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三國之棄子》-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郝仁:怎麼會這樣?鑒賞

三國之棄子
小說推薦三國之棄子三国之弃子
顾成向刘玉归顺,但刘玉却没有立刻赐予他官职,具体的计划只有在刘玉的心中。
在刘玉看来,顾成在促进民生方面有着别人所没有的眼光,想那海阳城,以前不过是一个小城池,到了顾成手下就变得那么繁华。要是让顾成到北方去,把一些个小城一个接着一个发展起来,那大汉岂不是越来越昌盛?
还有一点是刘玉想到利用顾成的,就是他熟悉贪污的方式。从“暗部”的资料中看,顾成贪污受贿的手段太高明了,若不是李贵专门派人一直盯着,可能还没办法知道这么多。假如刘玉成立一个反腐部门,让顾成去当一个指导者,那效果肯定是杠杠的。
一想到这里,刘玉都忍不住要夸赞自己牛逼,看顾成的眼神也越发的柔和。
顾成现在都处于激动状态,完全没有感受到刘玉的眼神。
只是其他人就看得清清楚楚了。他们发现刘玉看顾成的眼神很不对劲,像是看一个珍宝一样。但熟悉刘玉的他们没有想太多,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顾成这小子要发达了。
但凡被刘玉看上的男人,目前为止还没有不发达的。
当然了,除了自己作死,那就是没救了。
“来人!将郝仁、张罗、程余带进来!”处理完顾成之后,刘玉现在就要处理下一批人了。
门外的侍卫立刻走下城门楼。
郝仁一直在城门楼下走来走去。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刘玉会有什么封赏才是最重要的。想到自己可以一飞冲天,郝仁根本就站不住脚。张罗和程余就是死死地盯着郝仁,心中巴不得郝仁早点完蛋。在刘玉进城之后,郝仁他们的兵器就被刘军给拿走了。理由就是担心他们对刘玉不利。
郝仁、程余、张罗都没有任何的拒绝,给他们一百个胆子都不敢对刘玉不利,拿走兵器就拿走吧。
就在郝仁走来走去的时候,一个侍卫从城门楼上下来,高声说道:“陛下有旨,宣郝仁、张罗、程余觐见!”
郝仁是知道刘玉会召见自己,所以做好了准备,可他听到张罗和程余的名字之后,脸色就有点怪异了。为何刘玉会召见他们两个呢?
张罗和程余就乐坏了,刘玉要召见他们,也就是说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了。
郝仁率先走上了城门楼。张罗和程余与郝仁拉开了一定的距离。两人不愿意和郝仁为伍。
“张兄,咱们待会就揭穿郝仁的真面目!”程余有点冰冷地说道。
张罗肯定地说道:“好!正合我意!”
郝仁把所有的功劳都往自己身上捞,张罗和程余不会善罢甘休的。
“草民拜见陛下!”郝仁走进城门楼之后,在门口就给刘玉行大礼了。
张罗和程余也是有样学样,高声说道:“拜见陛下!”
“嗯!起来说话吧。”刘玉眼睛看着跪在门口的三人。“这次可以拿下海阳城,郝仁功劳甚高!赏罚分明乃是朝廷的根本,尔有什么想要说的么?大可以说出来!”
郝仁听完之后,激动地说道:“草民为朝廷出力乃是本分,不奢求什么赏赐。然陛下赏罚分明,表彰草民微末之功,是草民的福气。草民谢陛下恩典。”
刘玉看着郝仁,淡淡地说道:“好说好说!”
这一次刘玉根本就没有想过会给郝仁活着离开这里,所以现在刘玉要给郝仁下套,让郝仁身后的张罗和程余主动站出来,让刘玉有借口干掉郝仁。
“整个新都郡,第一个主动来归顺的也就是你了。朕还记得汝当时拍着胸膛和朕说会弄来两千五百石的粮草,朕都惊呆了。想朕阅人无数,朝中衮衮诸公,换做在你这个情况下自己一个人弄来两千五百石粮草,根本就不可能了。连三公都做不到啊。郝仁,你的确让朕刮目相看啊!”刘玉继续说道。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刘玉身边很多人都盯着郝仁,觉得这厮要是真有这样的能力,会不被孙策给发现了?真当孙策是瞎子啊。他们都觉得刘玉这话说得有点过了。
就算刘玉说话有点过,可郝仁听起来舒服啊,他觉得这些都是自己的功绩。只不过郝仁万分着急的是,当今陛下说了这么久,为何还没有将给他的赏赐说出来呢?难道是在考虑给什么官职和爵位才能够匹配功劳?
