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浮雲列車 ptt-第六百一十六章 尤利爾的囑咐鑒賞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尤利尔眼看着风暴掠过草坪,把沿途的碎石和泥土一并刮上天,尸体裸露出来。他连一点正面撄锋的念头都没有,转身跳上栏杆,随后抓着阳台外的装饰爬上屋顶。一串连锁闪电噼里啪啦的击中瓦砾,而这些不过是从神术屏障上弹走的余波。但尚未站稳,脚下砖石突然变成松软的沙子,他赶紧朝侧面一扑,躲到破败的烟囱后。
学徒总算得以喘息。如果是在现实中,他完全能通过『灵视』躲避攻击。可梦境本就是虚幻。闪电比他的反应更快,火种感受到的魔力变化也太迟,除了依靠神术抵抗,他简直别无他法。
而风暴带来的不止有雷电。气流盘旋,暴雨如注,使尤利尔想起灰翅鸟岛上空不散的黑云雷暴。但那是巫术制造的神秘,和他此刻感受到的完全不同。莫尔图斯的风暴范围仅有前者的十分之一,威力却翻上几倍。很难断言无名者的力量比黑巫术更强,不过尤利尔敢肯定,“黄昏之幕”的无名者中确实存在超越黑巫师的力量。
这样下去,我恐怕等不到醒来。尤利尔不得不继续移动,在闪电风暴中四处乱窜。阿内丝的救兵可不会管谁曾愿意帮她逃走,他们毕竟是敌人。尤利尔还是首次遭遇无名者的集体攻击,这些感知敏锐、神秘度极高的结社成员几乎能与后世的圣骑士团相较。要是无星之夜也有这样的力量,猎魔运动或许就该改改称呼了。又一块砖变成沙子,他脚一滑,差点咬到舌头。
等学徒狼狈地钻进走廊,阳台已经被雷霆摧毁。他用导师的魔法扑灭烧进来的火焰,白雾弥漫,堵住缺口。尤利尔怀疑这起不了多少作用,从风暴诞生到现在,他连敌人的面都没见着。学徒没用『灵视』,因此无名者很可能拥有某种远距离观察战场的能力,而神秘领域对此殊无记载。他只好朝内后退,一头扎进尽头的螺旋石梯里。顿时,一个选择横亘在他面前。
尤利尔只犹豫了片刻,就决定向上寻找波加特。帕尔苏尔有雷戈保护,而乔伊多半在地下室。谁让他需要守卫圣堂?说实话,“第二真理”本不需要任何人守卫,但先民与神秘领域时期不同。
就在这时,一道鲜血淋漓的人影从楼梯口猛冲出来,跨步跳上台阶,仿佛身后有魔鬼在追。见到学徒后,他刹住脚步转身就逃。
尤利尔见过他。占星师杜伊琳将他和阿内丝,还有另一个初源一同作为俘虏带回了庄园。雷戈将他们送到了地下室的巫师手上,不过学徒认为他并不清楚内幕。我没来得及公开斯特林的邪恶实验,他有点愧疚地想。
可念头一闪而过,尤利尔手上的动作比想法更快,神文锁链攀上石阶,将对方牢牢缠住。他摔倒在地,接着被神术拖上走廊。即便尤利尔已经尽力避开他身上的创口,剧烈拉扯仍使他一路上痛苦地哀号。最关键的是,这家伙挣扎不断,拼命远离尤利尔。
在意识到逃脱无望后,俘虏放弃了挣扎。若非尤利尔反应快,他已在栏杆的雕刻上撞得头破血流了。斯特林究竟对他做了什么?阿内丝的求生欲望很强烈,她的同伴表现截然不同,事实上,他恨不得一死了之。
“古尔沙?”学徒尝试和他交流,“阿内丝提起过你。”
“我是奇朗。”俘虏倒没有坚决的拒绝开口,“你可以折磨我,要我的命,但休想得偿所愿。我的同伴们会为我复仇。我发誓,他们会的。”
“不是向我。我没理由杀你。”
“另有企图,呃?满口谎言的奥雷尼亚修士,我不会信你一个字儿。”
说得真准。“好吧,说服你比战胜风暴更难。”尤利尔承认,“不过有件事我可以坦白,我也是个初源。”
他以为这会让对方放下戒心,起码会放下一点,但奇朗无动于衷:“噢。你真幸运。”
傻瓜。尤利尔才意识到,先民时期的无名者可用不着躲躲藏藏,陌生的同类间是没有信任基础的。你得换种方式来。“请别乱动。”神术制造的圣水魔药对外伤有着惊人的疗效。尤利尔扯掉黏在伤口上的布料,让魔药浸入皮肉。奇朗放声哀号,因痛苦而抽搐,但他能察觉伤创正随疼痛的减弱而消失。“阿内丝帮我们找到哥菲儿。”尤利尔告诉他,“我们答应会帮助她的朋友。”
奇朗的表情松动了,但仍然半信半疑。“阿内丝。你们吃了她?还是另一个水妖精?提起我们,这不会是她的遗言吧?”
