身体好。”见浮竹没有一点要笑的意思,连忙说道:“好好,我认真一点。”
“可其实你也想到了些,不是吗,浮竹?所以你才一直忧心忡忡的样子。宏江会冒着风险如此行事,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在他眼中这一点都不冒险。”
“有心人对他的忌惮并不会消失,可只要蓝染惣右介还在,忌惮也就只能是忌惮,多与少又有什么区别呢?”
浮竹听到这缓缓闭上了眼睛,“这,很难做到吧?”
宏江作为掣肘蓝染的存在,只要不做出特别出格的事,瀞灵廷其它人现在也不会过于为难他。同理,蓝染一日不除,宏江就有他的价值,可这份价值真能一直保持下去吗?
屠杀整个中央四十六室、控制虚圈、意图取代灵王,蓝染所犯之事,每一条都足够处死他千百万次,瀞灵廷绝不可能允许他继续活下去。
“谁知道能不能做到呢?”春水也觉得要实现这个局面过于困难,可一想到宏江,嘴角一弯继续说道:“可你也知道,宏江那小子鬼点子很多,说不定他已经有完全之策了。”
“老师也是因为他可能的隐瞒才生气的吧?最寄予厚望的学生反而最不像他。”浮竹瞥了对面的春水一眼,打趣道:“倒是和你这家伙有几分相像,让人头疼。”
“喂喂喂,怎么搞得像我把那小子教坏了一样?”春水同样笑着反驳了句,扶着下巴感慨道:“不过他有一点确实和我很像,怕麻烦……”
“偏偏还爱想些麻烦的事。但说实话,宏江如果真是你的话,我一点都不会担心……”
春水接过话:“就因为他是宏江,从某刻起山老头、你还有我都猜不透他想法的蝶冢宏江,以单纯的好与坏界定一个人过于极端,可好坏的界限变得太过模糊却不是件好事。”
“就像蓝染……”
“未来的事留到未来再烦恼吧,浮竹。”春水说着,右手往地上一撑站起身来:“而且,以那小子的性格,争权夺势这种事也太俗气了,说不定他会给我们个惊喜呢?”
浮竹抬起头向窗外望去,希望如春水所说的那样吧,不然,与宏江敌对不知有多少人会暗自感伤。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
现世,鸣木市,一座毗邻空座町的城市,从外表看除了要大一点,与空座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身穿一身白色短袖加牛仔裤的宏江,与周围的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如果身后没有那条‘可爱’的小尾巴的话……
“你没事吧,小姑娘。”
“我觉得你应该问问我,警察先生……”
宏江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忍不住叹了口气,果然出事了。
一个身材魁梧的光头中年男人捂着胸口,刚刚那一撞居然让他有些窒息的感觉:“你是故意的吧,混……”
男人抬头一看,撞到他的居然是个穿着白色连衣裙,有着一头如宝石般漂亮蓝色头发的小姑娘,下意识改口道:“有没有撞疼你?”
一旁的警官无奈地扫了眼地上的男人,之前是谁嚷着先问他的?
刚刚的情况他很清楚,就在自己骑车要躲过对面的小女孩时,对方像是受到惊吓一样突然往旁边一跳,撞到旁边的光头男人。
照理说是女孩的错,但看这家伙五大三粗的样子居然会被一个不及腰的女孩撞倒?真不是讹人吗?
“需要去医院看看吗?”
“不用!我这身体像是有事的样子嘛!”男人豪爽的说着:对面的警官鄙视地看了他一眼,你刚刚倒下的时候可不像没事。
又见面前的小女孩一脸急色左右张望的样子,警官蹲下身温柔地问道:“和家人走丢了吗?”
“滚……”
“哎呀,洛卡你在这啊!”宏江总算赶到打断了洛卡的话,想都不用想,对方要说的肯定是‘滚开,你这个低贱的人类!’
“你是……”
“哥哥,警官!我是她的哥哥。”宏江笑着解释道,只是那警官却一脸不信的模样,手指往右手边一指,面无表情地说道:“真的吗?”
好家伙,才一句话的功夫洛卡都跑到十米外的地方了,这落在任何一个人眼中,自己估计都不是啥好东西吧。
宏江干笑着点了点头:“表,表兄妹,国外人,今天才第一次见面,有些生。”
这种借口……,看上去有些年纪的警官冷哼一声,拉起宏江的手,熟练地将腰间的手铐铐在去:“现在怀疑你与虐待儿童有关,请你回去协助调查!”
宏江没忙着解释,立刻转过头用眼神阻止了要冲上来‘保护’自己的洛卡,只是这番举动落在警官眼中更加说不清了。
“给我老实点!”
宏江心里那个泪奔啊,我是在保护你知道吗?而且,我不仅仅在保护你,我还在保护这个世界!这就是对英雄的态度吗!
如果让山本或者任何一个瀞灵廷得人知道,令他们头疼不已,忌惮万分的蝶冢宏江,居然在现世被一个普通人带去了警局,估计都不会再怀疑他有什么坏想法了。
如果这都不算仁慈,那瀞灵廷估计都没有仁慈这个概念了……
只是,宏江绝不可能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除了洛卡的存在还不能让护廷十三队的人知道外,还有就是这种事说出去实在太丢人了!
想我蝶冢宏江是何等的踌躇满志,何等的意气风发,踏入这座鸣木市才不到一天时间就被抓去了警察局。活了两百多年,这绝对是他栽的最大的跟头。
所以,直到半夜从警局出来后,宏江的脸色都不是很好,就算蓝染现在空降到他面前都可以暂且放放,有件事必须,立刻,马上!解决!!
“洛卡……”
“青,蝶冢大人,对不起……”洛卡怯生生地回道。
谁知宏江摇了摇头,转头对十几米开外的洛卡说道:“我不是要怪你,我是想说,你其实可以走在我身边。”
“但夜一大人说,我不能出现在您十米以内。”
夜一,夜一,宏江心里恨啊,就是这个女人莫名其妙地吃醋,害得他丢了这么大一个人!
“我说行就行!记住了,我才是一家之主!”
“但您那时候保证过,绝对不会更改命令,夜一大人对您的命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