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玄渾道章 愛下-第三百七十二章 勢轉回傾顧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张御一言推动道机,镇灭关朝昇,可他心神却依旧沉浸在那高渺之地中,此刻生出有一种与道相合之感,似是恨不能举身投入进去。
这番感觉与他此前看到那清穹之气显现玄妙之时有几分相似,他心中立时有所醒觉,不可在此间沉浸下去,不然极可能沉入此中,再也不复醒来。
他心神缓缓收了回来,意念再是回到了现世之中。
此刻他不禁思索,今后若是每一次施展这等神通,恐怕都会经历这一次考验,要是守持不住,恐怕就会陷入进去。
但不必为此有所忌讳,该用还是要用,对抗大敌之时,自是当面之敌最重要,待杀灭了敌手,才有可能去考虑其他,至少他还有的考虑,败亡之人连考虑的资格都是没有了。
而且他有种感觉,高渺之地对自己下来的修行或许也很是重要,是不能将之摒弃在外的,哪怕平日修持,也该多设法去往那里存意感悟。
不过方才在他高渺之地中,他却是莫名能感受到,方才一击要说得尽全功,却也未必,因为他感觉关朝昇外面所展现的神气和在世之身虽是全部杀灭了,可似还有一缕神气寄托在了一处无可触及之地。
他认为这当是那炼空劫阳,这一缕神气与其人本身分割,深深种落在这镇道之宝内部,所以难以隔空触及。
或许也是因为如此,所以对方才是没有选择退走。因为无论退与不退,结果都是一样的。而若是真能挺受过去,那么还能继续维持两界通道,挺受不过去,也不过是从头再来。
不过神气既然与自身进行了某种切合,使之不受任何牵连,那么要想立时回来,也没那么容易。
他望着看着那已收缩了到了最初时候的门户,伸手一拿,剑器已在手中,身上心光再次鼓动起来。
严若菡的身影出现在了他身旁,见他身上高涨的心光还有他所望向的方向,谨慎问道:“张守正,你莫非是要杀去那两界通道对面么?”
张御道:“确有此意,关朝昇许有神气寄托在炼空劫阳之中,其人并不算是完全身死,可能他需极长时候才会回来,可我为何要让此等事发生?与其在这里被动守御,那还不如直接杀入进去。”
严若菡一想,也承认他说得有道理,却是不禁有些佩服他的胆气魄力,她想了想,道:“只是对面情形不明,可能还有未用手段。”
张御道:“此辈既然能来,那我也当能去得。”
严若菡不禁点头,她唉了一声,要不是此回她需要听从玄廷调遣,她愿意一同攻杀至对面,这也能直接将战场从自家所在搬到对方腹地之中。
张御虽然有这等想法,可那是大略上的企图,落在具体战斗上,他是非常谨慎的,是不会贸然出动的。
这里可不是他一个人战场,他需要顾念整个大局。
而且杀入对面,也主要只是给予对方压迫,这是一种战术上的选择,他也不是真的认为自己能以一人之力攻破镇道之宝,杀灭两派。
故是仔细思考过后,他便以训天道章向玄廷传出一个建言。
等了有一会儿,训天道章之中不见动静,但是却有首座道人的声音传至道:“张守正。”
张御神情微动,道:“首执?”
首座道人言道:“关朝昇之事我已是知晓,不过此人暂时已无威胁,虚空对面之事如今已非第一要务,张守正,你且在大阵之中先守持片刻,稍候还有更为重要之事需你来做。”
顿了下,他又缓声言道:“张守正,你非只是你自身,也是玄廷守正,你遮护天夏,天夏也当遮护于你,有些事不必全由你来承担,你做到这一步已然很好了。”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张御点了点头,道:“御知晓了。”
首座道人声息退了去。
严若菡似在倾听什么,过得片刻,她道:“张守正,玄廷有召,贫道先离开片刻了。”
张御道:“严道友小心了。”
严若菡打一个稽首,天顶之上就有一道金光降下,随光芒收去,整个人也是化去不见。
张御又看向对面,把袖一展,坐定下来,关照阵内道:“诸位道友,随我把阵势之力设法往两界通道推进。”
即便不去通道之后,那他也当做出一副进袭攻伐的样子,那样才能逼压住对面,他要是不动,那么对面说不定反而是会试着再回来。
经过方才这一战,他的威信已是完全确立起来,哪怕是后来到得阵中的玄尊,也是对他由衷敬服。
此刻听到他吩咐,都是齐声应下,一同鼓动清穹之气往两界通道那里播传过去。
虚空另一端,披发老道沉默坐在虹霓之上,关朝昇这一落败,寰阳派上层力量可谓被摧折一空。
他心中却是有些犹豫,这一战打到了这个地步,难道还能继续下去么?
