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逍遙兵王-第4523章 緣由分享

逍遙兵王
小說推薦逍遙兵王逍遥兵王
放下樊天荒和“云梦清”也就是巫医天妪离开不说。
再说,诸天门。
“无尘仙王不好了,出事了,”
有属下弟子惊慌来到的了无尘的修练圣地,大声说道。
“何事如此惊慌?成何体统,你也是一个仙帝了,还有什么事让你如此惊慌?”
修练圣境之中,了无尘睁开了眼睛,不由的哼道,声音从圣境之中透射出去。
“仙王,大事不好,请您看看这个,”
这名仙帝弟子,挥出打出一道屏幕,动用玄法,打进了圣境。
屏幕,正是了无尘抓住那个月歌,交给雷波音,镇压在那强大的殿宇之中的情形。
“混账,这是哪里来的?”
了无尘不由的神色大变,一下子惊跳了起来。
“属下不知,那道屏幕已经出现在山门外的玄风顶上,玄冥两位长老已经前去处理,”
这名弟子惊慌道。
“该死,”
了无尘一听,顿时,身形在原地消失。
那个月歌,是诸门天下优秀弟子诸天歌的伴侣,当年,为了长老之间的利益关系,了无尘不想让诸天歌成长起来,所以特意算计了那个月歌,本来是举手之劳的事,却是没有想到,到了现在竟然被人给揭露了出来,自己本来就被诸天红英看不上,一旦这样事让诸天红英知道,绝对不会轻饶了自己。
所以,了无尘心急如焚,因为,这件事一旦被玄冥两位长老掌握,他可是没有好果子吃,毕竟这两个长老对自己不对付。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无尘仙王竟然算计了诸天歌师兄的伴侣,那个月歌,难怪,几百年前,诸天歌师兄一直郁郁寡欢,境界没有寸进,致使他的师尊长老也在竞争外出执行任务的争斗中失利,以致于境界下滑,最后走火入魔,陨落在天劫之下,这一切,竟然是来源于此?”
此刻,玄风顶上,就是一处巨大的高山之上,一道屏幕凝而不散,其中的画面重复播放,仙王的气息浓郁。
“了无尘,还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算计门下的弟子,这种屏幕必须速速摧毁,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玄冥两位长老凝重的说道,彼此互相了一眼,同时打出了绝世神通,要摧毁这道屏幕。
只不过,却是被弹了回来,屏幕剧烈震动,却是凝而不散。
“什么人胆敢污蔑本仙王,简直混账,”
此刻,一声大喝,了无尘撕破了虚空,出现在这里,望着那屏幕眼神猛的收缩,大手一挥,顿时,那屏幕如同水波一般,寸寸瓦解。
“无尘仙王,不知道这件事做何解释?”
玄冥两位长老望向了无尘凝重道。
“哼,一些宵小之徒故意污蔑本仙王的手段,你们两个也会信?他是想让我诸天门内讧而已,难道还不明白吗?”
了无尘手持佛尘,身形掠向两位长老,随意的说道。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等能量屏幕怕是作不了假吧,再说,我们诸天门的弟子都在看着呢,你们也出来吧,”
玄冥两位长老对视一眼,两人联合,极快的打出了一条时空通道,顿时,瞬间涌出了大量的诸天门的弟子。
“你们——”
了无尘眼神杀机频频闪烁,他没有想到这玄冥两个长老如此深厚的心机,竟然堪破了自己的杀机。
真要杀的话,除非他把在场的所有的弟子全部给杀了。
“诸位,这件事,显然是有人嫁祸给无尘仙王,在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任何人不能妄自议论,否则,门规处置,”
玄冥两位长老,其中一人喝道。
“是,长老,”手下的弟子齐齐大喝道。
“无尘仙王,这件事和你有关,需要您来亲自处理了,本长老怀疑,在另处还有这样的屏幕才对,万一让诸天歌知道了,怕是这件事,他会想不开啊,”
玄冥长老的另一位认真的说道。
“哼,本仙王自然知道,敢污蔑本仙王,我不会让他有好日子过的,”
了无尘心中有些羞恼,这个玄冥长老很明显是在警告他,即使把他们在场的人全部杀光,也不见得能保得住这个秘密。
“言之有理,言之有理,呵呵,”
玄冥两位长老微笑道。
“哼,”
了无尘冷哼一声,直接破空而去,并没有回自己的修练圣境,而是赶往了天地门。
他想法明白了,这件事和樊天荒脱不了干系,当年,自己做这件事时,自己的最好的“好友”樊天荒就在不足千里处修行,所以,最有可能是他做的手脚。
“樊天荒,你好有心机,这等事竟然隐藏了这么久,就是为了有一天算计我对么?”
路上,了无尘恨恨的想道。
“这件事是真的,你们早就发现了夫人的可疑之处?”
此刻,九鼎剑宗花月夜的修练圣境之内,经过特许,任天正,剑七还有花想容被招见,剑七向花月夜坦白了夫人云梦清主动的引诱自己,而任天正也向花月夜表示,云梦清最近表面的有些反常,和剑宗的弟子走的较近,这让花月夜怀疑起来。
其实,前几天,云梦清的主动,就让花月夜心中有些疑惑,要知道,云梦清是一个极知性,温柔且理性的女人,从来不会主动的那样做,只不过,花月夜当时也没有多想。
“父亲大人,他们说的应该是真的,因为,我和洛天进入母亲大人的修练圣境之时,正看到她在和弟子北陵——”
“当时,洛天挥手就把此人杀了,而且母亲大人似乎很生气,洛天说不能让这个弟子毁掉剑宗的声誉,更不想让您声誉受损,只不过,母亲话锋一转,就说,她本来也想杀他的,只是借他疗伤而已,再接下来,她就请洛天帮她,让我出去了,——然后,您——就进去了,”
花想容把自己和洛天来到剑宗后发生的事详细的说了起来。
“弟子北陵——”
花月夜轻轻皱眉。
“不久前,这个弟子北陵的魂灯已灭,而且这名弟子虽然是一名仙帝,不过,心术有些不正,很久以前,就因为引诱其他门派的弟子而受到了惩罚,”
任天正认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