“不敢当!陛下,草民实在不敢当啊!”郝仁谦虚地说道。
李贵这厮在这个时候插嘴道:“当然不敢当了!”
被李贵这么一说,郝仁脸色一变,感觉到不妙了。
刘玉瞪了李贵一眼,他还没玩够了,李贵这个时候插嘴,他都没有继续玩下去的心情了。
转过头来,刘玉笑呵呵地对郝仁说道:“这两千五百石粮食是如何弄来的?在座的众人非常想听听,朕也想听听。”
提到这个,郝仁本来是有腹稿的,但是他的身后有张罗和程余两人在,肯定是不适合说的。
不过郝仁还是有点机智的,只见他说道:“陛下,区区小事,草民也不敢浪费陛下的时间。陛下日理万机,身系社稷,怎么能够在草民的身上浪费时间呢?”
曹操等人暗地里给郝仁一个赞,这话换做平时的话,绝对可以忽悠过去的。不过现在不行。
一直都不说话的张罗和程余是越听越气,他们实在是无法忍受郝仁的嚣张了。
“陛下!关于粮草一事,草民程余有话说!”程余高声说道。
张罗也忍不住了,附和道:“草民也有话说。”
刘玉有点乐了,终于等到这两个家伙忍不住了。
郝仁听到张罗和程余两人开口,心中一紧,马上开口呵斥道:“大胆!陛下没有让你们开口,你们居然如此大胆。陛下,草民以为这两人大胆妄为,冒犯陛下,推出去斩了!”
在场刘军文武都暗骂郝仁狠毒,别人都没有说什么,居然要刘玉杀了他们。
张罗和程余红着眼睛盯着郝仁,他们不会激动,现在都是在忍,有点和郝仁闹了起来,更加坐实了对刘玉不敬的罪名。
刘玉却是说道:“朕向来随和,在朕面前,大可以畅所欲言。你们是张罗和程余是吧,有什么话都可以说,朕饶恕你们。”
有刘玉发话了,张罗和程余心中一松。
而郝仁更是脸色发青,不用脑子想都知道张罗和程余要准备说什么,现在的郝仁继续想到一些说辞来。
程余对刘玉一拜,而后恭敬万分地说道:“陛下明鉴!草民揭发郝仁这厮欺君之罪!陛下,这次奉献粮食,乃是张家、程家、郝家三家家主商议之后,为向陛下效忠,解陛下忧虑而准备的。我等奉各家家主之命来执行此事。在联系陛下的时候,郝仁这厮毛遂自荐,由他独自一人前往。当时我等都没有多想。不曾想,此人真是卑鄙,他居然把三家人共同的努力都说成是自己的功劳!这两千五百石粮食,其中张家除了一千一百石,程家出了九百石,郝家出了五百石,郝仁是一粒米都没出!”
“陛下,郝仁此人欺君罔上,罪该万死!他强逼着我等出人出力进攻南门,说是陛下您的旨意。我等要他拿出圣旨,他却改口说是口谕。草民等人怀疑这厮假传圣旨,他却用阴谋诡计,利用随身保护他的王师士兵对我等动粗。我等为了不误了陛下的大事,只能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请陛下为我等做主。”张罗说这话的时候,两只眼睛都是通红的。
刘玉慢慢地听着,脸上不喜不悲。
郝仁见状,就想要说出一些理由来推脱。
刘玉说道:“你们说的这些事情可有证据?”