“死的是哥菲儿。她是杀死奥库斯的凶手。阿内丝带着新生儿姬丽离开了,乔伊放走了她。”
“是吗?他究竟有什么阴谋?”
尤利尔皱起眉:“银歌骑士只会遵从命令,先生,即便有阴谋,多半也不是他控制的。伯纳尔德·斯特林要为你们的遭遇负责。”
“他是疯子。你没法和疯子讲道理。”
“乔伊也这么说。”干嘛为导师辩解?如今的乔伊并非白之使。尤利尔不明白。
“我看他也一样。正常人不可能和疯子相处这么久。倒是你,盖亚的传教士,也许你有点不同。”奇朗稍微移动了一下肩膀,他能感觉自己的伤口差不多完全愈合了。“你们修士都会帮助敌人么?出于宗教情结?人道主义?”
“听起来似乎是了不起的东西,但我这么做的唯一理由是我们并非对立。事实上,在水妖精哥菲儿袭击之前,我就决定给那巫师一个教训了。”
“毫无疑问。”他轻声说,“你有这个能力。现在你要怎么处置我呢?”
尤利尔考虑片刻。“我得想想乔伊会怎么做。”
“他会放我走。”奇朗断言,“虽然不知原因,但那银歌骑士的确这么打算。他把我和古尔沙唤醒。我知道他是要我们逃走。”
“他干嘛这么做?”
人氣言情小說 浮雲列車 ptt-第六百一十六章 尤利爾的囑咐
“只有诸神才知道答案。”
“诸神和他本人。我一会儿就去问清楚。”诸神在上,今天竟是导师大发慈悲的日子。阿内丝和姬丽、德洛、古尔沙和奇朗,最有价值活下来的施蒂克斯却死了。“不过我想我会放你和你的同伴离开。呃,你明白我指的是所有人吧?”
“那该死的巫师可不像会听你命令的样子。你也代表不了别人。”
事实如此。尤利尔难以反驳。乔伊不会与斯特林正面作对,他可以耍弄手段,阴奉阳违,但就是固执地不肯脱下银甲。这是桩好事。从劫掠城镇的自由人变成遵纪守法的银歌骑士,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发展。但问题在于,奥雷尼亚的律法是为平民制定的,贵族不在乖乖服从的行列中。他们有太多办法逃脱惩处……说实话,神秘领域时也一样。先民时期的导师一点也不莽撞,他的做法是大多数人的选择。
“确实如此,可他们现在都不在。这里只有我。”
奇朗怀疑地盯着他,随后转身就跑。尤利尔站在原地没动。他以为奇朗会就此离开,没想到他在拐角处又折回来。“古尔沙在地下室。”这个初源告诉他,“有个银歌骑士追下去,我没办法拦住。那是另一个。”不用说,他的伤恐怕也是对方造成的。“如果我们一起去,或许能行。你愿意救他?”
庄园里一共只有三个银歌骑士。不是乔伊,追下去的是波加特还是雷戈?无论是谁,多半都不会答应学徒的要求。乔伊有种矛盾心态,如果你不去找他,他会装作没看见,但得看情况——在他的同僚面前,导师决不可能故意放人。尤利尔不知道自己能否对付两个银歌骑士,也许偷袭办得到。毕竟,他不是没有优势。
“好吧,我去试试。不过你最好别抱太大希望。”他边沿台阶向下边说,“但不管结果怎样,你还是得先离开这儿,去找你的同伴们。”
看得出来,奇朗真正开始以全新的目光打量他。尤利尔只希望他不要一时冲动,要求和自己同去。但几秒钟的迟疑后,他突然抓住学徒。“不,不用了。我们的援军很快就会赶到,没什么可担心的。”奇朗吐露。他终于相信尤利尔了。“你救了我,尤利尔,黄昏之幕会记得你友善的援手。克洛伊塔和水银圣堂是我们的仇人,你就是我们的恩人。”
这时候提起“黄昏之幕”,尤利尔不知该作何表情。“你倒不如当我是出于宗教情结。”虽然是个梦,但一个不久后差点毁灭世界的组织成员发誓铭记我的恩情,这感觉真奇妙。他几乎就要询问他对世界和秩序的看法了,但终究没开口。我知道他们会说什么。很多事情发生前都是没有预兆的,因为命运无常。“记得别来拿风暴感谢我就行。”
“你指外面的风?”奇朗摆摆手,“斯蒂安娜不认识你。她是个甜美可爱的好女孩,来自赛恩斯伯里家族。你知道,他们家族没有坏人。我现在就去见她,然后一起找巫师算账。”
“一定要摧毁地下室。”尤利尔嘱咐他,“那里到处都是神秘物品。但在后面有扇天窗,能用来偷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