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大唐騰飛之路-1307 生祠推薦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兴许是在家里窝了一个冬天,难得见一个外人。
如今老汉的话匣子一打开,明显就有收不住的模样。
任凭身边那几个青年怎么翻白眼,怎么不耐烦,他依旧拉着萧寒,兴致勃勃的说着身边的改变,哪怕这些话他都说了无数次,说的村里再没人愿意听他唠叨。
“好叫客人知晓,就在那边,那些高一点的土地!可都是一等一的肥田,可惜上面缺水,也不能让人一桶一桶往上提水,那些地就只能种点油菜,种点萝卜。
可后来,那个龙骨水车传了过来,人只要就站在上面踩就行了,下面的水哗哗的就流了上去!对了,您们看到过水往上流么?”
“见过,见过……”小东和甲一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古怪的表情。
龙骨水车?他们何止是见过?这玩意当初就是在他们眼前一点一点组装起来的!论熟悉,除了那些制作的匠人,估计就要数他们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愛下-1307 生祠
“哦?有见识!”
老汉没发觉两人的古怪,哈哈笑着比出一个大拇指,继续说道:“还有那侯爷稻,可是真的神了!长得快,结的穗大!粒也多,要是种好了,一茬足够顶以前两茬!
更别说,它一年还能多收一季,这样算下来,现在种一年粮食,比得上以前三四年的,就算缴完税,剩下的粮食也都快放不下了!”
老汉在那说的眉飞色舞,他的孙儿却听的实在耐不住,低声哼哼了一句:“哼哼,粮食多又怎么?又不值钱!”
“砰!”
又是一记爆栗,麻子青年立刻呲牙裂嘴的抱头蹲在了地上,眼泪在眼眶里滴溜溜的打转,差点就哭出声来。
旁边,老汉黑着脸,喘着粗气的瞪着他:“再让你哈三吴四!粮食多的吃不下,这是多少年没有的大功德?!你爷爷我小的时候别说粮食,野菜都吃不饱!现在你顿顿白饭,还吃出毛病来了?!”
“我没……”青年捂着头,不甘心的还要争辩,却被老汉一声怒喝,给生生憋了回去。
“没什么?嘴上毛都没长齐,就敢乱说话?个小兔崽子!”
老汉此话一出,全场皆静!
包括萧寒,紫衣之内,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摸了摸下巴!然后没胡子的几人表情跟便秘一样,有胡子的几人,则松了一口气……
“哦~我不是说你们……”发觉了萧寒他们的动作,老汉瞬间知道了自己一杆子,划拉倒了一船人,赶紧跟着解释一句。
不过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似乎更加尴尬了,萧寒牵动几下嘴角,最后才颇为无奈的摊摊手:“知道,知道。”
“那就好。”
老汉如释重负的点点头,轻咳一声,想要继续说下去,却发现自己忘了刚说到哪里了,皱眉使劲想想,也没想起来,最后只得问萧寒:“对了,我刚刚说到哪了?”
“说到粮食……”萧寒本想着如实提醒来着,可看到一脸郁闷的麻子青年,脑子一转,到了嘴边的话瞬间就变成了:“咳咳,刚刚说到粮食不值钱。”
“哦,对了!粮食不值钱……”老汉得了提示,还客气的朝萧寒拱拱手,可是接下来,他却发现自己更糊涂了。
“哎?我想说啥来?”
因为被萧寒引到了死胡同里,老头绞尽脑汁,也没想出自己原本想说什么。
反倒是地上那个受委屈的青年突然“噗呲”一下,乐出声来,等爷爷瞪过来,才赶紧收住笑容,低下头不知嘟囔着什么。
“那个粮食多了,自然就不那么值钱了……”
瞪了孙子一眼,老头索性也不想了,重启新的话头道:“不过,虽然粮食不值钱,但好歹不用担心饿着肚子了!还有,悄悄告诉客人一个秘密,你们看到那块水田了没有?就是里面有鱼的那块!”
萧寒顺着老头指的方向看去,等看到他说的正是自己刚刚要下去摸鱼的那块水田,心跳嗖的一下就快了几拍!心道:好悬刚刚没下去捞鱼,要不这时候,就该被人家人赃并获了。
“看,看到了!”
“哈哈,客人以前没看到这么养鱼的吧?不怕告诉你们,这在水田里养的鱼可值钱着呢!光说老汉的这些鱼,就早早被城里的酒楼预定下了,养多少,他们收多少,价格比那些江里河里的野鱼可要贵多了!”
“哦?老先生这田里养鱼的法子,不会也是跟“那位”学的吧?”小东促狭的看了萧寒一眼,跟在老汉后面问道。
“对啊!”
老汉猛的一拍大腿,哈哈大笑!
“要不说人家神呐!一开始听说这个法子,村里人都不信!但是老汉我寻思,人家神仙一样的人物,这么宝贵的器具,种子都拿出来了,怎么可能在这上面骗人!
所以他们不养,老汉就自己养!结果谁都没想到,这样养出来的鱼真的又肥又大,吃起来还没土腥味,那些城里的酒楼饭店都抢着要,咱自己都舍不得吃!现在,村里人都准备开春后,也学着老汉在田里养鱼……”
或许这下子是说到了得意处,老汉算是彻底刹不住车了!
光在这养鱼鱼身上,就得说了足足有一炷香的时候,亏得今天阳光明媚,又没有什么风,要不周围这些人,光冻也该冻僵了。
“哎!所以说,这位萧侯爷,可真是一个好人!神人!别人有点好东西都藏着掖着,当传家宝一样不敢拿出来!人家却一股脑的都分给咱老百姓!而且不求任何回报。
像是这样的人,客人您说,咱不得记着人家一辈子的好?所以你也看到了,光在这附近,乡亲们就自发建了七八座庙供奉着人家,这还不算,听说在城里,还有好几座生祠!香火那叫一个鼎盛!”
说到这里,老汉一改刚才的欢喜,郑重的朝萧寒他们身后的小庙施了一礼。
身边的孙子没反应过来,还在那里傻站着抠鼻子,结果脑袋上又挨了一记……
“个细衣,做事体触头良姜噶!人家做这些大事的时候,听说就有你这么大!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
麻子青年彻底无语,揉着已经挨了三下脑袋,悻悻的心道:“就知道骂我!人家跟我这么大的时候,确实是干了这么多大事!可你比我大了多少?怎么不见你也干出一样!”
想到这,他又抬头看了眼面露沉思的萧寒,依旧在心里不屑道:“还有你!看年纪,跟人家差不多大吧?怎么人家就名扬四海,你就……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