刘玉没有让郝仁说话,郝仁也不敢开口,毕竟刚才自己不是呵斥了张罗和程余了,不能自己打自己的脸。
程余从怀里拿出一份书信,张罗也是拿出一份书信,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此乃我等家主所书,请陛下御览。”
李贵马上将程余和张罗手中的书信接了过来,随后恭敬地递给了刘玉。
刘玉拿过来看了一下,看向了郝仁,说道:“郝仁,你有什么话可说的么?”
“陛下,草民..草民..”郝仁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紧张得满头大汗。
张罗和程余看到郝仁这个样子,心中很是爽快,这厮是无话可说了。
刘玉将这两份书信递回给李贵,对着郝仁说道:“汝大胆妄为,但是却一心为了朝廷。你的功劳,朕也看在眼里。你于朝廷有功,又犯了欺君之罪。朕向来赏罚分明,汝这次功过相抵!朕不计较你的欺君之罪。”
一听到功过相抵,郝仁都愣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欺君之罪都不用死,那真的是太好了。唯一可惜的就是自己本来可以享受荣华富贵的,被张罗和程余这么一闹就全没了。
郝仁不由得把张罗和程余给恨上了。
李贵敏锐地发现了郝仁的心里变化,感慨这厮居然还想记恨别人,殊不知自己的死期就要到了。
张罗和程余冒着那么大的风险说出实情,居然还没有让郝仁被斩,心中是一万个不服气啊。
可现在是天子当前,有什么意见,张罗和程余都不敢说出口啊。
“张罗、程余,你们两个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为了朝廷,但是据朕所知,你们两个在攻打南门之前,列举一大堆借口推辞。差一点误了朕的大事,尔等可知罪?”刘玉很是严肃地说道。
“陛下恕罪!”张罗和程余脸色都白了,他们都忘记这一点了。
“恕罪?朕岂能饶了你们!罚你们在战后劳役一年,以儆效尤!”刘玉拍板道。
张罗和程余大松一口气,劳役才一年,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刘玉随后说道:“尔等攻城有功,朕赏赐你们每人一百金,劳役减免,表彰尔等的功勋。你们两个收拾东西回家去吧。顺便告诉你们的家主,朕知道他们的孝心了。”
柳暗花明又一村,免去了刑罚,还有一百金,张罗和程余高兴地谢恩道:“草民谢陛下恩典!”
郝仁有点失落了,程余和张罗都有赏赐,而他却是落得一个功过相抵,什么都没有。
而最后一刻,刘玉对郝仁说道:“郝音珰!”
“草民在!”郝仁有点欢喜,他觉得刘玉是不会忘记他的功劳,多少会给点赏赐的。
刘玉对李贵使了一个眼色,李贵拿出一份卷轴,轻声说道:“郝仁,居新都郡……..”
在场所有人都不知道李贵拿出来念的东西是什么,等听到一部分之后,就知道是什么了。卷轴上的是郝仁以往为非作歹的事迹。那一桩桩一件件都是触目惊心啊。连自认自己有点心狠的曹操都愤怒地盯着郝仁。
什么在闹市之中纵马狂奔,撞死他人之后更是嚣张地将尸体来回踩踏。还有为了谋取他的田地,半夜将别人全家都烧死。等等。
李贵不停地念着,过来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念完。
郝仁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欢喜,他在李贵念到开始的一部分就已经瘫软在地上了。这些事情都是他做过的,他都记得。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做的事情都会被记录起来,连时间地点都非常的清楚。
张罗和程余万万没有想到郝仁这厮居然那么的嚣张和残忍。他们世家子弟平时跋扈惯了,可要做出像郝仁那么多残忍之事也不可能。张罗和程余扪心自问自己还有点良心,绝度不会做到像郝仁那样。
在场众人都知道郝仁是活不成了,当今陛下不会让他活着离开这里。
“够了!不用念了!”刘玉脸色铁青地说道:“来人!将这厮拉下去!车裂!”
对于车裂这个刑罚,在场众人都觉得合适。郝仁实在是罪大恶极啊。
瘫软在地上的郝仁听到刘玉要对他进行车裂,求生欲望促使郝仁跪着给刘玉不停地磕头,求饶道:“陛下饶命!草民有罪!上天有好生之德,请陛下看在草民有功于朝廷的份上,饶了草民吧!”