他心中不觉萌生了退意。
尽管他知道,就算此刻退走,天夏也未必会放过他们。但是在退了之后,多少还能争取到一点时间的,因为谁都说不好天夏什么时候能找回来,那时候要是他侥幸能去上层,那么就可以得以解脱了。
思索之间,却有一个道人身影飘渡过来,对他打个稽首,道:“李上尊有礼了,”
披发老道颌首道:“叔孙长老,何事?”
叔孙道人言道:“李上尊,不知尊驾对下来战局作何之想?”
披发老道言道:“贵派是如何思量的?”
叔孙道人言道:“我寰阳派诸位长老商议下来,觉得万不能退,我们在这里尚能保持对天夏之威压,而我等若是一退,那么天夏可以将力量全部投入到那上宸天那里,我将痛失入世之机缘。”
披发老道言道:“到了眼下,莫非道友还以为我等能入世么?“
叔孙道人道:“为何不能?我两派还有五十余位玄尊,还有两件镇道之宝,若能与上宸天合流,莫非不能撑起一方天地么?”
披发老道看了看他,忽然言道:“关道友还能回来?”
叔孙道人没有回答。
披发老道见他反应,心中已是有数了,这位定然是有办法回来的。但怎么回来,多久回来,又是另一回事了。
实际上,就算这位真能回来,若是参与不到这场斗战之中,那也没多少用处了。
他望了一眼通道之外,“如今倒不是我等继续下去之事,而是那位张道人似不愿意放过我们们,那阵机正朝着我们这处延伸过来,说不定似想攻入我等这处来,连关道友都是在此人手中铩羽,老道可不见得是此人对手。”
叔孙道人道:“我二派有两件镇道之宝,其若过来,当尽展威能,又岂惧之?”
披发老道不以为然,镇道之宝虽好,也要看谁人驾驭,关朝昇不在,炼空劫阳余下之人又能动用多少力量?
至于他自己,他并不愿意与人拼命。
叔孙道人沉声道:“李上尊,不用忘了,我两派之定盟,乃是来自我寰阳派,还有贵派祖师之意。”
披发老道淡淡言道:“我自是知晓。”不过他心中是明白的,祖师之言可听但也可不听,因为落在世间的终究是他们,而非祖师。按照优先考虑,保全宗派才是第一位的。
叔孙道人见他如此说,以为他是同意继续抵抗下去了,便也没再说什么,打一个稽首,化光离去了。
上宸天中,随着一道金光落下,严若菡出现在了阵机之内。
此刻两边战场上都还不曾分出胜负,与方才比起来似也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那是因为距离她离开也未过去多长时间。
她闭眸感受了一下,见天地已是逐渐抚平了,唯有一些余波存在,但已是没什么太大阻碍了。
为保稳妥,她再是等待了片刻,默默推算了一下,随后抬手轻轻向前一推,这一次,落势依旧是对着孤阳子而去。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孤阳子便生出了感应,他心中也是无奈,方才他竭力给寰阳派那里渡去一缕生机,结果仍是未成,虚空那边的情况他在斗战之中无法窥见,但不难凭借推算气数感察到,情形很是不妙。
现在上宸天无疑已至于最为危险的时候了,稍微应付不妥,那么就是败局,可谓一点错也不能犯。
这个时候他是不能退的。
好在他也是留了一个后手,方才自枝头下坠下的那一片青灵大叶,他并未使之真正落下,此刻仍是曾悬在空中,这刻正好作为自身之遮挡。
他意念一转,那青叶落了下来,陈廷执则是神情沉稳的往后退去,看去是放任他施为。
孤阳子见他如此,似是想到了什么,微叹一声,起诀一拿,那片靑叶整个化作了一片青翠浓郁的光亮,将他自身全是护住,同时又一次有一根根枝节从天之之中生出,将他围裹住,成为拿第二层遮护。
几乎就在他做好这一切的时候,冲撞随之到来,那一股浓郁青芒顷刻碎散,力量继续向内压来,可与方才一般,随后的力量被那些枝节传递去了天枝所在,由得这镇道之宝来承受。
严若菡见依旧没能拿下这位,不以为意,她站在那里不动,却有一道金光落下,随之她又一次来到万曜大阵之内,对着张御言道:“张守正,这里便先交由贫道吧。”
张御微微点头,他往上方看去,那里出现一个椭圆形的阴影,只是金光一闪,他便已是从此阵之中离去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